争议中的“电影大亨”罗衍宗:无法接受办证才能给村民放电影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发自广西钦州

2017-01-08 07: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广西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农民罗衍宗十年前开始义务为村民放电影。2016年12月26日,罗衍宗被取消了放映资格。 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编辑 邓雅菲(01:12)
“电影大亨”罗衍宗的义务放映之路,走到了一个岔路口。
2007年,作来广西钦州市钦北区板城镇农民,他在自家门口撑起银幕,开始为附近的乡亲们义务放映电影。一放就是近十年。
罗衍宗的家位于广西钦州市板城镇官庄村村口,“官庄电影队”的牌匾就挂在楼体外墙上,非常醒目。 本文图片均由澎湃新闻记者 康宇 摄
罗衍宗也因此成了板城镇的名人,甚至邻近乡镇的村民也都认识他。乡亲们亲切地称呼他“大亨”,昵称取自“电影大亨”。
“‘大亨’总来给我们放电影,村里人想看电影了,给他打个电话就行。”挨着板城镇的小董镇中花村村民罗逆怀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他上世纪80年代初结婚时请人来放过一场电影,此后30年里没有再看过一场电影,直到2015年,罗衍宗带着电影放映机来到中花村,罗逆怀才有机会再次走进电影世界。
2016年12月26日,钦北区文化体育广电局(下称“钦北区文体局”)通知罗衍宗,因为他没有取得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按相关章程,如果他不办理这一证件,将不能再给村民放映电影。
此消息经广西当地媒体报道后,引发社会舆论持续关注。
2017年1月5日,钦北区文体局发布通报称,罗衍宗近期将到钦北区文体局和钦州市第二电影公司办理相关手续,并接受业务培训。
不过,这一说法并未得到罗衍宗的认可。2017年1月6日,罗衍宗对澎湃新闻透露,他内心还是无法接受“必须办理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才能给村民放电影”的规定。
按规定,罗衍宗必须申请到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才可以继续放电影。
“我是义务放映,是献爱心,不是经营性质,而且是群众叫我去哪儿放电影,我就去哪儿放,但办了许可证就要固定放映场所,那还有什么用?”罗衍宗说,“如果最后是这样的规定,我以后就不继续做了。”
叫停
2017年1月6日,罗衍宗的电话一直不断地响起。如果是以前,多半是十里乡亲打来喊他去村子里放映电影的。如今,一通通陌生来电大都是媒体记者打来的。
变化始于2016年最后一周。2016年12月26日中午,罗衍宗接到板城镇政府工作人员来电,让他去镇政府办公大楼谈谈工作。
“他们通知我不能再给村民放电影了,因为我没有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从板城镇政府回到家里,罗衍宗当天没有再出门。他把自己关在存放电影放映机和电影胶片的小仓库里,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抽到天亮,抽完了5包烟”。
“叫停”风波之后,罗衍宗常窝在家中仓库,摆弄他的宝贝——电影放映机和电影胶片。
一件坚持做了近十年的事,突然被通知不能做了,罗衍宗说他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在罗衍宗位于板城镇官庄村村口的家中,地上还堆放着两捆共4000份没有拆封的宣传单,上面印着“认识艾滋病,预防艾滋病”的说明文字。
罗衍宗说,在过去的几年时间里,他所做的已经不是简单地为村民义务放映电影了。他还从相关部门要来教育宣传片,在放电影的同时播放宣传禁毒、禁赌、艾滋病防治、城乡清洁等内容。在他看来,这样做既能丰富乡亲们的精神文化生活,又可以对村民进行普法教育。
《广西日报》2013年曾对此有过报道:“板城镇睦家村是个有两千多人的大村,社会治安曾出现一点问题。为了改善村风,丰富群众的业余生活,罗衍宗主动到该村放电影,通过放电影的机会宣传计生、戒毒、新农保等政策。在放映过程中,他有针对性地穿插播放一段普法知识,让更多乡亲能通俗易懂地学法懂法。”
被叫停义务放映电影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恰逢元旦假期。众人喜迎新年,罗衍宗却因痛苦和困惑煎熬着。他并不讳言自己的委屈,“我做了那么多好事,(政府部门)为什么不支持我,反而拿很多借口阻止我?”
被通知要办证以来,时不时摆弄摆弄那些老旧的电影放映机和碟片,成了罗衍宗排遣痛苦的“解药”。
罗衍宗的家是一栋三层小楼。楼外体墙面上挂着醒目的牌匾,上面写着“官庄电影队”。一楼停放着两辆车。一辆是摩托车,车把手两侧挂着的袋子里分别装着一摞宣传单。另一辆车明显经过改装,后座可以直接挂上幕布投放电影。
二楼是一个面积约30平方米的小仓库。其中,缝了数块淡黄色补丁的白色幕布、40多张电影胶片、7台电影放映机占去了大部分空间。
每次去给村民放电影之前,罗衍宗都会在这间屋子里先放映一遍电影,以检查胶片是否完好。
“大亨”
在成为乡亲们口中的“大亨”之前,罗衍宗只是一个喜欢看电影、听故事的人。
罗衍宗出生于1954年,少年时期,就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还叫板城公社,只有一间礼堂,那里偶尔会放几场电影。礼堂空间很小,想看电影的人又多,都挤不进去。”罗衍宗说,他想到了一个偷看电影的窍门,“回家把家里的小镜子拿来,从窗门伸进去,反看着镜子就能看电影。”
从那个时候起,罗衍宗就想着,什么时候他也能有一台自己的电影放映机。
真正接触电影放映机是在1992年。罗衍宗开始跟着板城镇的农村电影放映员刘新兴,学习电影放映机的原理和放映技术。
“看他挺好学的,我就手把手教他怎么用机器,后来他就自己搞起来放映队了。”1982年就开始从事专业电影放映的刘新兴对澎湃新闻回忆说。
刘新兴是正规的电影放映员,也就是说,刘新兴持有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归现在的钦州市第二电影公司管理。
虽然罗衍宗是刘新兴带出来的徒弟,但刘新兴明确地说,罗衍宗“从来不是我们电影队的人。”
2007年3月,罗衍宗从一个宣布解散的民办电影队处,买回了一台电影放映机,开始义务为村民放电影。后来,为保障正常放映,他又自掏腰包买了数套电影放映机。每次出去放映,总会多带上一台备用。
后来数年间,罗衍宗又淘回很多反映抗日战争的电影。最多的时候罗衍宗收集了100部影片的拷贝(注:电影拷贝即传统电影放映机放映的成盒的电影胶片)。
不幸的是,2015年12月初,罗衍宗家的二楼仓库因为电线短路引发火情,烧毁了存放在里面的近60部电影拷贝。如今,仓库的墙上还是漆黑一片,让屋内的一切显得更为暗沉、老旧。
罗衍宗说,电影放映机旧了,没关系,“大亨”的热情和开始比并没有减少。
罗衍宗已经记不清近十年他和他的义务电影放映队为村民放过多少场次电影了,基本上“只要村民喊我去放,不刮大风下大雨,我们都会去”。
板城镇和小董镇的每一条村间小路,罗衍宗都曾骑车经过。很多时候,当车经过村口时,罗衍宗都会听到熟悉的乡音传来,“大亨来了”、“大亨又去放电影了”。
义举
在中花村村民陈香(化名)眼里,“大亨”是个顶好的人的,不只是“电影大亨”,还是“爱心大亨”,“他不光给我们放电影,还帮我们想办法盖新房子。”
2014年10月,罗衍宗应中花村村民邀请,去村里放电影。一个问题引起了罗衍宗的注意。“乡亲们把房屋建在了稻田里,然后旧屋就废弃不用,他们不知道这是不被允许的。”
于是,在放电影前后,罗衍宗给中花村村民进行了两轮普法教育。陈香说,她第一次听到“新农村建设”这个词,就是“大亨”讲的。在罗衍宗的带动下,中花村近200名村民拆除了近百间旧房屋,平整出一万多平方米土地。
如今,中花村已经建成第一排新房屋24套,每套近120平方米,还有两排新房已搭起框架。陈香说,2018年她就能住进新房了。
没有平白无故的信任和喜爱。陈香觉得,村民们之所以愿意听“大亨”的建议,是因为“大亨”讲信誉,能切实解决一些问题,“每次叫大亨来放电影,他都能答应,我们盖新房,挖沟机也是他找来的。”
除了帮中花村村民盖新房,罗衍宗还帮小董镇那汪村修了路。
据那汪村队长裴祥运回忆,通村公路的路况一直很差,村民骑摩托车一走一过,经常被溅一腿泥点子。修路张罗了好长时间都没能落实。原因是要修路,必须要砍掉一户村民家门前的古树,而这家人一直不同意砍树。
“是大亨来说服他们的。”裴祥运告诉澎湃新闻,2016年2月初,那汪村村民集资将通村的泥路修成了柏油路。
罗衍宗的义举不止获得了乡亲们的好评,也曾被官方给予高度认可。2013年《钦州日报》选评首届“感动钦州人物”,罗衍宗是候选人之一。媒体介绍罗衍宗事迹时写道:“他热心公益。村里拉电、挖井、修路、建设文化活动中心等公益实事,他都带头捐资,带头投劳,做群众表率。他为乡亲义务放映的同时,还热心政策、科技、法制等方面的宣传,他利用映前作的宣传,共计达到900多个场次,为群众知晓政策,遵纪守法促进社会和谐和当地经济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矛盾
“大亨”红了,成了板城镇十里八乡的名人。而出名带来的不都是赞誉和褒奖。甚至在红了之后,罗衍宗有过三次婚姻的经历,也受到非议,有村民认为他“私生活混乱”。
也有人觉得他太过于出风头,不该他管的事情也会插上一手。罗衍宗对澎湃新闻称,两年前,他还接到过匿名电话,被警告放电影就行,别乱宣传,管闲事。
但罗衍宗还总是“犯病”。
罗衍宗在板城镇、小董镇布置了几个小型放映站。图为卜周村放映站。
在板城镇官庄村去小董镇中花村的路旁,竖着一块宣传板,上面的文字是“为了我村安宁,严禁吸毒者进入我村,一经发现者先打后审,后果自负”。落款单位为:屯茂青年宣。
“我觉得‘先打后审’的说法非常不合适,找相关部门反映,建议改成‘一经发现扭送公安机关’,结果建议没被采纳,还说我管得太宽。”罗衍宗说,他每次经过这块宣传板,都会放慢车速看一眼,让他失望的是“一直没有改”。
在罗衍宗的价值观里,“做好事是不应该被‘为难’的”。然而,事情却常常出现和他想法截然相悖的结果。
2015年5月中旬,罗衍宗用摩托车拉一台无声电影机去钦州市区修理,返家途中,摩托车和驾驶证都被交警查扣。交警查扣的理由是摩托车前加装了两个喇叭,这是违反相关规定的。罗衍宗却觉得,“我装喇叭是为了放电影时,按两声通知村民。”
这件事曾在钦州本地的某论坛上引起不小的争议。有网友认为,罗衍宗红了之后有点飘,不能拿做好事当挡箭牌,如果违法应该查扣。
罗衍宗和正规电影放映员也发生过矛盾。2017年1月5日,钦北区文体局就“叫停罗衍宗放映电影”一事做出回应,在介绍叫停原因时,提到“其公开放映行为不在监管范畴,因罗衍宗不服从统一的放映管理,曾经与正规放映队在同一村庄、同一时间播放电影,造成资源浪费”。
钦州市第二电影公司经理陆英辽也对澎湃新闻透露,他曾接到过正规电影放映队员针对罗衍宗的投诉。“他们在同一个村庄,同一个时间播放电影,这合适吗?”
罗衍宗也承认,2014年夏天,他曾到小董镇八甲村放电影,遭到小董镇电影放映队员黄兆平的反对。但罗衍宗不认为这是矛盾冲突,“有时候他们(正规放映队员)放映设备坏了,还找我借过。”
板城镇电影放映队员刘新兴则说,虽然他和罗衍宗都主要在板城镇放映电影,但两人并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放电影时)没有碰上过,他放的时候多一点,我按规定要求放,每个村每个月都会放一场公益电影。”刘新兴也坦承,每放一场电影,按国家规定会有100元的补贴,而罗衍宗没有这笔补贴。
争议
被争议裹挟的“大亨”,因为此次“叫停”事件,再次成为关注的焦点。在叫停风波之后,罗衍宗和他的“官庄电影放映队”将何去何从,被画上一个问号。
这是一支曾经颇有存在感的放映队,从只有罗衍宗一个人,发展到最辉煌时,有10名放映员加入其中。
2009年,罗衍宗组建了“官庄爱心电影队”,辉煌时有10名放映队员加入,如今只剩4人。
2009年秋天,受罗衍宗义务放映电影的爱心感召,数名年轻人也表示想跟着“大亨”一起做好事。罗衍宗组建了官庄爱心电影队。
罗祖甲就是在那时加入官庄爱心电影队的。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在官庄电影队做了6年,觉得这是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希望能一直有人做下去”。
如今,算上罗衍宗在内,官庄爱心电影队只剩下4名队员。进入2017年,他们没有再放映过电影。
钦北区文体局局长李荣良1月5日通过澎湃新闻明确表态:“罗衍宗是一心想做好事,做好事我们要肯定他。但作为行政部门,执法工作也是分内的事,他没有相关证件(就放电影),是不允许的。”
1月6日下午,板城镇政府党政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认可罗衍宗近十年为丰富群众精神文化生活做出的贡献,但现在主管部门的规定也是按章办事,并不是不讲道理的“一刀切”式的管理方式。
上述工作人员同时透露,这几年板城镇群众的文化生活需求得到了基本的满足,并非像外界指出的那样匮乏。“我们有文艺队,去年‘七一’、今年元旦,都举办了大型的文艺演出。平时小规模的演出也很多。镇里也有农村公益电影放映队,每个月每个村都放映免费电影。而且现在村民家里也有电视,大部分家庭安装了网络,文化生活的质量从方方面面都有提高。”
曾经为罗衍宗无偿提供电影拷贝、还赠送给罗衍宗一套高质量的16毫米电影放映机的陆英辽,这次也觉得罗衍宗不应该成为“法外人”。
陆英辽是钦州市第二电影公司的负责人,也是当地一名资深的电影放映员。据他介绍,负责钦州市各乡镇电影放映的放映队有30个左右,队员数量接近80人。
“这些都是正规的放映队员,有放映许可证的。无证放映肯定是违法的,如果放映的是非正规电影发行部门发行的影片,还会涉嫌侵权。办理许可证也不麻烦,我从1979年开始放映电影,就是有上岗证的,为什么罗衍宗就不同意办呢?”陆英辽说。
罗衍宗确实不想去办电影放映经营许可证。“我是献爱心,不是经营,为什么要办经营许可证?”罗衍宗说,而且这个证件明确规定了经营范围,让他很难接受。他甚至想,如果最终规定只能在固定场所放映电影,“那我就彻底不做了。”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罗衍宗

继续阅读

评论(1.8k)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