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方彬:特朗普“推特治国”只是特定阶段的特殊现象

国防大学教授 公方彬/中国青年网

2017-01-06 14: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原本美国精英很不喜欢特朗普,哪怕大选结果明朗后的一段时间。
普通百姓似乎也不太喜欢特朗普,否则靠选举人票获胜的特朗普就不会在总票数上低希拉里200多万张,并且自宣布其获胜,美国许多城市便出现民众抗议活动。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迈阿密退休律师特雷莎·舒克,倡议在特朗普宣誓就职日举行一场女性示威活动,登记人数很快突破10万,并且获得警方许可,示威将在1月21日这天举行,地点在国会山前,人数将达20万。媒体评价“这将成为与特朗普就职有关的最大规模示威活动”。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看到,就在这上任前的不长时间里,候任总统特朗普的风头已经盖过现任总统奥巴马,甚至提前夺得政府主导权,而这一切却是通过推特上的喊话。
特朗普说“F-35高昂的成本以及成本超支,我已经让波音拿出相媲美的F-18超级大黄蜂战机的更低报价!”洛马的CEO迅速承诺降低F-35的成本;特朗普反对“通用汽车竟把在墨西哥生产的汽车拿回美国卖”,福特汽车立即宣布取消工厂搬迁计划……每每都是立竿见影。没有具体政策,只是简短喊话就迫使高傲的美国精英们让步,使大公司总裁示弱,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全世界几乎走出和美国精英相同的道路。原本没有多少人喜欢不按政治规矩行事,甚至有些颠狂的特朗普,以至于一些大国领导人在美国大选前后,明确表达与美国精英相同或相似的看法。然而,在特朗普尚未主导政府,国家间的博弈尚未正式上演,已经直接响应推特上那只言片语了。这种现象同样值得关注。
特朗普“推特治国”有客观原因,甚至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因为美国的主流媒体在大选期间几乎一边倒——成了他的对立面。没有媒体的支持,他只能自寻出路,通过推特发声。再者,作为候任总统,既然急不可耐,又不能直接动用行政资源,只能通过自媒体方式,并且这种方式真地给他带来了巨大效力。
那么,在其推特粉丝量达到1840万,各社交媒体粉丝总量达到4500万的情况下,他或许真地难以割舍,会以某种方式维系,似乎也有某种必要。就如其发言人所说,“推特是一个可以直接连接特朗普和普通民众的渠道,特朗普在入主白宫后会一如既往使用推特发布消息。”即便这样,让特朗普放弃正式管道继续“推特治国”,也是不合逻辑的事情。美国国会参议院少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在新一届国会履职发言时说,美国不能接受这样的“推特总统”,如果特朗普继续当“推特总统”,一定是个失败的总统。相信世界也会持相同的看法。
所以,特朗普“推特治国”只能是特定阶段的特殊现象。但是,特朗普已经向美国乃至世界发出强烈信号,实现了热身,取得了测试结果。试想,一种与传统迥异的行事风格突然冒出,一定会打乱旧秩序或既定规则,因此需要重新磨合,磨合过程就是相互适应和调整的过程。比如,特朗普如果面对的是广泛拒绝,结果一定是上任后的自我调整,若在热身阶段和测试承受力过程中,就迫使美国精英和世界就范,那么,进行调整的就不是前者,而是后者。
当下来看,美国精英与世界许多国家似乎是以改变自己来适应特朗普,否则不会随特朗普的推特起舞。这对特朗普是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对美国精英和世界未必如此。规律表明,当你被迫接受攸关方那自己不喜欢甚至讨厌的风格特点,意味着双方的内心世界发生变化,角色实现转换,原本拥有的心理优势为对方所取代。
进一步说,美国精英和世界一开始就不接受特朗普的乖张行为,对其推特发声更是淡然视之,决不随之起舞,那么特朗普的推特治国也便不会发生太大效力,上任后自然收敛。现实人们走了相反的道路——普遍在意其推特声音,结果便是推特治国效应急剧放大,其心理优势会不断得到加强,晕轮效应也会逐步显现出来。如此,其上任后秉持旧我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甚至变本加厉,迫使美国精英和世界无度适应,直至不可逆。当然,这样的可能性极小,因为美国的制度会约束他,世界的多极化也不支持其超越限度。
总之,特朗普即将上任,美国乃至世界必须面对这样一个大国领导人。怎样面对?两种选择:要么不断调整自己以适应和顺从;要么保持定力,以不变应万变,通过一个阶段的碰撞与磨合,把特朗普拉回合逻辑的道路上来。后者可能对谁都好。
(原题为《特朗普推特治国测试美国和世界》)
责任编辑:蒋子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公方彬

继续阅读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