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女儿户”讨拆迁补偿,被讽刺“千年不遇出了个你”

刘亚洲/北京时间btime微信公众

2017-01-06 13: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太原市万柏林区去年启动7个城中村的整村拆除,寨沟村就是其中之一。
“从小到大都是弟弟吃的好,我就给人干活。如果政府觉得农村(重男轻女)这一套是应该的,那我将来的孩子也是这样的,永远改变不了。”“女儿户”张文(化名)已经怀孕六个月,去年一年里,因认为遭遇拆迁补偿不公平对待,她坚持维权,但被讽刺“千年不遇”。
去年十一月,“北京时间”独家发布山西太原万柏林区寨沟村百余“女儿户”在拆迁中未被同等对待的一事。由于“女儿户”(女性单独立户,或出嫁女子户口未迁出农村者及其子女)的身份,张文一家拆迁置换的房屋面积比其他村民少,也没有过渡安置费。
新年年初,“北京时间”对话“女儿户”张文,讲述一个农村女性眼中的男女平等和城中村改造。张文说,除了想要回属于自己的钱,也想争一口气,让村里和区里承认歧视的行为是错的,希望自己的子女未来不再被区别对待。
抗议一年被讽刺“千年不遇出了个你”
在寨沟村的拆迁中,父母的宅基地置换来的房子、商铺、车位,“女儿户”无法参与分配,她们只能领到每人30或20平米的补偿。每人6万的过渡安置费(以院内实际居住人数为准),“女儿户”也拿不到。村支书表示,拆迁方案遵照的是农村的传统制定的,并且实际执行中已经在努力维护“女儿户”的权益了。自己也有两个女儿,政策对自己并没有好处。
北京时间:对当时的拆迁方案,你有什么看法?
张文:
问题挺多的,一方面是男女不平等,还有就是变相让村长、支书牟利了。他们家里儿子多,宅基地大,这个方案明显占便宜。支书的两个女儿都没结婚,又不算“女儿户”,没吃亏。
北京时间:维权这么久了,有什么进展?
张文:
没什么进展。市里也去过好多次了,都是在信访办登记,也没什么结果,信访办就是叫街道把人领回去。最近几天,街道说要组织我们几个经常上访的人和村干部一起聊聊,听听我们的意见,算是一点进展吧,只和我们五六个人聊。我们还开玩笑说估计是想“贿赂”我们。
北京时间:从去年3月拆迁到现在,你是如何维权的?
张文:
最开始就是在村里要说法,村委会的态度很坚决,认为政策没有问题。于是我们去街道、去区政府、去市政府。我们也不太懂信访流程,上个月在市信访办,我们才知道上访这么多次,系统里就登记了一次。后来我们把整个万柏林区的女儿户集合起来,一起去区里、市里维权。
北京时间:接待你们的人是怎么答复的?
张文:
都是说拆迁方案是根据农村习惯制定的,一村一策。流程上符合“四议两公开”,没有问题。
北京时间:你们有没有提出过异议?
张文:
说过很多次了,他们说农村传统就这样。我们说现在不一样了,农民都懂法了,应该男女平等,有个工作人员笑着说我“千年不遇出了个你啊”。一个副区长还让我们说出来,违反了什么法律?我说宪法里说了男女平等。他说宪法太大了,让说具体一点。我知道婚姻法、妇女权益保障法里好像有,可具体的条文我怎么知道。
这还是好的,大部分时候,信访只是登记,责成相关部门解决,不做答复。市信访把我们送到区信访,区信访送到街道,街道让我们讲诉求,然后晾我们半天,我们就回去了。
北京时间:后来开始考虑寻求报道?
张文:
最开始找的是当地电视台,本来约好了,到采访的时候却变卦了。我估计是本地媒体不敢说,就去找外地的、中央的媒体。“北京时间”是第一家回复我的媒体,报道发出之后,很多人都知道我们的事情了。后来《中国妇女报》的记者也过来采访了。但村里、区里的回复都没有什么变化,政策还是那个样子。
北京时间:问题没解决,你认为主要原因是什么?
张文:
就是不作为。万柏林区好多村子在拆迁,政府出钱拆完了再高价卖给开发商。区里村村都有“女儿户”,我们反映了这么久,没有一个部门管。虽然说是一村一策,但把“女儿户”区别对待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区里为什么会觉得没问题?我觉得就像学生做错了,家长、老师不觉得有错,也不出面管。
北京时间:为什么不考虑走法律程序?
张文:
信访工作人员也建议我们去法院起诉。可律师费不是一笔小数目,108个女儿户,怎么分摊这笔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众口难调,我在群里说过几次找律师的事情,都没人理我。最后实在没办法了再考虑找吧。
从小被区别对待“外婆藏鸡蛋饼留给弟弟”
北京时间:在村里,感觉女孩和男孩待遇一样吗?
张文:
从小重男轻女很明显,特别是姥姥家,活都是姑娘干,儿子们在一边玩。我姥姥家有5个孩子,3男两女,母亲是家里老大,回去做饭迟了都要被姥爷打。
在我家也是一样,从小到大都是弟弟吃得好,我就给人干活。我还记得有一次姥姥买了一块鸡蛋饼来我家,弟弟不在家,她就一直在瞪我,我不知道是为什么。结果弟弟刚回来,姥姥赶紧把饼偷偷塞给他。
工作后我在太原西峪煤矿买了一个小产权房。弟弟结婚时,弟媳妇儿说想住楼房,父亲就让我把房子让给弟弟住了。一直免费住了这么多年,直到前一段时间因为拆迁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弟弟一家才搬走。
北京时间:其他方面呢?
张文:
我们村子一直比较穷,基本都供不起几个孩子一起上学。村里女孩子大部分都读到初中,然后出来打工供弟弟上学。我属于少数读了中专的。读中专之前,二姨和三舅来找我妈,说不让我上学,女孩子上完学就嫁出去走了,自己辛苦半天都给别人了。还说女孩有了本事,是别人家沾光,当妈的沾不到光。
后来爸妈还是坚持让我去读了中专。2000年中专毕业,那时候花钱托人是能包分配的,可那时候家里没钱只能去借,父母也不愿意再花钱了,我就自己出去打工了。后来去了幼儿园工作,一开始一个月就300块钱,后来涨到了900块。每月工资都要上交,连买衣服的钱都不留下,每天就带点路费和早饭钱。有一次老板发工资发迟了几天,妈妈还说我,每天吃我的喝我的,工资都不给我。
北京时间:农村女孩结婚后,一般会选择户口迁到丈夫家。你当初为什么会留在村里,成为“女儿户”?
张文:
我老公是江苏徐州人,当时是驻太原武警。当时我的要求就是可以没钱、没房子,但必须留在太原,在父母身边,不能离家太远。于是两人结婚就都在村里落了户,后来有了女儿,户口自然也在村里。
北京时间:周围人对“女儿户”怎么看?
张文:
会说闲话,我整天在我妈这儿,村里人就会说“天天在娘家”、“老来人家家干什么”、“又来吃娘家的了”。有了弟媳妇之后,我们就更注意了,怕别人说吃了拿了弟媳妇的。平时我在女儿学校附近租房,每个周末回家,都要拎着大包小包,还要故意让邻居看见,走的时候什么都不敢拿走。
北京时间:在父母养老上,“女儿户”和儿子有什么不同?
张文:
我父母年龄还不大,还没讨论养老的事情。不过按照农村习惯,一般是儿子出钱,姑娘来照顾。另外,结婚之后,农村里的婚丧嫁娶,儿子会代表父母去参加。但姑娘结婚后就不能代表父母了,关系好的村民家里的红白事,我们都是以自己的名义去的。
挺着大肚子坚持维权“就是想争口气”
北京时间:村民怎么看待拆迁补偿的争议?
张文:
什么态度的都有吧。有觉得姑娘嫁出去就是外人,也有支持我们的,不过大部分还是事不关己不说话的。
北京时间:其他村子,拆迁政策中对“女儿户”有什么不同?
张文:
有像我们寨沟一样明确把“女儿户”写出来的,也有没明说的,但实际分配中,“女儿户”都没法和其他人拿到同样补偿。我们区好多村子的“女儿户”都是这样。
北京时间:拆迁中,宅基地按照面积每分(面积单位,十分为一亩)可以置换90平米的房子、20平米商铺,每户还有一个车位。对于村民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财产。因为拆迁补偿款的事情,你和父母、弟弟一家的关系是否有影响?
张文:
闹得很不愉快吧。弟弟还和我发生了冲突。一开始他们都觉得不公平,不想签字,可村里说,早签字的有奖励,晚的就没有了。最后禁不住村里反复说,就签字了,那时候还是我弟媳妇代表我们家签的字。
各种补偿加起来,我们家总共是分了378平米房子、一个车位、一些商铺和158万现金。弟媳妇逼着父母写下遗嘱,分给我十万现金和一百平房子,多给就要和我弟弟离婚。我妈一直觉得对我不太公平。
不只是我们女儿户,村里好多家都因为拆迁闹得很厉害。拆迁方案里说,拆迁中父母和其中一个儿子算一户,也就是说这一户的拆迁款父母是占一部分的。和父母一户的儿子认为,这钱是自己的,其他儿子则认为这钱是父母的应该兄弟几个平分,为此闹得不可开交。
北京时间:拿到拆迁补偿,村里人的生活有什么变化?
张文:
村子里现在是一篇废墟,村民都去租房了。拆迁给的钱有限,有的人家院子小人多,拿到的现金并不多,跟电视上说的拆迁暴发户不一样。现在房租又贵得离谱,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不过旁边几个村子,位置比较好,地更值钱,政府给的多,他们确实生活改善很大。
我们村虽然位置比较偏,但挨着煤矿,以前可以做些小生意,出租车棚什么的,收入很可观,这么一拆都没了。
北京时间:“女儿户”有108人,现在还在维权的有多少?
张文:
每次都去的“女儿户”就三四个人。有人是工作走不开,不过大部分是不敢闹,也不知道怎么办。说实话,“女儿户”就是找的老公没本事,户口才在小村子里。稍微有点本事,早就出去了。我们这个沟沟里的人都很无知,大家不知道怎么维权。
北京时间:为什么你还在坚持?
张文:
一个是确实很需要这笔钱,穷嘛。让我怀着孕、挺着大肚子还一直闹的更重要原因,就是想争口气。政策不公平是一个因素,农村现状(重男轻女)也是。如果政府觉得农村这一套是应该的,那我将来的孩子也会是这样的,永远改变不了。
北京时间:家人对你坚持上访是什么态度?
张文:
丈夫其实是不太愿意我上访的,毕竟挺着个大肚子,但他也觉得不公平,希望能要出个解决方案。父母一开始是反对的,因为我们这儿之前拆迁还闹出过人命,父母比较害怕。后来看到也没什么危险,就不反对了。
北京时间:如果能拿到这笔钱,打算做什么?
张文:
之前用我妈给的钱买了一套40平的小房子,房贷加装修借的钱,还欠了二十多万。如果村里能让我们和男孩一样,拿到钱、房子和商铺、车位,就能把欠的钱还了。
现在怀孕不工作没有收入,生了小孩花钱的地方还很多,有这笔钱,生活能轻松很多吧,家庭关系也会好一点。不过都是假设,很难,即使给也不会给这么多。(本文原题为《调查 | 山西“女儿户”讨拆迁补偿被讽“千年不遇”》)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拆迁,重男轻女,山西

继续阅读

评论(10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