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这些好莱坞电影遭遇票房滑铁卢,中国市场也非万灵丹

澎湃新闻记者 程晓筠

2017-01-08 09: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6年的北美票房创下新高,但也有不少原本被看好的电影遭遇滑铁卢,而且其中不乏斯皮尔伯格、李安这样的名导作品以及由布拉德·皮特、威尔·史密斯等极具票房号召力的明星领衔的大制作。
以下罗列的是2016年票房成绩最不理想的13部好莱坞电影。它们的失利不能一概而论是质量欠佳,有些是因为制作成本和宣发费用太高,有些则是因为档期设定不妥或是宣传不够到位。当然,票房并非衡量一部影片优劣的唯一标准,比如出自两位名导之手的《圆梦巨人》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就不乏叫好的观众。
值得一提的是,下列影片大多曾在中国上映。近年来,好莱坞越来越看重这块仅次于北美的电影市场,期间也确实出现了类似《魔兽》这种西方不亮东方亮的特例,但下列影片中的数部恰恰证明了中国市场绝非万灵丹,习惯自嘲“人傻钱多”的中国观众见了些世面,也多了些选择,终于慢慢学着带眼识片。
《怒海救援》(The Finest Hours)

本片是去年1月在美国本土上映的灾难片,其票房成绩也可以用“灾难”来形容——影片的制作成本为8000万美元,结果只收回5200万美元,迪士尼主席公开宣布,该片造成的亏损达7500万美元。
《神战:权力之眼》(Gods of Egypt)

好莱坞各大电影公司中,2016年股价跌幅最大的便是投拍了《神战:权力之眼》的狮门影业,股价全年下跌19%。这部电影的制作成本高达1.4亿美元,结果全球票房仅1.5亿美元,好在宣发费用不算很多,但预计也要亏损9000万美元。
该片在去年三月登陆中国内地,最终拿下3559万美元的票房,不算少,却也无法扭转其赔本的状况。
《分歧者3:忠诚世界》(The Divergent Series: Allegiant)

本该是畅销大IP的《分歧者》系列,到了第三部已成强弩之末,完全无法复制《饥饿游戏》的成功模式。影片的制作成本超过1.1亿美元,但北美票房仅有6618万美元,5000万美元的亏损使得狮门影业决定原计划于今年上映的第四部将改为电视电影,索性由银幕转战荧屏。
《分歧者3》在中国内地拿下1772万美元,为该系列中票房最高的一部,但显然不足以起死回生。
《猎神:冬日之战》(The Huntsman: Winter's War)

2012年的《白雪公主与猎人》在全球拿下近4亿美元的不俗票房,四年后上映的续集虽然少了克莉丝汀·斯图尔特饰演的白雪公主,但以“锤哥”克里斯·海姆斯沃斯、“劳模姐”杰西卡·查斯坦以及查理兹·塞隆等人领衔的演员阵容,也配得上“豪华”二字。可这部电影最后只拿到1.6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相比上一部缩水一大半。据估算,它会为环球影业带来约7500万美元的亏损。
该片在中国内地与北美同步上映,最终获得1628万美元的中国票房,占据海外市场的头名。
《爱丽丝梦游仙境2》(Alice 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

约翰尼·德普连续两年被《福布斯》杂志评为好莱坞性价比最低的影星,也就是说他片酬不低,却是票房毒药。然而,平心而论,一部影片的成败得失,又岂能完全归结到一位演员身上,《爱丽丝梦游仙境2》的情况就很能说明问题。
2010年的《爱丽丝梦游仙境1》由著名导演蒂姆·伯顿操刀,结果赢下10亿美元。六年后的第二部,伯顿退居监制,迪士尼找来此前以拍低成本喜剧片见长的英国人詹姆斯·博宾接手,虽然主演阵容基本不变,结果却只拿到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为迪士尼带来7000万美元的亏损。
该片在中国与北美同步上映,相比7700万的北美票房,5878万美元的中国内地票房已经算很不错了。
《忍者神龟2》(Teenage Mutant Ninja Turtles 2)

2014年的《忍者神龟1》获得近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去年上映的第二部的同一数据直接被腰斩,亏损至少7500万美元,派拉蒙也直接放弃了再拍第三部的打算。
在中国内地,该片的票房累计达5893万美元,对比8205万的北美票房,充分展现了中国市场的重要性。
《超能敢死队》(Ghostbusters)

导演保罗·费格去年年底接受媒体采访,被要求推选2016年的最佳影片时,他毫不避讳地将自己的这部翻拍片选为第一,声称是网络暴民的口水毁了该片。
《超能敢死队》的制作成本为1.44亿美元,加上庞大的宣发费用,估计要有3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才能打平,结果它只拿到2.29亿美元,预计会为包括索尼影业在内的各路投资商带来7000万美元的亏损。
索尼原本信心十足地想将《超能敢死队》打造成全新的系列电影,为此早早就与主创人员签下了两部续集的意向性合约,结果有鉴于该片糟糕的口碑与票房成绩,续集计划已胎死腹中。
《圆梦巨人》(The BFG)

这或许是斯皮尔伯格从影以来最惨痛的票房失败。影片在去年美国国庆档上映,结果只拿下5580万美元,即便算上海外票房,总额也只有1.78亿美元,很难与其1.4亿美元的制作成本外加巨额宣发费用持平。据估计,参与投资的迪士尼、安培林娱乐(斯皮尔伯格自己的公司)等公司要共同承担高达1亿美元的亏损。
海外市场方面,该片在中国的上映时间相比美国晚了三个月,票房多少要受到影响,最终拿到的2100万美元要比该片在英国(小说原著的故乡,具有深厚的群众基础)收获的4012万美元少了近一半。
《宾虚》(Ben-Hur)

耗费1.1亿美元拍摄的这部大型史诗片最终仅收获9410万美元的全球票房,美国本土更是只有区区2640万美元。再加上宣发费用,美国媒体预测该片要亏损1.2亿美元,绝对是2016年的最顶级“赔钱货”。
影片由派拉蒙、米高梅两家联合投资发行,前者投入较少,实际损失只有1300万美元左右,真正占投资大头的还是米高梅,整个预算的近80%都由这家近况惨淡的老牌电影公司买单。
《宾虚》在中国内地的票房成绩只有可怜的46万美元,与韩国(880万美元)、墨西哥(600万美元)完全不在同一等级,直接拉低了海外票房成绩。当然,该片要到今年1月13日才会在日本上映,相信多少还能回点本,但巨额亏损已是铁板钉钉。
《深海浩劫》(Deepwater Horizon)

同为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灾难片,《深海浩劫》的情况也没比年初上映的《怒海救援》好多少。由于制作成本过高的缘故(1.2亿美元),虽然影片最终拿下1.18亿美元的全球票房,但仍有6000万美元的亏损,狮门影业一年之中第三度遭遇重创。
本片的中国档期比美国晚了一个半月,最终收获1000多万美元的票房,占其海外票房总数的约两成。
《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Walk)

李安的上一部作品《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在全球取得了6亿美元的票房佳绩,但《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没能复制这样的成功。影片的全球票房仅为3090万美元,好在4000万美元的制作成本不算太高。
李安对新技术的追求并非导致票房失利的根本原因,毕竟能以120帧规模放映该片的影院,全球范围内都属少数。绝大部分的观众所看到的仍是常规或准常规式样的影片,而173万美元的北美票房只能说明美国观众对本片的排斥。究其原因,美国影评人的广泛批评起到了关键性作用。要知道,即便是李安20多年前的《喜宴》、《饮食男女》在北美艺术院线做小规模放映,都能累计到600万-700万美元的票房。再加上该片注定很难在DVD、电视版权等渠道获利太多,预计将令索尼影业旗下的三星电影公司亏损4000万美元。
该片在中国的档期早于北美,结果拿下2376万美元票房,占到其2919万海外票房的绝对多数。换句话说,中国观众对该片的接受程度远超美国群众。
《间谍同盟》(Allied)

虽然出自名导罗伯特·泽米吉斯之手,主演是人气爆棚的布拉德·皮特,再加上其离婚官司的新闻效应,但《间谍同盟》最终却没能逃过票房失利的结局。这部制作成本为8500万美元的爱情片在美国感恩节档期只拿到3900万美元的票房,派拉蒙预计将承受7500万至9000万美元的亏损。
该片在中国比美国迟上一周,布拉德·皮特还不远千里赶来站台,但最终票房也仅有400多万美元,低于英国、法国、西班牙等地。
《刺客信条》(Assassin's Creed)

好莱坞的电子游戏改编电影之路始终走得不顺当。本片虽有被中国影迷昵称为“法鲨”的人气男星迈克尔·法斯宾德的加盟,但目前全球票房还不到9000万美元,对比其1.25亿美元的制作成本,亏损很可能会达到1亿美元。
当然,此类电子游戏改编电影的市场价值不能仅用票房多少来衡量,毕竟影片上映将会为同款游戏带来联动效应,故此投拍本片的New Regency电影公司和育碧游戏将它拍成系列电影的计划应该不会半途而废。
有传言该片有望于2月10日登陆中国内地,如最终定下这一档期,很可能遭受同一天上映的《极限特工:终极回归》以及将于2月17日上映的另一部热门游戏改编电影《生化危机:终章》的打压。
责任编辑:程晓筠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电影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