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兰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于英国去世,享年91岁

澎湃新闻记者 沈河西

2017-01-10 08: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波兰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
据美联社消息,英国当地时间2017年1月9日,波兰社会学家齐格蒙特·鲍曼(Zygmunt Bauman)在家人的陪伴下,于位于英国利兹的家中去世,享年91岁。
1925年11月19日,鲍曼出生于波兰波兹南一个贫苦的犹太家庭。1971年,鲍曼离开祖国波兰前往英国定居,成为英国利兹大学的社会学教授。鲍曼因将现代性、大屠杀以及后现代消费主义联系起来而广为知名。鲍曼代表作《现代性与大屠杀》、《工作、消费、新穷人》、《被围困的社会》、《废弃的生命》等中文版均有在国内出版,成为研究后现代社会的经典著作。
在成为享誉世界的社会学家之前,鲍曼有过一段戎马倥偬的青少年岁月。1939年,鲍曼未满14岁,德国入侵波兰,二战打响。鲍曼一家逃亡苏联,幸免于大屠杀。在苏联,少年鲍曼加入了波兰陆军,与纳粹作战。
1950年代初,他成为了波兰陆军最年轻的少校之一。在那些年里,他是一名共产党员,也是波兰工党一员。
1953年,鲍曼被突然革职,因为他父亲被发现在以色列大使馆询问移民事宜,而当时的共产党政权持有强烈的反以色列立场。
此后,鲍曼进入华沙大学学习社会学,后来学习哲学,后留校任教。1968年,当局发起反犹运动,他失去了工作,与家人和成千上万波兰犹太人一起被驱逐出境。
鲍曼曾强烈批评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不公,把西岸比作华沙贫民窟,但1969年到1971年,他工作、居住于以色列,任教于特拉维夫大学、海法大学。之后,他定居英国。
鲍曼一生中写过50多本书。其中《现代性与大屠杀》是最早获得国际声誉的代表作之一。在书中,有别于许多思想家的是,他把大屠杀的野蛮主义看成现代性的断裂,他把屠杀犹太人与工业主义、理性科层制一道看成是现代性的支柱。他写道:“正是一个现代文明的理性世界才使得大屠杀变得可以理解。”
1990年代,鲍曼提出了“流动的现代性”一词,用来描述在一个不断变动的当代世界里,个人失去了脚下的根基(left rootless),失去了任何可以预测的参照性框架。
在波兰,鲍曼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2006年,一位右翼历史学家发现一批材料显示,鲍曼曾在斯大林当政时期,为一个军事机构效命,该机构以杀害反对当局者灌输共产主义思想。事后,鲍曼承认他曾隶属该组织,但从事的只是文职工作。没有证据显示他与屠杀持不同政见者有关。
然而,波兰的一些民族主义者依然将鲍曼看成国家公敌。
2013年,鲍曼在参加弗罗茨瓦夫的一个公共辩论活动时,波兰的极右翼组织的支持者们在场外大喊“耻辱!”“打倒共产主义!”。此后,鲍曼再也没有回过祖国。
在波兰之外,鲍曼的思想对全世界的反全球化运动产生了重要影响。他关怀全球化浪潮中的边缘者、被驱逐者,他们想追求有尊严的生活的愿望被一个边界日益模糊的世界摧毁。因此,鲍曼在西班牙、意大利等地的青年人中有诸多支持者,他们因为近些年的经济危机深受打击。
去年十月,鲍曼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这是他最后一次接受媒体采访。在这次访谈中,他对特朗普所代表的“强人政治”发表看法:“现在在几乎在任何一个国家,你都会看到一个相同趋势:越来越多人梦想有强人回归。他们(强人)有胆量、有抱负、果敢,他们会说:‘给我权力,我会对你的未来负责。’特朗普就是这样说的。又或者是法国的玛丽·勒庞,她会说:‘法国会重新强大,变成强大的政权。’做出这样的承诺会带来很多政治资本。但这是我们的祖辈们曾经反抗的,他们惧怕极权主义。像你们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忘记了极权主义是什么。你们通过读课本了解它,但是你们没有经历过。我经历过两次这样的政权。”
在谈到欧洲的难民问题时,他解释了为什么欧洲人对于难民会有如此紧张的反应。他说:“他们标志化、具体化了我们所有的恐惧:昨天他们还在自己的家园中有权有势,就像今天我们在这里一样。但看看当下已经发生的事情:他们无家可归、乞讨、缺少生存手段。”
从1971年到1990年退休前,鲍曼一直是英国利兹大学的社会学系的系主任。但退休之后,他依然笔耕不辍,著述颇丰,往往每年有新著出版。在近五十载学者生涯中,鲍曼获奖无数。1992年,他获颁阿马尔菲欧洲社会学奖,1998年获得阿多诺奖,2010年获得阿里斯图里亚斯王子奖章。利兹大学创办鲍曼学院,以表彰他对于道德、消费主义、全球化、现代性问题的卓越贡献。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