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夫桑贾尼去世,伊朗改革派和保守派之间的平衡将被打破?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殷之光

2017-01-10 16:5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拉夫桑贾尼
当地时间1月8日晚,伊朗前总统(1989-1997)阿亚图拉阿克巴·哈什米·拉夫桑贾尼在德黑兰北部的烈士医院里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拉夫桑贾尼曾任伊朗国家利益委员会主席,也是伊朗私有化改革的支持者。正像1989年6月3日霍梅尼去世时一样,许多西方的伊朗观察家认为此时的伊斯兰共和国又来到一个命运攸关的分岔路口。《纽约时报》对此事的报道中,引用了美国著名的伊朗问题专家、伊斯兰共和国的异见分子瓦利·纳什尔(Vali R. Nasr)的话,认为拉夫桑贾尼的死“震动了伊朗的政治体系”。
“老朋友”哈梅内伊的悼词
的确,对伊朗的温和保守派来说,这位82岁的革命元老,在维持今天伊朗国内政治势力均衡方面,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作为支持改革的温和保守派代表,拉夫桑贾尼一直被视为能够与强硬保守派抗衡的重要政治人物之一。
而在强硬保守派方面,对拉夫桑贾尼的死作出的回应则更值得人琢磨。当伊朗官方媒体刚刚宣布拉夫桑贾尼的死讯后,伊朗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很快在其网站上公布了一篇简短的悼词。悼词中,哈梅内伊将他的“老朋友、老战友与亲密同事”拉夫桑贾尼称为“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权威、朝觐者、谢赫·阿克巴·哈什米·拉夫桑贾尼”(Hujjatul Islam wal Muslimeen Hajj Sheikh Akbar Hashemi Rafsanjani)。这里的“伊斯兰与穆斯林的权威”(即霍贾特伊斯兰,Hujjatul Islam wal Muslimeen)颇具深意。在伊朗十二伊玛目派宗教学者体系内,这一称号通常授予中层教法学者。等级上次于阿亚图拉(Ayatollah)。除了在教法权威上贬低了拉夫桑贾尼之外,哈梅内伊还在悼词的后半段里不加掩饰地提到,他与拉夫桑贾尼在近些年里“有不少不愉快与艰难的时刻”。这一表态一定程度上清晰地描述了伊朗国内目前存在于政治与意识形态高层中间的路线性分歧。
拉夫桑贾尼:从保守派到改革派
关于伊斯兰共和国将往何处去的问题,早在冷战结束之后便开始浮现。上世纪90年代末期,伊朗国内的改革派势力日渐崛起,并在学生与城市女性中间获得社会基础。1997年,拉夫桑贾尼政府下的文化与伊斯兰指导部部长穆罕穆德·哈塔米,在其竞选过程中向伊朗人民许下了政治与经济改革的承诺,并以此赢得了大量选民的支持,成功当选伊朗第五任总统。一批知识分子及部分教士精英将哈塔米视为推行自由主义政治与经济政策的改革派代表。现任伊朗总统鲁哈尼也被视为这一派别中新一代的中坚人物。与这批由政治与意识形态精英、城市中上阶层组成的改革派相对的,是以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为代表的,强调坚持伊朗革命意识形态,推行强硬外交政策,强调伊斯兰教法学家对伊斯兰共和国最高领导权的保守派。
实际上,以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等人为代表的、支持改革的政府高层人士,在霍梅尼时期,则是伊斯兰强硬保守力量的中坚。他们在革命后的伊斯兰共和国里推行严格的伊斯兰道德律,大力推行经济国有化运动,外交方面,他们支持成立黎巴嫩真主党,哈塔米本人还在1979-1981年间占领德黑兰美国使馆事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在这批伊斯兰政治强人的高压治理下,革命后的伊朗在一定程度上,达成了国内政治的稳定。然而,即便是在革命刚刚结束的1980年代初期,随着1981年美国里根政府上台,世界范围内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急速扩张,伊朗国内同样也存在一批试图推动自由主义私有化经济改革的政治力量。
当地时间2017年1月9日,伊朗德黑兰,伊朗前总统拉夫桑贾尼病逝,现任总统鲁哈尼现身哀悼。 视觉中国 图
在1981年哈梅内伊就任伊朗第三任总统的就职演讲中,他表示,要彻底消灭那些“背信弃义的、自由主义的、受到美国影响的左派分子们”。在这些被哈梅内伊抨击的“左派分子”中间,当时最具影响力的便是时任伊朗总理的米尔·侯赛因·穆萨维。从1981至1989年间,伊朗的左右政治冲突,表现最为直接的便是总统哈梅内伊与总理穆萨维之间,就政治道路问题的对抗。而在这一对抗中间,革命元老拉夫桑贾尼则保持中立,成为两者之间重要的调和力量。
总统和最高领袖:伊朗的左右双峰
但是,随着两伊战争的结束,伊朗国内政局日趋稳定,战争威胁减弱,加之霍梅尼去世与苏联解体,伊朗革命后推行的一整套以国家主义为核心的政治经济政策渐渐开始丧失其社会土壤。1989年2月拉夫桑贾尼受霍梅尼委任,开始担任伊朗国家利益委员会(Expediency Discernment Council)主席。该委员会1988年建立,组织上的责任是为了调和伊斯兰议会(Islamic Consultative Assembly)和宪法监督委员会(Guardian Council)之间可能出现的矛盾,同时也是最高领袖的重要顾问团体。在拉夫桑贾尼的支持下,1989年6月,哈梅内伊成为第二代最高领袖。2个月之后,拉夫桑贾尼就任伊朗总统。与此同时,拉夫桑贾尼与哈梅内伊合作推动修宪,正式取消总理职位。
然而,伊朗政坛的左右矛盾并未就此结束,伊朗没有因为霍梅尼的去世以及经济制裁而陷入混乱。相反,乘着两伊战争结束的机会,拉夫桑贾尼开始大力着手发展经济,并以战后重建为口号,在伊朗推行其私有化经济改革。同时由于国际油价上涨,伊朗在拉夫桑贾尼第一个总统任期内创造出了一批包括拉夫桑贾尼家族在内的经济新贵。
虽然在政治上,拉夫桑贾尼继续推行霍梅尼时期的那种威权主义政策。由于其经济政策,拉夫桑贾尼仍旧成为保守的伊斯兰教士们诟病的对象。从1989年开始,便开始形成了由经济新贵与传统教士为主的温和改革派(左派)与强硬保守派(右派)之间的政治对抗。而从霍梅尼时期一同走来的革命战友拉夫桑贾尼与哈梅内伊,则分别成为了这两派力量背后的重要政治后盾。
从1989年哈梅内伊成为最高领袖开始,伊朗总统便一直代表了支持改革的“左派”势力。在拉夫桑贾尼之后,哈塔米更是直接用进行经济改革的许诺,成功赢得了1997年总统选举。这种精巧的平衡也成为伊朗冷战后政治局面的一个重要特点。但是,这一平衡到2005年,强硬派人物内贾德上台之后被打破。
2010年,在内贾德竞选连任成功之后,不安的改革派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抗议行动,指责内贾德选举舞弊。哈塔米与末任总理穆萨维联手,成为这场抗议行动中出面的重要政治人物。而拉夫桑贾尼则被认为是这次抗议活动的幕后推手。然而,抗议行动很快被哈梅内伊重拳扑灭。
伊朗的政治平衡仍会继续
一定程度上,现任总统温和派鲁哈尼的上台可以被视为是两派的一种妥协。但这并不意味着伊朗国内的左右路线斗争有丝毫减弱。拉夫桑贾尼所代表的改革派势力开始着重发展教士阶层的支持。2015年末,霍梅尼的孙子哈桑·霍梅尼宣布参选伊朗专家委员会(Assembly of Experts of the Leadership)。这一机构肩负推选及弹劾伊朗最高领袖的重要教法职责。哈桑·霍梅尼宣布参选之后不久,其候选人资格便遭否决。随后,拉夫桑贾尼公开表示,这一否决决定不合法。除了“革三代”哈桑·霍梅尼之外,现任最高领袖哈梅内伊的弟弟哈迪·哈梅内伊也在这批支持改革的教士中间。
虽然近些年,拉夫桑贾尼的政治影响力逐渐下降,他几次对专家委员会主席职位的冲击也都被哈梅内伊所阻挡。但是,他所代表的改革派势力在伊朗政治体系内的影响力却不容小视。特别在拉夫桑贾尼生前担任主席的国家利益委员会里,以及在新一代的教士阶层中,改革派是越来越多伊朗精英阶层利益共同体的重要政治代表。拉夫桑贾尼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开始推行的重建计划也许促生了一批城市新贵,然而真正受到两伊战争荼毒的农村与城市下层阶级,却丝毫未感受到这种经济改革政策的实惠。改革派为他们带来的,更多的是威权政治与经济不平等。
在拉夫桑贾尼死后不久,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将宣誓就职。在这一关口上,许多人关心伊朗核武问题及美伊关系将会何去何从。但是,正像1989年霍梅尼去世时的情况那样,伊朗的上层政治很可能并不会因为某个特定人物的生死而发生根本变化。改革派与强硬派的政治平衡还会继续。未来真正会对伊朗、乃至世界政局造成影响的可能还是那种日益加大的社会贫富差距。这是光辉的人物死后,一个永生的时代问题。
(作者系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拉夫桑贾尼去世,伊朗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