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霸唱:最想让大家看到人在恶劣环境下怎样求生存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2017-01-12 11:2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5年两部改编自《鬼吹灯》的电影《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上映。2016年,《鬼吹灯》的作者天下霸唱出任向上影业CCO(首席内容官);6月,网络剧《鬼吹灯之牧野诡事》开始拍摄,天下霸唱作为监制;11月,天下霸唱新书《摸金玦》全版权运营发布会举行,该书还未出版时,电影改编权就拍出了4000万元的高价;12月,网络季播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在东方卫视播出。
天下霸唱
迄今,天下霸唱已经卖了几十部电影版权,如果以赚钱多寡来看,当时《摸金玦》发布会现场主持人振臂高呼的那一句“2016年就是天下霸唱年!”的确有其合理部分。
2016年底《摸金玦》办发布会,天下霸唱夹在一群大老板之间,一会儿要发言、一会儿要倒酒,比起昂首挺胸谈起钱就满脸都是喜悦的老板,他几乎没怎么抬头,有点拘谨地跟着指引被摆到舞台下或者抬到舞台上。 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他会认真思忖并认真回答问题,烟瘾很大,一直在嚼着槟榔,依旧是不爱抬头。
《摸金玦》
我不太关心影视
天下霸唱说自己的写作并没有受影视改编的影响:“我不太关心影视,其实影视剧对我提的要求对我没有什么限制,我自己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文学作品本身就分好多种,我是属于文学里比较低的那种,属于故事性比较强的。”天下霸唱说。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海报
他说:“卖IP什么的都是出版公司去谈合作,我的精力有限,没时间去思考太多。至于作品改编成什么样,那也是身不由己的事情。很多作家会说作品是我的孩子,我要卖一个牌子,拍出来就得是票房第一,第二都差点儿意思。我觉得这样不太现实,中国电影的市场很大,中国电影的生产力远远配不上这市场,好导演就那几个。我希望能够找到最好的导演,最好的演员来做,能找到那是我的运气。我卖了好几十部电影的版权,肯定会有好的,有中档的,有差的。这个要抱一个正常的心态来选择、来看待。”
《鬼吹灯之精绝古城》主演靳东和陈乔恩
关于演员的选择,天下霸唱说:“我是一脸盲症,我书里写的人,我脑子里是没有人物的脸的。有时候,我妈走我身边我都认不出来,所以我小说里的人从来不看脸,就是不描写五官。”
“最困难的还是写对话,那一行对话就几个字,但是可能得改个上百遍。首先这个对话,要符合它年代的特点;第二要符合这人的个性,没有可能千篇一律,而且还好玩,听着就觉得有意思,你不能说话跟白开水似的。”天下霸唱说。
遇到过很多“怪力乱神”
天下霸唱也分享了自己遇到过的“怪力乱神”的事:“有一次在家里,开着电视,电视旁边放了一个小机器人,是插电的,你可以问它天气预报什么的。那天我坐着带孩子,那个机器人突然就胡言乱语,叽里咕噜在那儿狂喷,然后电视也变成了雪花,这时候孩子也哭了。大概持续了个15秒钟,电视又恢复正常了,那东西也不说话了。”
“我相信有一些科学不能解释的事情,比如说人的灵魂是一个电波之类。”天下霸唱说。
“但是有的时候也是自己想得太多,有一次我去扬州。扬州廋西湖边上有广陵王墓,广陵王是怎么死的呢,因为汉武帝在位时间太长了,他当不了皇上,他就自己在家扎小人儿,这事被汉武帝知道了,赐他自杀。然后他就在宫里举行了一场夜宴,在歌舞升平中一个人喝得醉熏熏的,上后宫上吊了。”
“我们去他那地宫里参观,地宫里就有一条斜着走的道儿,你进来是整个一面墙,其实是个超级大的镜子。我进去时没看到镜子,我出来时,看那边有两个人,黑乎乎的。因为我们就两人,突然看到对面也有两个人,你这边一举手,那边也举手,吓得我们毛都立了。”天下霸唱说。
“最恐怖的其实还是人心,你不知道人心能坏到什么程度。”天下霸唱说。
《寻龙诀》剧照
“土匪发明了一种刑罚,将逆贼在聚义厅上扒个精光,以利刃在全身割上几十道口子,每道口子里都冒着热气,准备好刚剥下的兽皮,趁热裹在这个人全是刀口的身上,绑上三天三夜,那就再也揭不下来了,再让此人吞哑药,并且打折双腿。”
这是《摸金玦之鬼门天师》中的一段叙述,为了搜集创作素材,天下霸唱也去了很多墓葬实地采风,也在民间找到很多人攀谈。
“这是一个民间传说,我小时候听老人讲过:说有个县官出巡时,遇到一只狗鸣冤磕头。县官把狗带回去审讯的时候知道,原来他们当地有个艺人,他拐了小孩,把那小孩先喂了哑药,然后把狗皮剥下来,裹那个小孩身上,皮跟小孩肉长在一起,养个一两年,等那小孩一发育,皮裹不下了,小孩就憋死在里面了。”天下霸唱说。
喜欢崇尚英雄的时代
天下霸唱喜欢将故事的年代设置在上世纪六十到八十年代。
《九层妖塔》剧照
“主要是我们这个时代没有什么鲜明的时代特点,但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八十年代,包括更早,那些时代,人一说话,言行举止就有那个年代的特点、那个年代的气质。而且那个年代是一个崇尚英雄的年代。”天下霸唱说。
“故事一定要符合客观的年代,咱讲的是一个1968年的时候,就要有符合那个时期东北的自然人文景观。你说你在东北,小狐狸是可以相信的,要来个大象, 那就有点瞎编了。编也有编的技巧。”天下霸唱说,“写《摸金玦》的时候,我特意去大兴安岭转了一圈,想看看古墓,找当地一猎人,带我去瞅古墓。然后打猎的说这上面没有古墓。我说有什么呀?他说就有飞机场,看不看?飞机场,我说什么年代的?他说以前的, 我说那也行啊,看吧。所以这里写了那个包括他们那些人的装备,那是特别惊人,那个深山里面,电都不通,修那个地下的超级工事,特别惊人。”
除了实地采风,天下霸唱也做一些采访:“之前有一个退休的警察,他找到我让我写他师傅以前的故事,我就提前做了两个月的录音采访,然后我就开始想怎么写,这个就写得很快。有些故事虽然是有原型,但整体的故事是没有底的,只能靠自己想象,这种最难写。”
“我的作品我最希望让大家看到的是故事里人和自然对抗,看人在一个最恶劣的情况下怎么求生存。这是我想探讨的。”天下霸唱说。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天下霸唱,鬼吹灯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