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看到澎湃关注精神病人报道,湖北民警寻回走失6年母亲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实习生 郑佩敏

2017-01-13 0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04:26 暖闻|看到澎湃关注精神病人报道,湖北民警寻回走失6年母亲
以编号为“名”的他们:想回家过年,却不知家在何处【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走失6年后,刘兰芝与家人重聚。编辑 龙景(02:08)
1月11日,得到亲属从澎湃新闻关注精神病人的报道中看到母亲照片的消息,在湖北任警察的龚鹏(化名)泪流满面。6年前,时年57岁的母亲刘兰芝(乳名) 走失,家人四处寻找,却一次比一次绝望。
当日下午,龚鹏的亲属从郑州市社会福利院,将已经63岁的刘兰芝接回了家。
一年半前,刘兰芝被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警察送到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慈善惠民病区,后经治疗情况好转。在澎湃新闻报道刊发前一天(1月10日),刘兰芝被转到郑州市社会福利院。
“不知道老人被警察送到医院前那几年经历了什么。”龚鹏的妻子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能找到老人,家人开心得很,“真的特别感谢你们做这个新闻发上网。”
刘兰芝  澎湃新闻记者 陈荣辉 图
“打开新闻一看,哭的不得了”
“我五婶家的姑娘在网上看到你们的报道,第一时间给我老公打电话。我们打开这个新闻一看(照片),当时真的哭的不得了,我们找老人找了好久好久。”1月12日中午,龚鹏的妻子说。
1月11日早上,澎湃新闻刊发了一则报道《以编号为名的精神障碍者:想回家过年,却不知家在何处》。报道对象,是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慈善惠民病区里,80多位找不到回家路的精神病患者。
这些患者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也不清楚自己来自哪里,“回家过年包饺子”成了奢望。
报道附有部分患者的照片和信息,其中有“刘兰芝”:女,73岁(实为63岁);2015年7月22日,由(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警察送至医院;当地居民在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大王庄村东遇到该迷路老人,自称“刘兰芝”,从住处出来玩时迷路,其女儿叫“刘凤琴”。
该报道提醒,若有这些患者的相关消息,可以帮助他们回家,并留有慈善惠民病区电话。
龚鹏的妻子介绍,她和丈夫在湖北襄阳工作,公公和他们生活在襄阳,公公老家是郑州的。1月11日下午,亲属们去慈善惠民病区,确认澎湃新闻报道中的“刘兰芝”就是她的婆婆刘兰芝,但被告知婆婆前一天被送到了郑州市社会福利院。随后,亲属们赶去将婆婆接回了家。
慈善惠民病区护士长吕文佳告诉澎湃新闻,像刘兰芝这样的,住院治疗一段时间以后,精神基本稳定,但始终回忆不起来老家是哪里的,无法联系上家人,病区床位有限,就要送到社会福利院。
苦寻六年“一次比一次绝望”
慈善惠民病区护士长吕文佳说,刘兰芝的家属到医院确认时,非常激动,许多都流下了眼泪,“说一直到处找,跑开封、洛阳、周边城市都找,一直没有找到。我说,你们是郑州的,为什么没到这地方找,他们说老太太走失之前精神方面没有多明显的问题,没想到会被送到精神病院”。
1月12日凌晨3点,龚鹏驾车载着妻子和父亲从襄阳赶往郑州,但因上午大雾高速封路,她们在路上被堵了6个小时,直到下午6点多才到郑州。
据龚鹏的妻子回忆,2010年7、8月份,当时公公和婆婆在郑州居住,丈夫在襄阳工作,因为公公生病住院,婆婆有些想女儿,就去找住在郑州中牟市的女儿,可能因为脑子不够用,走失了。
“我们当时就报警了。心里面焦灼得很,一家人请假去找,连找了好多天,没有任何信息。”龚鹏的妻子说,找了半个月左右,没有一点音讯,实在没有办法,只能回去上班。后来一听哪有流浪的老人,就会跑去找,但都不是。“我老公特别孝顺,他对自己的妈妈好得很,我们去找的路上,就想着这个一定是,但到了发现不是,就特别特别的失望,一次比一次绝望。”
“我们找到老人,开心得很。”龚鹏的妻子说。
龚鹏告诉澎湃新闻,他见到母亲很激动,就像很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一样,不过,毕竟在外漂泊多年,母亲有些不太认识他们,显得有些内向,但相信经过一段时间调理,亲属们都在身边,会逐渐好起来。“真的感谢你们的报道。”
家属呼吁充分利用DNA对比
吕文佳提供的医院《接诊单存根》显示,受助病人姓名为“刘兰芝”,年龄73岁,地址“中牟”,因言行异常救助进行诊治,送人单位为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刘警官,时间时2015年7月22日。
该《接诊单存根》还显示,接诊地点是(郑州市管城区)十八里河镇大王庄村,“现场情况和病人检查情况”为:自称叫“刘兰芝”,家住中牟,女儿叫刘凤琴,当时躺在大王庄村东一废品收购站,说不清其家庭住址。
龚鹏告诉澎湃新闻,母亲走失后,他们第一时间报了警,父亲、他还有姐姐都做了DNA信息采集。不过,《接诊单存根》中的母亲信息都是错误的,“刘兰芝”是其母亲的乳名,并非身份证上的名字,其姐姐的名字也非“刘凤琴”,姓不对。
《接诊单存根》中的刘警官对澎湃新闻说,《接诊单存根》的确是他填写的,他还能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当时是废品收购站的好心人报的警,老人已经在收购站睡了好几天,他先把老太带回了派出所落实身份,但没有查出来,后送到救助站,但救助站表示老人精神不正常,应该送到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他就把老太送到了郑州市第八人民医院。
刘警官表示,将心比心,他们经常碰到这种情况,都会首先用尽办法落实身份,也有很多把当事人送回家被感谢的事例。
吕文佳告诉澎湃新闻,她们病区主要是收治三无流浪精神病人和贫困精神病人,三无流浪精神病人绝大部分是警察送过来的,也有个别是社区或办事处送过来的。这些病人住院治疗以后,如果病情好转能说出来家在哪里,就会帮他联系家人。剩下一部分病人找不到家,就转送到社会福利院去。
吕文佳希望,公安,民政、社会爱心人士应该联合起来,帮助这些无法找到家的精神病人回家。
本身就是警察的龚鹏则希望,对走失的精神病人,将DNA对比充分利用起来,这样的话,如果亲属曾报警并采集DNA信息,就能帮助他们找回走失的亲人。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精神病人,警察母亲,走失

相关推荐

评论(1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