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观察︱王毅外长又一次出访非洲:欧洲国家承认错判形势

陶短房

2017-01-13 16:2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2017年新年伊始,中国外长王毅就踏上了出访非洲的航程:自1月7日至12日,他先后访问马达加斯加、赞比亚、坦桑尼亚、刚果(布)和尼日利亚五国。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及许多“老非洲”所指出的,将非洲国家作为外长新年首访的目的地,是自钱其琛副总理兼外长以来,中国外交部出访的惯例和传统,2017年只不过是“又一次”罢了。
尽管如此,此次出访仍然引起广泛关注。正如法国、瑞士等一些欧洲国家“非洲通”所指出的,2015年底、2016年初,他们曾普遍认为,随着中国经济增速的降低、资源需求的减少,其在非洲的投入力度会随之下降,但如今他们承认“错判了形势”。
美国传统基金会日前发布一份报告,显示2016年1-10月中国对非洲直接投资达到25亿美元,同比大增31%,这一数据也获得了中国商务部发言人孙继文的基本证实。自2006年1月至2014年7月间,中国在非直接投资累计高达1504亿美元,且自2009年起,中国即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2015年12月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的中国-非洲论坛首脑会议上,中国宣布在3年内向非洲十个领域累计投资600亿美元,力争在自2015年的10年内,令中国-非洲贸易总额再翻一番,达到3000亿美元。
作为近年来平均发展速度最快的大洲之一,非洲各国希望从中国方面持续获得的,已不仅仅是初级产品的出口市场,价廉物美、门类齐全的工业制成品,以及宝贵的财政援助和投资,他们希望中国能够帮助非洲实现“50年内完成城市化、工业化”的发展目标,希望成为中国产业转移的“下一站”,希望利用中国的资金、技术和项目,满足非洲蓬勃增长的青年人口的就业需要……一言以蔽之,希望不仅从中国获得“蛋”,也获得“蛋鸡”,以及饲养和繁殖“蛋鸡”的资源,这包括产业、市场、产品、技术,包括为这一切配套的基础设施项目,也包括运用上述所有“硬件”的技术培训、教育和持续教育。正如一位喀麦隆学者所指出的,当今世界惟有中国,既能够、也愿意满足非洲上述需要中的极大部分——因为这对中国也大有好处。
此次王毅外长的五国之行,所选择的访问对象都具有典型意义。
马达加斯加在内部政治动荡告一段落后百废待兴,亟待“补课”,他们对中国“一带一路”兴趣盎然,近年来多次公开表示“马达加斯加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自然延伸点”。这个早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就曾引进过“东风”售后服务点的非洲最大岛国对有幸成为中国外长新年首访目的地感到兴奋,但国内也有人担心,中国的投资和开发或许会破坏当地环境、资源,影响当地社区的风气。在访问期间,王毅外长和马达加斯加外长阿塔拉赫(Béatrice Atallah)举行了会晤,并特别发表讲话,强调中国在非投资不仅要“入乡随俗”,还要注意“风险分散”,不能“扎堆”。作为回应,阿塔拉赫外长表示“谣言止于智者”,重申“一切都能在合作与发展中得到解决”。
赞比亚是中国的“老朋友”,也是中国在非洲最重要的铜矿等战略资源来源地之一,但近年来出现过一些不和谐音,如中资、“准中资”企业在当地引发的劳资纠纷,以及被其国内党争所放大的“一中问题”等。此次访问,赞比亚总统伦古(Edgar Chagwa Lungu)不仅在1月9日会见了王毅外长,重申了双边经贸合作的重大意义,还特别重申赞比亚对“一中原则”的坚定支持,重申该国将“继续在重大地区和全球性问题,如安理会改革问题上,和中国保持战略沟通”。在当前形势下,这一姿态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坦桑尼亚是中国在撒哈拉以南非洲“最老的老朋友”和最亲密的合作伙伴之一,此次访问期间,赞比亚外交部传出“中国将帮助坦桑尼亚在未来三年内建立200个企业,创造20万个青年就业机会”的说法。尽管当地许多分析家认为,这种说法“可能言过其实”、“愿望大于实际可能”,但正努力推动坦桑尼亚工业化计划的该国政府,显然对来自中国的帮助寄托厚望。过去几年间,中国在坦桑尼亚的新一轮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援助已初具规模,坦、中两边的相关方面显然都希望随着这些“前期铺垫”的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双方可以尽早开始共同采摘第一批“丰收果实”。
刚果(布)资源丰富,地理位置得天独厚,但近年来发展滞后,他们希望能复制某些邻国“搭中国快车”发展的经验,为自己获得更多机遇。该国总统萨苏·恩格索(Denis Sassou-NGuesso)曾希望借出席联大机会会晤美国当选总统特朗普,结果被“无视”,这在该国引发强烈反响,也坚定了许多人“搭中国快车”的决心。此次王毅外长到访前夕,该国有关部门不但公开表示“希望增加向中国的资源出口以换取基础设施建设帮助”,更落实协议,破例允许中国商人在刚果开设独自专卖店(大多数撒哈拉以南国家对外资涉足全资零售商业限制极严)。刚果的黑角港是西南部非洲历史悠久、位置极为紧要的港口、商埠,但长期以来发展滞后,刚果商界、政界希望借“中国东风”,重振黑角的雄风。
尼日利亚是撒哈拉以南非洲人口最多、青年劳动力资源最丰富的国家,也是西非最具吸引力和潜力的市场,并拥有丰富的资源。但该国行政效率低下,贪腐和官僚主义问题严重,对外国投资“不友好因素”较多,中国企业、投资者对这个市场长期以来“又爱又恨”。近年来,尼日利亚因石油价格低迷、国内反恐形势严峻,经济上遭遇许多困难,本币奈拉的持续贬值更令该国政府无可奈何,一旦经济、就业形势变本加厉恶化,这个年轻的非洲人口大国就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社会问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当然更与中国“有很多话要说”。
对中国而言,2016年在非洲的投资实际上已悄然发生结构上的剧变:制造业(包括基础制造业和部分水平较高的制造业)占比已升至10%,这是有史以来这一占比首次达到两位数。中国有庞大的产能需要向外转移,这种转移必须以互惠互利为前提和原则,而非洲被广泛看好成为最有可能达到这一“双赢”目标的地方。从这个意义上,中国外长的“新年第一访”,既是遵循传统的“又一次”,也很可能成为承前启后的“第一次”。
责任编辑:丁雄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王毅,马达加斯加,赞比亚,坦桑尼亚,刚果(布),尼日利亚

继续阅读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