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12岁男孩流浪38天后回家,曾留书“世界太残酷”

高祥、邱明/齐鲁晚报网

2017-01-13 16: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山东临沂费县男孩张富,在2016年12月4日深夜留下遗书后翻墙离家。家人和许多热心人帮助寻找却一直杳无音讯。终于在2017年1月11日,一直流浪在外的张富被一名热心人发现,次日他被接回家。再次与家人团聚,这个12岁的孩子发现好像一切都变了,他发现家人其实是那样地爱他。
立交桥下住一月,热心人起了疑心
张富家在临沂市费县探沂镇丰厚村,他的父母在4年前离婚,后又各自重组家庭,张富判给了爸爸,而爸爸常年在外打工,多年来,张富就住在爷爷奶奶家,主要由爷爷奶奶照顾。去年12月4日深夜,张富留下一封遗书偷偷离家了,遗书中表达了一种厌世情绪和对自己亲生母亲的想念。此后,全家人和热心人士各处寻找,却一直杳无音讯。一直到2017年的1月11日才发生了变化。
1月12日上午,得知张富回家,村邻纷纷赶来探望,张富害羞地躲进了被窝里,妈妈一直在一旁守着他。
1月11日下午两点半左右,临沂市从事汽车贸易的刘爱民在某汽车4S店外的立交桥下,又看到了那个男孩。大约在一个月前,刘爱民见过他一次。
第一次,刘爱民是被这个男孩点燃的篝火引来的。
“天已经快黑了,看不大清。”刘爱民隐约辨认出是一个十多岁的男孩点了一堆篝火。
点火的地方是一处废弃的人行涵洞,四周除了浓密的绿化带,就是近一米多高的机动车道护栏。行人很少徒步经过,坐在车上更看不到这里的场景。
翻过4S店的围墙,隔着二三十米远,刘爱民看了几眼男孩,他穿着黑色外套,头上扣着连衣帽,并无特别之处。以前,也曾经有调皮的孩子到这里点火玩,刘爱民就没再多想。
时隔一个月左右,再见到这个孩子时,他正在烤地瓜。这次刘爱民心里犯了嘀咕。“还是那身衣服,脏得已不像样,有可能是离家出走的。”刘爱民想,于是他便上前询问这个孩子。
这个男孩断断续续说自己不想回家,父母离婚了,他跟着爷爷奶奶过。刘爱民试图问清男孩的家庭住址,可男孩并不回应。刘爱民于是拨打了报警电话。
即使是面对赶来的民警,男孩也不再开口,甚至挣脱了外套也不愿上车。民警和刘爱民连哄带拉,把他弄上了警车。
出警的是临沂市公安局兰山分局义堂派出所。民警李仔龙说,接到派出所后男孩也始终不肯说出家是哪里。
当晚,把男孩安置到临沂市救助管理站后,民警并未放弃寻找男孩的家人。12日凌晨1点多,通过警务平台,民警查询到了男孩家人的报失信息:张富,家住费县探沂镇丰厚村。
民警发现张富的地点,距离他家直线距离约有十六公里远。
孩子失踪的日子里妈妈遭受空前煎熬
“一闭上眼睛就想我的儿子今晚睡在哪里,会不会挨冻,有没有吃饱。”从2016年12月5日早晨得知儿子失踪,38天来张富的妈妈没睡过一个踏实觉。
1月12日凌晨4点多,张富的妈妈接到了前夫张勇的电话,电话那头,张勇语无伦次地说出:1点多时民警打来电话,找到儿子了。现在儿子已经接回家了,安然无恙,就是又脏又瘦。
奔向张富的路上,除了暗夜还有一团接一团的浓雾,丈夫把车开得飞快,张富的妈妈叮嘱他慢一点,注意安全。可她的心里却在盼望着下一秒就飞到张富身边。
一团接一团的浓雾迎面袭来,正如38天来笼罩在张富母亲心头的阴霾。
得知儿子失踪的头几天,张富的妈妈和家人四散寻找,却并没有张富的确切消息。
十几天后,大家陷入了迷茫,不祥的预感在大家心里越来越重。村子周边的河沟、竖井,众人们搜寻了多遍;张勇甚至焊制了一副铁耙,把村东边的一条水渠捞了多趟,依然不见张富的身影。
38天来,家人一直没有放弃对孩子的寻找,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能想的办法都想了,其间也传来一些线索,但最终都被否定或是没有结果。这些天来,张富妈妈遭受着空前的煎熬,她一再为这些年来对孩子关心照顾太少而深深自责着。正如刺破浓雾的车灯,前夫打来的这个电话,一扫笼罩在张富妈妈心头38天的阴霾。
车还未停稳,她就打开门迈了出去。曾经的家门口,张富的爷爷和奶奶已经在等候。屋里,是安然无恙的张富。
张富的妈妈曾幻想过无数个跟儿子重逢时的场景,她没料到,这一幕来得这么慢,又有点猝不及防。
这是结局也是开始,他像回到一个新家
从他半夜翻墙离家,再到38天后的凌晨被接回家,张富发现他的爷爷、奶奶、爸爸以及其他周边的人都像是变了一个人。
“警察没找我前没想回家。”回到家的张富,感受到了周围的人们对他的关爱。
1月12日上午,爸爸妈妈领他到镇上的一家品牌运动服装店选了一身衣服和鞋子,足足花了千元。张富知道,这些钱爸爸得挣一个月。而结账时,店员认出了他就是那个被很多人牵挂的失踪男孩,还送给他一顶50多元的棒球帽。拿着新衣服,爸爸又带他去理发、洗澡。从头到脚焕然一新的张富再回到家门口时,爷爷早已准备好了长长的鞭炮,张富一下车,爷爷就点燃了引信。
一拨又一拨的村邻赶来,探望失而复得的张富。这些有的熟悉、有的陌生的村邻让张富有些害羞。 “都变了,变得对我好了。”张富说,在离家三天前,他就写好了遗书,定好了离家的日子,甚至攒下了53元生活费。“我想去找妈妈,后来掉向了,又找不到公用电话亭给妈妈打电话,也不想找生人借电话。”谈起失踪期间的经历,张富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离家的日子里,张富用那53元先后购买了矿泉水、面包和饼干,主要靠这些食物充饥。被警方找到两三天前,张富已经花光了手里的钱。他从路边捡到了几个生地瓜,用早先买来的打火机生火烤地瓜充饥。
白天躲到桥洞、破房等隐蔽处睡觉,夜晚赶路。在张富的描述中,他曾经向外走出了很远,又折返了回来。“有时想回家,过一会儿又不想回来了,家里压力太大。”在张富看来,流浪在外的生存压力比家庭压力要小。多位见过张富身影的目击者说,在那处立交桥下,张富栖身已有一个月左右。
“是我们对不起孩子。”张勇说,在儿子离家之前,他和家里的老人认为让孩子吃饱穿暖就行,从没认真考虑过孩子心里在想啥。把儿子接回家后,忽然感觉他长大了,不是那个只要吃要喝的娃了。对儿子今后想跟着谁过,他会尊重儿子的选择,也希望儿子再给他一次机会,一次让他做个好爸爸的机会。
事件回顾
残缺日记本写遗书说想念自己亲妈妈

张富出生于2004年10月,今年读小学六年级。2016年12月4日晚,张富吃完晚饭,回到自己屋玩电脑,一直玩到10点半左右。因为第二天还要上课,在爷爷的催促下他才上床睡觉。
第二天早上7点半,见张富还没起床,奶奶在堂屋喊他起来吃饭。喊过多遍不见应答,奶奶推开屋门看到张富还在“蒙头大睡”。掀开被子后,奶奶被吓了一跳。被子下面,是用两件衣服伪装成了一个人的样子。张富的父亲闻讯赶来后,从电脑桌上找到张富留下的遗书。
记者看到,遗书写在一个日记本上,约有300字。日记本的前几页已经撕掉,写有遗书的那一页也缺了一个角。遗书上写着“看到我留来(在)桌子上的遗书请不要伤心……”“世界太残酷了,我想我的亲妈妈……”“妈妈希望你不要伤心和我的家人们……”记者同时注意到,透过残缺的页脚,第二页纸上还写着“来世再见”4个字。在遗书最下面,又画着两大一小三个笑脸,很容易让人联想这是一家三口的头像。在日记本上再翻一页,有一幅和谐三口之家的简笔画。画上的孩子,一只手牵着父亲,一只手牵着母亲。父亲和母亲笑得抿着嘴、弯着眉,孩子则笑得歪着头、张着嘴。
稚嫩的笔端,张富没有写清楚让他厌世离家的具体原因,但那幅生动、形象的简笔画,无疑是他内心的向往。他的多位亲属猜测,张富离家,是太想有个温暖的家。(本文原题为《流浪38天立交桥下住一月 临沂12岁少年张富回家了》)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离家出走,山东,男孩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