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寻梅》导演翁子光:只是想用电影表达社会关怀

澎湃新闻记者 陈晨

2017-01-17 1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踏血寻梅》海报
在上周中国电影导演协会主办的“海峡两岸暨香港导演研讨会”期间,香港导演翁子光作为年轻一辈的导演给同行们放映了一场《踏血寻梅》。这部电影在去年的第35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一举夺下最佳编剧、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最佳新演员和最佳摄影共7项奖,成为载入金像史册的大赢家。 翁子光感慨地说,这是这部电影第二次在内地的公共场合放映,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香港导演翁子光。视觉中国 资料
这部被香港电影人誉为近年来最好港片的电影,取材自2008年轰动港岛的援交少女王嘉梅命案。女中学生被残忍肢解,并流传着部分人骨被混入街市的肉档出售的说法。事件在香港引起很大轰动。影片在视听上大尺度上还原了整个命案的发生过程,观众可以清晰地看到凶手将王佳梅开膛破肚后,剁碎她的内脏并冲进厕所以及用刀刮去脸皮的整个过程。而援交少女的裸露身体与援交过程也在影片中有相当直白的表现。
翁子光透露,金像奖之后,有很多家内地公司希望用各种方法促成这部电影的引进,但无论怎么剪,这部太过于残暴和黑暗的电影都无法改头换面。而香港著名导演文隽则骄傲地对同行们宣称:因为我们在香港,我们才能允许导演拍这样的电影。这也是电影的一种,不一定要传达正能量,我们也可以在电影里很直接地去探讨生命和死亡。
2016年4月3日,翁子光获金像奖。视觉中国 资料
更关心残忍背后的慈悲
《踏血寻梅》放映之后,即便是实操经验丰富的导演们也对片中的的血腥直接镜头唏嘘不已,并提问年轻后辈这些分尸镜头是如何拍摄。
翁子光现场解密,分尸的部分拍摄,尸体是在泰国找真人演员1比1倒模制成,所用的材质都非常接近人体的皮肤。从尸体里掏出的内脏,则是用的新鲜的动物内脏代替。
郭富城在戏中有句对白,他对杀人犯说:“我不是想知道你是怎么杀人的,我是想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发生。”这就是翁子光的创作动机。相比残暴的血腥镜头,翁子光更关心的是事件中的人物内心都经历了些什么。翁子光回想起自己最初在香港的《苹果日报》上看到这起案件,“新闻只是描述血腥的过程,但让我好奇的是,凶手看起来没有那么凶,女生看起来也很不开心。”
《踏血寻梅》剧照
除了新闻报道中的内容,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翁子光搜集了现实中嘉梅的同学在网络上关于她的讨论、庭审记录以及八卦杂志的不少小道消息,综合了其他当下年轻人的案例和采访,才逐渐组成了整个故事。
春夏饰演的女孩佳梅作为香港的新移民,心怀明星梦,却在物欲中沦为援交少女。她对凶手说:“我很想死。”初次见面的凶手为了帮她而杀人。两个人协同完成了这起命案,这其中有一份孤独者的惺惺相惜。
电影除了杀人,还有青春。佳梅的青春期完全是崩坏的。这种崩坏跟香港经济的发展、环境的变化都有关。一切都是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生活。翁子光自述,这部电影的整个故事都是在讲:价值观的崩坏。而这大概也是电影引发业界强烈认同的原因。
“其实这是一个文艺的故事,讲的很多是内心情绪的东西,但是又有一个奇案的形式做包装,我当时就想这不就是电影吗?里面还讲到香港的迷茫、青春、新移民的问题。”翁子光说。
找投资时像过街老鼠
《踏血寻梅》剧照
翁子光要拍《踏血寻梅》的过程很艰辛。影评人出身的翁子光,在看到新闻之后着手写剧本,前后加起来一共花了39个月。
这个故事显然很适合电影,也引来不少投资人的兴趣,但与翁子光接洽之后,投资方们却对他亮起了红灯。“拍这部电影是一个好事多磨的过程,2011年已经有了剧本,我写剧本花了39个月,香港好久没有奇案,但很多公司想要更商业的呈现,干脆做成惊悚片。但《踏血寻梅》骨子里还是太文艺。”
《踏血寻梅》剧照
除了太过于探讨成长和内心,过于直面暴力的手法也令投资人们有所顾虑。“他们也知道这个电影内地上映不了,要损失一大部分票房。”翁子光回忆,中间曾经也有已经谈好的老板,在进一步介入后坦白告诉他说,“我是为你好,所以我撤资。如果我是老板,我会继续‘强奸’这个剧本。”翁子光也非常理解他的态度。
《踏血寻梅》剧照
带着剧本耗了四五年,香港电影圈都知道翁子光是个偏执狂,很多投资人说,“我们都愿意支持你,但是就别拍这一部。”“我带着这个剧本去找投资,觉得自己像过街老鼠。”翁子光说。那时候因为拍不了这部电影,都犯了忧郁症。“我觉得自己对死者有责任。”
这个过程中,他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郭富城自降片酬,等了三年,杜可风、金燕玲都有给很好的帮助。后来碰到美亚电影的老板李国兴,他问翁子光,你有多想拍这部电影?翁子光眼泛泪光:“真的超想拍”。
最终电影成本1500万港元,只拍摄了24天。虽然果真不能在内地上映,香港票房也不理想,但全球电影节辗转拿了几十个奖,大家也都夸李国兴的眼光好。
来内地开会是为了“示好”
关于影片在内地上映的问题,翁子光说他已经很努力了,“我跟那些试图引进内地的方面说,我完全开放剪辑权,只要你能剪,我都没意见。”甚至也有公司已经交了定金。
“但是真的剪成童话故事这部电影就毫无意义。”这是所有人对这部电影的共识,翁子光说,“这部电影在香港上映的时候是三级,内地电影急需分级。现在电影院里也上映惊悚片,但那些片子也不适合孩子。而成人需要看更多的类型,又看不到。”
《踏血寻梅》剧照
《踏血寻梅》后,翁子光也树立了自己的导演风格。他表示自己下一部想拍的电影还是“又文艺又残酷”。他说已经写好的剧本“很了不起”,但是审查通不过,也不能拍。
他所说的这部电影,应该是原本定于2016年10月开拍的《海祭》,根据“鲁荣渔2682号惨案”改编。去年,《海祭》曾在广电总局剧本备案处以“修改后同意拍摄”立项公示。不过,很快,这一项目便在广电备案公示页面上消失了。
翁子光此前在接受采访时也说过,这个故事是中国版的诺亚方舟,也是社会的缩影。他想在改编过程中,比较平衡的,在社会和市场接受的语境里,探讨这件当代应该要关怀的事。但如今他的这个愿望还要继续搁置。和《踏血寻梅》不同,因为需要大量资金,这部电影如果没有内地资金的扶持,怕是难以成片。
《踏血寻梅》剧照
而提议开放分级制度成了这次这位初次到访导协的年轻导演最重要的议题。“这次监制劝我不要向领导抱怨,但我想表达给高层听,导演有表达社会关怀的冲动,但是我不能用说话的方式告诉你,我想用电影的方式告诉更多人。这不是要揭露什么,也不是为了拍血腥的东西哗众取宠。我自己是个胆子特别小的人,我也非常懦弱,女朋友要跟我看恐怖片我都不敢看。但是有些话我不希望用嘴说,我想用电影来说。我很希望审查这边有一天能理解我的观点。”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踏血寻梅

相关推荐

评论(5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