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亦真时真亦假,艺术家缘何称特朗普女儿收藏为“赝品”?

乔纳森·琼斯

2017-01-21 10: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正当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文化罢工情绪高涨之时,以剽窃他人社交网络照片备受争议的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在“推特”上发表了一张伊万卡·特朗普于2014年8月在Instagram发布的照片否认这是自己的“作品”,并称退还其委托创作艺术品的3.6万美元,这是艺术家的政治态度,还是一场哗众取宠?
美国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
艺术家在出售自己的作品时是否有义务去了解买家性情、品位和他们如何获得金钱?近日美国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却以一种自相矛盾的方式面对自己的道德焦虑。
美国继任总统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是艺术收藏的忠实拥趸,她经常在的社交账号(Instagram)中上传艺术品炫耀自己的艺术收藏,其中不乏理查德·普林斯的作品。但美国大选后,艺术家却后悔出售自己的作品给特朗普家族。
当特朗普就职典礼盛大举行之际,理查德·普林斯却声称他卖给伊万卡的作品是“赝品”,并已经退还了伊万卡委托他创作艺术品的3.6万美元。并且模仿特朗普的口吻发布社交网络称:“这不是我的作品,我没有制作这件作品。我否认,我宣告撤销。这是一件赝品!”
理查德·普林斯转发伊万卡·特朗普社交网络的内容,并说这是一件“赝品”。
为了充分理解理查德·普林斯颇为讽刺的抗议行为,我们不妨了解一下这位“艺术家”:
早在20世纪80年代特朗普于曼哈顿建造他的大楼、出版吹嘘自己的《交易的艺术》(The Art of the Deal)之时,普林斯就以挑衅者的姿态闻名纽约艺术界。他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后现代主义“挪用艺术”,欣然直接挪用广告图像并重塑为自己的艺术,其中最臭名昭著的他的“牛仔·无题”照片。这张普林斯的早期作品只是简单地从杂志中取用一张烟草广告的图片,然后重新拍摄成为自己的作品。
理查德.普林斯,《无题. 牛仔》 1989
所以普林斯称伊万卡所收藏的自己的作品为“赝品”,更像是一种自嘲,因为普林斯的作品本身就并非原创,尽管普林斯经常雄辩滔滔,为自己剽窃行为开脱称,自己创作的“图像的图像”,是对广告谎言的抨击。但他的作品依旧被不断指责涉嫌剽窃,就在最近一名摄影师投诉,自己在Instagram发布的照片,被普林斯“拿来”转化成为艺术作品。而事实上,普林斯所“拍摄”的伊万卡的肖像作品同样以他人Instagram发布的照片为基础,同被其他摄影师投诉的作品属于同一系列。普林斯抓取了一张伊万卡发布在Instagram上对着镜子的自拍,以此为基础,做了一幅作品,其中还原了包括追随者的评论和表情符号在内的细节。而伊万卡则在普林斯的作品边留下了一张叉着腰、思考自拍的合影。
伊万卡的社交网络上发布的一张在普林斯的作品边叉着腰、思考自拍的合影
这个事件颇具“后现代的乐趣”,但如今普林斯选择推出这场游戏,并宣称他的作品不是真正意义上理查德·普林斯所完成的。
当越来越多的人渴望得到政治回报之时,普林斯则以一种哗众取宠的方式打击着特朗普政权,他在自己建立的“游戏”中说自己的作品是“赝品”,并说着拙劣的谎言。
在特朗普时代即将来临之际,纽约艺术界和特朗普的关系不仅仅显示在此次普林斯事件中,但这幅画却凸显出道德共谋的问题。如果不用普林斯这种“后现代”的方式,相对主义的艺术家应当如何表达自己的观点?
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
1987年出版的《交易的艺术》中,引用了当代艺术教父安迪·沃霍尔的话称赞“商业艺术”。而在另一本畅销书中,特朗普也曾称赞一名曾向他展示如何快速完成艺术作品的无名纽约艺术家。在特朗普的眼中,艺术就是赚快钱。也许他并没有错,普林斯、杰夫·昆斯和一批他们的追随者,以快速即时的生产方法,展示出我们所身处的时代想要把艺术变成金钱是何其容易。而只有老派保守的艺术家不合时宜地哭诉着当今艺术种种的不合理。
如果艺术可以是一个具有讽刺意味的镜像游戏,那么政治不更是一个愤世嫉俗的流行表演?如果说,普林斯为伊万卡·特朗普所制作的作品是艺术界的一个小笑话,那么唐纳德·特朗普对艺术的定义则是艺术世界中更大的笑话。
普林斯之流窃取了别人的创意,而特朗普等自诩懂艺术的投资人则帮助他们获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优渥生活。而类似普林斯、杰夫·昆斯还有那个以做毛茸茸的雕塑闻名的保罗·麦卡锡(Paul McCarthy),他们正在将沃霍尔关于金钱和名声的幻想变为一个新的愿景。
(作者系英国卫报艺术评论人,黄松翻译)
普林斯源自社交网络的作品
延伸阅读:
理查德·普林斯,美国画家和摄影师。1975年,普林斯开始从其他的摄影师的作品中进行提取。他从贴近美国的生活方式的主题中提取材料,将商品目录中的广告和图像重新拍摄,变成了既非文字也非图标的怪异存在。比如,像万宝路广告中的西部牛仔,自行车团队,以及美国名人。
有些人认为理查德·普林斯是一位先锋艺术家,而有人则认为他是一位十足的小偷,非凡的艺术挪用者。但不论如何,自从上世纪70年代出道以来,普林斯便以其怪异的风格引起了世人极大的关注。
普林斯很巧妙的把人们对于美国自身文化执迷的批判中所产生的诱惑性力量转化到自己的作品之中。而这种巧妙的转化也将美国流行文化中所提供的大量素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虽然怪异,但却顺应了时代,重新定义和审视了常规思路下的视觉艺术。
但他的“挪用主义”也引来麻烦,不断有其他艺术家将普林斯和合作画廊提起诉讼,其中包括摄影师唐纳德·戈纳姆(Donald Graham)、丹尼斯·莫里斯(Dennis Morris)等,诉普林斯在“Instagram”系列中“不当使用"了他们拍摄的照片。近期高古轩画廊也以代理权等因素结束了和普林斯的合作。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