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丨俞晓群聊五行:脂夜之妖

俞晓群

2017-01-20 14: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所谓“脂夜之妖”,《汉书》解说:“在人腹中,肥而包裹心者脂也,心区霿则冥晦,故有脂夜之妖。一曰,有脂物而夜为妖,若脂水夜汙人衣,淫之象也。一曰,夜妖者,云风并起而杳冥,故与常风同象也。”
班固将其归于五行中“土”发生变异,引起“思心之不叡”,故有此怪象。颜师古认为,此中包括脂妖与夜妖。
《汉书》中记录两段脂夜之妖,均为春秋故事。其一,釐公十五年“九月己卯晦,震夷伯之庙”。 其二,成公十六年“六月甲午晦,晋侯及楚子、郑伯战于鄢陵”。皆月晦云。
对此,刘向以为晦,暝也;震,雷也。夷伯,世大夫,正昼雷,其庙独冥。天戒若曰,勿使大夫世官,将专事暝晦。明年,公子季友卒,果世官,政在季氏。至成公十六年“六月甲午晦”,正昼皆暝,阴为阳,臣制君也。成公不寤,其冬季氏杀公子偃。季氏萌于釐公,大于成公,此其应也。董仲舒以为夷伯,季氏之孚也,陪臣不当有庙。震者雷也,晦暝,雷击其庙,明当绝去僭差之类也。向又以为此皆所谓夜妖者也。刘歆以为《春秋》及朔言朔,及晦言晦,人道所不及,则天震之。展氏有隐慝,故天加诛于其祖夷伯之庙以谴告之也。
《后汉书》有趣,其《五行志》明确写道:“中兴以来,脂夜之妖无录者。”
《宋书》记录“夜妖”三段:其一,魏高贵乡公正元二年正月戊戌,景帝讨毌丘俭,大风晦暝,行者皆顿伏。近夜妖也。……其时景王讨毌丘俭,是日始发。其二,魏元帝景元三年十月,京都大震,昼晦。此夜妖也。……魏见此妖,晋有天下之应也。其四,晋孝武帝太元十三年十二月乙未,大风晦暝。其后帝崩,而诸侯违命,干戈内侮,权夺于元显,祸成于桓玄。此其应也。
《晋书》照收《宋书》上述三条,还补充一段:怀帝永嘉四年十月辛卯,昼昏,至于庚子,此夜妖也。后年,刘曜寇洛川,王师频为贼所败,帝蒙尘于平阳。
《隋书》记载夜妖有三见:其一,梁承圣二年十月丁卯,大风,昼晦,天地昏暗。近夜妖也。京房《易飞侯》曰:“羽日风,天下昏,人大疾。不然,多寇盗。”三年为西魏所灭。其二,陈祯明三年正月朔旦,云雾晦冥,入鼻辛酸。后主昏昧,近夜妖也。《洪范五行传》曰:“王失中,臣下强盛,以蔽君明,则云阴。”是时北军临江,柳庄、任蛮奴并进中款,后主惑佞臣孔范之言,而昏暗不能用,以致覆败。其三,东魏武定四年冬,大雾六日,昼夜不解。《洪范五行传》曰:“昼而晦冥若夜者,阴侵阳,臣将侵君之象也。”明年,元瑾、刘思逸谋杀大将军之应。
再者,《隋书》中还有三段“鬼夜哭”记载,也被归于夜妖名下:其一,周大象二年,尉迥败于相州,坑其党与数万人于游豫园,其处每闻鬼夜哭声。《洪范五行传》曰:“哭者死亡之表,近夜妖也。鬼而哭者,将有死亡之应。”京房《易飞侯》曰:“鬼夜哭,国将亡。”明年,周氏王公皆见杀,周室亦亡。其二,仁寿中,仁寿宫及长城之下,数闻鬼哭。寻而献后及帝,相次而崩于仁寿宫。其三,大业八年,杨玄感作乱于东都。尚书樊子盖,坑其党与于长夏门外,前后数万。洎于末年,数闻其处鬼哭,有呻吟之声。与前同占。其后王世充害越王侗于洛阳。
此后《新唐书》《宋史》《金史》《元史》《明史》和《清史稿》中均有夜妖记载,称呼有差异,如昼晦、晦暝、风霾等,形似今日之雾霾,却无人文解说。

点击下方链接,阅读更多俞晓群聊五行的文章: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五行,昼晦,晦暝,风霾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