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选拔赛“新概念作文”揭晓,评委金宇澄谈阅卷感受

澎湃新闻记者 莫琪

2017-01-22 11:4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新概念作文大赛(01:45)
参加新概念作文比赛的学生等待入场。@萌芽 图
一等奖得主:不想当作家
1月21日,第十九届新概念作文大赛的比赛结果公布,67人获得一等奖,132人获得二等奖。
重庆市十一中高三在校生程诗童获得了本届大赛一等奖,她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第一次参加新概念,觉得写作比赛不会与应试作文冲突。对于未来,她打算从事金融行业,写作会作为长期爱好,不想把写作发展成为谋生手段。
19年办了19届,这场作文比赛已从偏科生的名校跳板转为青少年写作的试金石,韩寒、郭敬明、张悦然……这些新概念名册上的名字闪闪发光,照亮了一条课内作文到文学创作的甬道。高考挑选学生进入大学,新概念挑选学生成为作家。
“我们想让那些具有文学天才的孩子有机会走出来,他们可能数理化和英语成绩不够好,也能进入名牌大学。”这是已故作家赵长天1998年创立新概念作文大赛的初衷。
在寒风中等待的考生家长。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刘嘉炜 图
考生家长:我儿子写的我看不懂
今年有83202人报名参加了新概念作文大赛。1月20日下午,221位选手从全国各地聚集到上海,在市第二中学参加复赛。
这天上海经历了入冬以来最严酷的一股强冷空气,午后的考场外,十余个家长簇拥在学校门卫室边上躲风,说话哈气下是一张张冻红的笑脸。他们的孩子此时正在验证一种高于普通学生的文学天赋,他们自豪,更重要的是这不是高考,自己的孩子不会输。
“你那么快就考完啦?”
“还是迟到了?”
几个阿姨围住两个小伙子,问他们怎么没在考试。
小伙子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没进复赛。即便如此,他们还是坐了十几个小时车,从江西到上海“观战”。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是应届高三生,虽然今年没机会进考场,但他明年会报名C组(中学生以外的30岁以下的青年人),即便入围的几率更低。
本届新概念比赛83202位报名者中能进入复赛的只有0.26%,而这221名复赛选手中6/7是未成年人,且上海本地人仅有7人,这注定大量参赛选手是带着家庭成员来观战的。
“考场里会不会有空调呀?我女儿要冻死了。”
“我儿子今年高三,他们班主任不让他来考这个。”
“考这个加分的呀,我儿子大三了,现在后悔死了,早知道高中就来考了。”
“我没来过上海,借小孩的光顺便来玩玩。”
“希望孩子当作家吗?”澎湃新闻记者问几位家长。
“那当然希望的。”带着贵州、河南、浙江等地的口音统一回答道。
“那你们平时看孩子写的文章吗?喜欢吗?”
几位家长谁都不说话了,笑着笑着,终于有一位来自河南的阿姨开口:“我儿子喜欢写小说,但我看不懂。”
这些天才少年的母亲们接着向澎湃新闻记者打听“考这试到底能不能加分”,还有的关心“孩子学理还能不能找编辑的工作”…… 到最后无论答案如何,“孩子喜欢就好”是她们的慰藉。
新概念作文比赛进行中。@萌芽 图
纸质杂志的萎缩会影响新概念大赛吗?
又一届比赛结束,后新概念时代,谁会成为作家,谁会转身回家,有时候选择也许与能力无关。
在1月20日下午的考场外,随着考试时间的推移渐渐聚起一群青少年。只要有选手交卷推开校门,他们就立即上前热情招呼,并索要签名。这是群以参加新概念为契机认识、组织活动的文学青少年,他们中最小的还是00后,最大的是一个叫刘文娇的姑娘,但也才24岁。
刘文娇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连续参加过13、14两届新概念。现在她是“新概念作文大赛贴吧”的吧主,曾带过几次队参加新概念比赛,也为一家北京的出版社做策划编辑。她说如果不是新概念比赛确定了自己在写作方面的能力,她是没有底气高中辍学闯世界的,也不会交到那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继而过上现在的生活。
据不完全统计,现在的80、90后作家中有过半曾参加过新概念比赛,在新概念最火的时候,只要获奖几乎就成了半个作家,甚至还会有迫不及待的编辑在考场门口直接向选手约稿。但近年来随着纸质杂志市场的萎缩,新概念所依托的平台《萌芽》对新一代来说也不再熟悉,甚至连年年蹲守考场的刘文娇都表示几年没见考场外有媒体了。
“我们现在人越来越少了,去年还有个30岁左右的姐姐会来,今年就不见了,恐怕早晚会散吧。”那种即便没比赛也要凑热闹的狂欢已然降温,刘文娇担心外围人群的离散会使核心参赛群疏松,“只好希望新概念能多给获奖者们一些发表的渠道,至少能不断刺激他们创作,把写作者留住。”
《萌芽》杂志社社长孙甘露。
评委:写作要有个性
一个针对青少年的作文比赛,为什么叫新概念?什么叫新概念呢?
《萌芽》杂志社社长孙甘露回忆19年前赵长天发起新概念文学大赛的愿景,就是希望区别于传统的、较为呆板的学校作文教育,让学生有机会能写一切自己想写的,表达新思维、新表达和真体验。
但事实上应试教育的要求对青少年写作者来说可谓无形的手,作家金宇澄今年是第一次参加阅卷,了解他的人知道,金宇澄不仅仅是创作者,同时也是编辑,当他用编辑视角在卷子里搜寻时,他竟然有些失望。“我看到的作文都比较同质化,缺少个性,仿佛有模式一样,谈家乡、谈生活、谈个人。我认为青少年如果要学会写作,首先要打开自己,写自己想写的。其次要观察当下市场上的作品,要写有区别的内容,编辑最注重的就是辨识度。”
作家金宇澄今年是第一次参加阅卷
1998年首届新概念作文大赛启动时,是由北京大学、复旦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山东大学、厦门大学等七所重点大学联合《萌芽》杂志共同主办的,当年刘嘉骏等七位选手分别被北京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免试录取,但当年最引人关注的选手并未进入名校,那就是韩寒。
究竟是新概念成就了韩寒这样的作家,还是说新概念只是韩寒的一项作家资格证明?
连续做了新概念十四五届评委的陈村表示这很难假设,“一个人的成功需要机会和恰当的时机。具体在韩寒身上,他也许会失去代言反叛学生的机会,由他人来充当,但他可以开好赛车。”
在19年的新概念比赛中,韩寒和郭敬明都只有一个,更多人甚至都没有进入复赛,但这场文字的比赛仍不失为一种青春记忆。但19年过去了,当时的竞赛少年有的也许成了作家,有的也许当了导演,有的也许当了老板,有的也许开始灵修,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人都老大不小了。人都不新了,新概念还新吗?
孙甘露强调,时代会改变形式但不会改变内容,新概念近年来邀请到了张悦然、周嘉宁等80后作家当评委,提供更新的审读视角,有趣的是这两位都曾在新概念比赛中获奖,从新概念走出又回到新概念去发现更新的概念。
对于这次没有进入复赛的选手,孙甘露说:“我最初给《萌芽》投稿是被退稿的,方方最初给《长江文艺》投稿时也是被退稿的,所以年轻的作者们,你没有被选上或者被退稿了,可能意味着你以后要接管这个杂志社了。”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