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特朗普就职与女性游行,皮凯蒂为民粹主义辩护

贾敏

2017-01-23 09: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特朗普就职与“女性大游行”
1月20日,特朗普正式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
当地时间1月20日,美国候任总统、共和党人唐纳德·特朗普在华盛顿国会山参加就职典礼,正式宣誓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并发表就职演说。就职仪式翌日,一场以华盛顿为中心扩展到全世界的“女性大游行”吸引了各大主流媒体的关注,和新总统上任一起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就职典礼当日,《纽约客》发布了“一场黑暗的就职演说(A dark inaugural)”一文。作者本杰明·华莱士-威尔斯(Benjamin Wallace-Wells)在文中说道,特朗普所描述的美国充满了“市中心”贫民区的受害者,“犯罪、毒品、黑帮”的受害者,“像墓碑一样散布在我们国家的大好河山中的锈透了的工厂”的受害者,但更残酷的是他对历史的压抑。特朗普没有像奥巴马那样在第一次就职演说中像“先辈们作出的牺牲”致意,也没有提到美国价值与美国精神,而是坚称美国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是衰落的历史,“而从今天开始,一种新的愿景将统治这个国家。”
作者援引福克斯新闻的一项新民调指出,仅有42%的选民对特朗普持支持态度,55%的选民持反对态度。图片资料也显示,和奥巴马就职典礼的人群相比,特朗普就职典礼的人气颇为冷清。据报道,售价一度高达25000美元的就职舞会门票被免费发放。“这位总统是一个不受欢迎的民粹主义者。他坚持与过去决裂。有多少美国人真的想要那样呢?”
《纽约时报》编辑委员会发表的“那些特朗普总统没能明白的关于美国的事(What President Trump Doesn’t Get About America)”一文措辞更为激烈。文章开头称:“特朗普总统在本周五呈现了一个如此毫无风度且无视历史以至于令人不安的美国景象,他的演讲为他的任期带来的疑虑多于希望。” 肩负白宫重任特朗普仍然像竞选时那样只顾及支持他的美国白人,并刻意扭曲美国历史,无视过去曾经发生的不公正和近几十年来美国经济的复苏以及社会的进步。该文最后表示,周五之前的美国曾经是有梦想的,它在特朗普成为总统之前就是伟大的,在他的帮助下美国人将在未来使其更加伟大。
1月21日,《大西洋月刊》以“就职典礼与反就职典礼(The Inauguration, and the Counter-Inauguration)” 为题对华盛顿“女性游行(Women’s March)”进行了长篇报道。该文作者梅根·加伯(Megan Garber)总结称,这是一次大帐篷式的抗议活动,其中包容了很多不同的运动。这场源起于一名普通美国妇女在Facebook上发布的一个想法的反抗活动,最终演变成为了一场怀着沉重的目的却带有庆祝色彩的游行。一方面,这场游行刻意在很多方面和前一日的就职典礼保持一致,地点都在国会大楼、国家广场,路线也和总统就职游行一样。参加华盛顿“女性游行”的人数超过50万,超过了参加特朗普就职典礼的人数,并且,世界各地都出现了“姐妹游行”对此进行声援。据《华盛顿邮报》报道,全球范围内的参与者人数超过100万人。
参加华盛顿“女性游行”的人数超过50万。
梅根·加伯认为,在这个党派偏见和分裂极端严重的时刻,这次游行展示了另一种现实的开端,代表着希拉里竞选中展现的理念和理想,同时是对特朗普的政治反抗。“女性游行”事实上是一次非常传统的游行活动。这不仅体现在名人、行动主义者在国会大楼前演讲、表演,游行的人群举着标语牌、喊着口号,还因为参与者是为了很多相互关联的诉求而不是某个特定的原因进行游行。这些诉求包括女性生育权、性少数群体权益、移民权益、女性总体权益、环境问题、科学和事实真相。还有一些标语表达支持社会主义、反对富豪统治、呼吁友善、和平以及“美国已经伟大”。
文章进一步指出,参与这次游行的人数之众甚至比抗议的具体内容更为重要,因为特朗普自参选以来就对凭借名人效应所吸引到的人群规模津津乐道,而这次女性游行用庞大的参与人数进行了回击,并展现了团结的力量。游行人群中的一块标语牌上写着:“特朗普,你真的想要惹怒这么多女人吗?”跨性别法律中心的拉奎尔·威利斯(Raquel Willis)在演讲开头说道:“我希望大家用一秒钟看看周围。看看这些聚在这里表达立场的人们。这些是你在抵抗和解放运动中的同伴。”知名演员亚美莉卡·费雷拉(America Ferrera)在游行开始时说:“总统不是美国。他的内阁不是美国。国会不是美国。我们是美国。我们会一直留在这里。”
游行当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多篇评论文章。专栏作者佩图拉·德沃夏克(Petula Dvorak)撰文表示,“在女性游行中,男性是最重要的。”她认为这场游行最棒的地方在于有成千上万的男性参与其中。当她在现场问一个举着“我们是一样的”标语的8岁小男孩为什么来参加游行时,他说,“因为女孩做着相同的工作却不能得到和男孩一样的报酬。” 德沃夏克指出,对于长期的、未完成的争取同等权力、同等薪酬、同等机会的斗争而言,像这名小男孩一样思考的男性至关重要。今天的女性已经证明了在技能和耐力方面并不落后于男性,因此决定能否实现真正的性别平等的是男性的想法能否发生转变。
克莉丝汀·恩波(Christine Emba)关注的问题是“女性游行之后会发生什么”。“女性游行”无疑是激动人心的,问题是能否带来实质性的改变。恩波认为,这次游行带来了希望而不只是冷嘲热讽。特朗普当选后,很多人在经历了短暂的震惊之后就开始了行动。特别在千禧一代中,11月8日以后网络上的有关如何参与政治的资源分享暴增,诸如如何有效开展抵抗的新闻报道、关于如何参与本地政治的文件以及Facebook上关于可以联系哪位国会成员的行动条目。年轻人仿佛终于开始听从奥巴马总统的劝告:不要喝倒彩,去投票;还不行的话,就做点什么。就是这种精神使得这次游行得以举行。
恩波还指出,这次游行的参与者看起来明白只是游行是不够的,游行只是更大的计划的第一步。一个标语牌上写着,“今天我们游行,明天我们竞选。”尽管组织的过程中也存在分歧,参与人群可能“太白、太中产、太主流”,但这次运动仍然彰显着团结。2009年,茶党在奥巴马当选后的抗议起初规模很小,但最终孕育了一场重设共和党议程并将一波候选人送入2010年的中期选举的全国性运动。很多人认为茶党运动民粹主义的、反建制的情绪为特朗普的当选提供了舞台。特朗普当选后面临的反抗规模显然比奥巴马当年大得多,令人拭目以待的是,如此丰富的抵抗能否结出丰硕的果实。
皮凯蒂:民粹主义万岁!
托马斯·皮凯蒂。
2017年法国大选左派初选在即,《21世纪资本论》作者托马斯·皮凯蒂近日在其《世界报》博客撰文肯定极左翼民粹主义的合理性,从经济学角度为法国大选指点迷津。
还有不到4个月,法国就将迎来一位新总统。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当选之后,法国大选民调出错,玛丽·勒庞的民族主义右翼当选的风险并非不存在。而极左翼领袖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也被给予了一定的希望。这两位竞选人的共同点在于,他们都反对欧盟协定和当前系统下国家和地区间的残酷竞争,因此吸引了一批被全球化抛在身后的人。但两者也存在根本分歧,除去时不时爆发的分裂修辞和令人担忧的地理政治想象之外,梅朗雄显然倾向于一种更为进步和国际化的途径。
皮凯蒂认为,这次总统大选的危险在于所有的政治力量以及主流媒体会简单化地对这两名候选人大加挞伐,把他们一起放进贴有“民粹主义者”标签的盒子里。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中,这种政治辱骂在桑德斯身上凑效了,但这可能遮蔽根本性问题。民粹主义不过是发达国家的工人阶级对全球化和不平等加剧带来的被遗弃感作出的一种有些困惑但合法的回应。要想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必须引入国际主义的民粹主义元素,也就是桑德斯和梅朗雄所代表的激进左翼,否则就会倒退回民族主义和仇外。
皮凯蒂指出,自由主义右翼候选人菲永(Fillon)和中间派候选人马克宏(Macron)都将否认这一点,因为他们都会捍卫自己亲身参与的2012欧盟预算协定。他们声称代表着理性路线:只要法国通过开放劳动力市场、减少开支和赤字、取消财产税、增加增值税等措施重新获得德国、布鲁塞尔和市场的信心,我们的伙伴就会在紧缩和债务方面展现善意。但在皮凯蒂看来,2012欧盟预算协定是一个使得欧元区陷入致命陷阱的重大错误,因为这一协定禁止投资未来。历史经验表明,在如此巨大的公共债务面前必须采取特殊手段,而唯一的出路就是在连续几十年强制实行基本财政盈余,对所有投资能力施加重压。在1945至1955年间,德国和法国曾经通过取消债务、通胀、对私有资本的一次性课税等措施的结合成功摆脱了巨额债务,今天也应该这么做。
他最后表示,从更务实的角度而言,也应该参与政府左翼的初选。左派初选指定一名致力于深度重新审视欧盟规章的候选人是至关重要的。尽管还没有完全失败,但如果想要阻止国民阵线上台,行动已经迫在眉睫。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特朗普,就职演说,华盛顿女性游行,皮凯蒂,2017法国大选,民粹主义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