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VOICE》:救命啊,报警系统这么不靠谱

戴桃疆

2017-01-27 09:0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拍刑侦剧上瘾的韩国有线电视频道OCN推出的新剧《VOICE》无疑是给尚未过去的冬天添了一丝寒气。
故事聚焦于韩国报警系统,在一起案件中,应急报警中心的工作人员姜权酒失去了父亲、刑警骨干武镇赫失去了妻子。凶手是一个个性凶残、心狠手辣的快感犯,杀人好似城市钢筋水泥森林中的狩猎行动,选择轻量级壶铃做凶器,标新立异,自大狂妄。
案发不久,警方逮捕了一名疑犯,但出庭作证的姜权酒以声音不同为由,当庭指出被告席上坐着的并不是真凶,而是顶罪之人。就此,姜权酒与同为被害人家属的武镇赫产生过结。
三年后,赴美深造完毕回国的姜权酒升任应急报警中心黄金救援组组长,被降职的武警官也被调入这一机构。随着一系列救援行动的展开,二人的关系逐渐改善,凶手再现江湖,为了伸张正义、同时也是为了复仇,二人开始携手追凶。
金土剧《VOICE》每周五周六连更两集,单集时长一小时,在剧情编制上注意到周五播出部分与次日播出内容的衔接和连贯性,同时在周六播出的内容中设置悬念,尽最大可能地利用观众对于人物命运的关怀留住观众。
在视听语言上则充分体现了当下电视剧发展的大趋势——电视剧电影化。《VOICE》模拟胶片的画质,采用冷光源,画面不扁平,通过景深设置赋予画面丰富的层次,讲究构图,通过镜头语言切换视角,通过镜头的调度制造气氛的紧张感。通过对行凶动作的慢放以及对于凶器的特写镜头,即便是隔着屏幕处于绝对安全状态的观众仍然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当事人的心理状态,即便对过于血腥的画面加上了马赛克处理,视听语言所创造的临场感仍然将观众拖入无法自拔的恐惧。
在电视剧中,“黄金救援组”作为一支新设立的队伍,从成立到使组织有效地运转起来无不困难重重。这是韩剧,尤其是面向社会问题展开的剧集一贯的作风,它映射着韩国公务机关中存在的的官僚主义作风。
报警系统本身的问题及其执法系统协调的困难是真实存在的。韩国在2015年以前存在二十多个针对不同领域的报警系统。发生于2014年4月的“岁月号”沉船事件触发了韩国政府整合报警系统的动机,韩国复杂的报警系统每个系统分工各有不同,普通民众难以做出细致的区分,被困在“岁月号”船只上的公民拨打报警电话,接听方以报告事项不属于该系统处理范围为由并未作出对应处理,致使报警者未能获救。整合后的报警系统删去了那些拥有多达八位数报警电话的冗杂系统,仅保留三项,其中就有处于《VOICE》核心的112应急报警系统。
韩国社会曾试图要求政府学习美国的做法,所有报警系统进一步整合,合三为一。但由于实际操作过程中曾出现过因局部地区突发事件报警数量过大导致报警系统瘫痪的实例,一个报警系统一统天下便民措施被否决。报警系统整合磨合期长达七个月,以真实案例为基础虚构出来的《VOICE》里报警中心工作人员手忙脚乱、指挥和一线人员不协调的场景从某种程度上讲,不过是一种对现实逼真的再现,是瑕疵,但不是问题。
《VOICE》拥有诸多突出的优点,但是,它的缺陷也是不容忽视的。
最大的问题在于,《VOICE》缺乏具有凝聚力的人物。张赫饰演的刑警武镇赫血气方刚,看似冲动,但又能发现现场的细节从而对罪犯做出精准打击。编剧力求将这个经历过丧妻之痛的男人立体化,他是一个关怀被害人的好警察、宠爱儿子的好父亲,职业和家庭身份同时又成为他痛苦的全部来源,儿子患有绝症,加重了他的心理负担从而为人物酗酒提供了良好的借口。
除了警察局,酒馆是武镇赫最活跃的场所。以至于每次出场,张赫的表演都呈现出一种介于醉醺醺和刚醒酒之间的状态。莽撞成了酒鬼的常态,观众对他的冲动很容易就从理解过渡到厌倦。
相比武镇赫,李荷娜饰演的姜权酒这一角色更加单薄。实际上,这个角色才是《VOICE》的核心,从剧名到情节的展开完全基于她能够听见最细小声音这一设定。这一设定几乎是姜权酒的全部,但编剧却常常忘记将这唯一的特质贯彻始终,仅安排角色在报警中心接听电话时使用特质。
丧失特质的人物成了棋子,“编”的痕迹被暴露出来,仅为成为故事而创造戏剧性情节。姜权酒与武镇赫对应的是“智”与“勇”这两个特质,但两个角色都太过莽撞了,独断专行、一意孤行,以身犯险的举动由于太过愚蠢,大大降低了整部作品的层次。
“追凶”是两个主人公唯一的诉求,诉求的单一化使得主人公被时隐时现的真凶牵着鼻子走。整体呈现出一种为了追凶而追凶的狼狈感,故事理应为人物而存在,《VOICE》完全反了过来,人物为了成就故事而存在。既然人物不过是故事的棋子,就不要怨观众手下不留情地弃子。
既然细小的声音都统统无法逃过女警官的耳朵,连嫌疑人从背后接近并持刀胁迫都无法察觉,实在说不通。
《VOICE》存在的另一问题在于对报警者的塑造上。对于身陷险境这一事实被害人多少都有过错,年轻女性们不是为了求财而援助交际,就是因为生活作风开放引火烧身,从戏剧原理角度,对被害人背景的补充可以增强悬念和戏剧冲突,但从社会心理角度,却从另一个侧面降低了观众对受害人的同情心。
有时为了煽情,安排生命垂危的受害人说出大段大段台词,观众一面瞪眼干着急,一面又会产生剧情有瑕疵、失真不谨慎的心理。越是想成就戏剧感,反作用力越大。
无论是从戏剧角度,还是从刑侦题材方面,《VOICE》都有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这些瑕疵的确影响整体效果。它的缺点是国内类似题材的前车之鉴,优点更值得国内同类题材好好学习。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VOICE

继续阅读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