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拉英国联合研制空对空导弹,背后真意是“重建正常国家”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千里岩

2017-01-25 17:3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据日本媒体日前报道,日本与英国将于今年内完成共同研制“联合新型空对空导弹”(Joint New Air-to-Air Missile,简称JNAAM)的可行性评估。该项目旨在结合欧洲“流星”空空导弹和日本AAM-4空空导弹的相关技术,研发更为先进的空对空导弹。
联合研制的导弹是哪些战机的“武士刀”
“流星”配备主动寻的雷达导引头及双向数据链,可进行超视距攻击,而日本倾其工业能力研发的AAM-4B更是世界第一款采用有源相控阵雷达制导的空空雷达,具备很高的制导精度与抗干扰能力。二者之间的合作也可谓是“强强联合”。
原本英法德意等6个欧洲国家合作研发“流星”导弹的目的,与日本在引进美制AIM-120导弹之余还独立研发AAM-4目的基本一致,那就是都在追求一款能够同美国AIM-120和俄罗斯R-77空空导弹匹敌的先进武器,以加强防卫自主性和军火市场的竞争力。无独有偶,而日本此举的目的同样意在强化国防自主。
不过仅仅一款空空导弹无论如何也不能真的解决“防卫自主”这个问题,只能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而已。毕竟导弹首先要受到载机的限制,目前战斗机正在迅速向强调隐身性的“四代”跃迁,而欧洲和日本在这方面最现实的选项是采购美国的F-35战机。如果这一款日英联合研制的导弹无法与F-35的火控系统或者内置式弹舱相匹配,那么很显然就只能留给虽然目前仍大量服役、但是行将过时的“三代机”使用。从经济上来说,这是一条死路。
日本在引进美制AIM-120导弹之余还独立研发AAM-4中距空空导弹。
当然还有其他方法让这个导弹找到存在的空间,那就是日英双方必须坚持“四代机”自主。众多关于F-35项目评论中经常会提及,不论F-35未来实战性能究竟会如何,甚至经济性如何也不好说,但是至少目前从营销战略上,F-35已经将美国欧洲盟友们的各项未来战机计划扼杀。比如德国的MBB公司研制的“萤火虫”方案,英国的BAE公司的隐身战斗机方案,以及瑞典的FS2020方案,在美国提出向盟友开放F-35项目之后纷纷流产。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并没有步了欧洲的后尘,反而秉承战后“重新武装”的路数,坚持主战武器必须有自主开发项目。不过由于战后特殊环境的限制,日本除了自身没有实战经验,也因为实际上禁止武器出口的“武器出口三原则”的存在更不可能间接获得相关经验,加之任何项目开发的独立性都要受到来自美国的挑战,因此日本的相关设计能力和指导思想始终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作为日本在隐形战机上“坚守”的成果,经过历时长达20年的开发,“心神”验证机终于在去年年初正式亮相。只是很不幸,虽然号称用了大量先进技术,诸如“智能蒙皮”、“机体结构使用陶瓷和碳化硅系复合材料”等等,但是不论从机体的气动外形还是发动机的功率等等诸多方面看来,“心神”终究只是能够是一个对于许多新技术的“验证”机,根本没有可能发展成为真正的“四代机”,是一堆新技术的失败堆砌,或者不客气的说这是一条设计思路上的“死胡同”。
“心神”隐身验证机是日本对第四代隐身战斗机的探索。
不过,日本未必会真的在自主开发“四代机”问题走进死胡同。近日有消息称,“英国BAE公司把自己的五代机概念方案和RCS模型一并打包卖给了日本人。”如果此事确凿,日本在基础力学、材料、发动机、电子系统等方面较深的技术储备,如果能够在来自航空工业底蕴雄厚的英国BAE公司的方案指导下进行有效整合,或许能够拯救一下日本“四代机”的自主问题。
如果日英的合作在未来可以开发出一款与F-35分庭抗礼的“四代机”,那么联合开发的导弹有了用武之地,并且这种飞机存在着“返销”到英国甚至欧洲的可能性,最重要的是在“防卫自主”上,日本迈出了重大的一步。
醉翁之意不在酒
一般来说,合作开发武器显然是一个获得伙伴方技术的好方式,但是“军贸”对于武器技术的意义往往会被忽视。其实在“军贸”的产品和市场互动之间,不仅仅能让开发者间接获得实战检验和教训;“军贸”客户的要求更是可以让武器开发者看到他们对于未来战争模式的分析和判断,如果这个客户有着丰富的战争经验,那么他们的这种分析判断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这是“军贸”中一笔无形的财富。
自从安倍政府在“重新武装”的道路上骤然加速以来,特别是2014年4月“防卫装备转移三原则”的通过,日本长期实施的实质上是禁止武器贸易的相关法律已经被废除。根据新规,日本可以与外国共同开发和生产武器装备,并进行武器出口。日本迅速于去年开始尝试向澳大利亚出口潜艇,虽然最终没有得逞,但是通过这番尝试,在上述方面日本也并非一无所获。这次与英国合作研发JNAAM导弹,不仅仅是日本军工业走向国际舞台再次尝试,更是在为日后更加宏大的目标铺路。
安倍政府在“重新武装”的道路已经越走越远。
毕竟,“赚钱”绝对不是日本废除“武器出口三原则”的根本目的,“重建正常国家”即再次完全军事化才是安倍的目的。这个军事化不仅仅是军队和装备,更包括对于“盟友”和“假想敌”的选择权利。
就目前阶段来看,除了美国必须担任“盟友”之外,日本也在追求其他选项。去年10月,4架英国“台风”战机飞抵日本与航空自卫队展开联合演练,成为二战后除美军外首支在日本本土进行演习的外国空军。
从2015年开始,日英两国每年年初定期举行外交与国防大臣级“2+2”磋商会议。《卫报》援引英国国防大臣迈克尔·法伦的评论称,日本是英国在亚洲最亲密的安全合作伙伴,两国将深化防务方面合作。
为什么会这样?恐怕我们首先还必须纠结于“正常国家”这个词汇,很显然目前日本自认也不是“正常国家”,只是作为美国的“附庸”存在于东亚,对于美国的各项政策,日本多数只有认真追随的可能。说的严重一点,战后不断强调“美英特殊关系”的英国,外交政策独立性即便比日本好,恐怕也是比较有限的。
但是目前的美国正在发生着许多变化,新任总统特朗普早前发出的信号中,很明确的一项就是“盟友们要加大对于防卫义务的分担”。除了诸如“美国可以从日韩撤军让他们自己承担防务,或者提高他们负担美军驻日韩部队军费比例”等言论之外,日前他更是对北约因为同样问题而说出“北约已经过时”。
日本研制的轮式突击炮。
相信未来的世界里,日本和英国这样美国的盟友显然更需要互为盟友以便“抱团取暖”,唯有如此在面对美国的类似“勒索”时候进行抵抗或者在世界其他事务中发出自己的声音才更有力度。可见导弹虽小,日本未来要做的文章恐怕不会小了。
可是,美国会不会对日本彻底放手“重新正常国家化”呢?这种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根据日本共同社19日独家报道称,日本自卫队以台海发生战争为背景,举行了三军联合司令部演习。据报道,虽然该演习并不实际调动部队,而是在司令部内部以桌面演练的形式实施。但是演习设想包括台海爆发战争后,自卫队协同驻日美军进行程度不详的干预行动,只是由于美军此次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美军的运用演示由自卫队代为完成。
从2015年9月通过安保新法案以来,日本不仅通过解禁“集体自卫权”为自己重新武装扫清了法理障碍,更消除了地域和目标的限制,理论上目前日本自卫队甚至可以为了支援“盟友”而主动发起进攻。这一系列安保法案中,反复念叨的一个关键词就是“周边有事”。
很显然,让美国对日本“正常国家化”松绑的动力,就是他想降低自己遏制中国崛起的成本。只是美国这么做也是存在一个风险的——如果“正常化”之后,日本还会是“附庸”么?
其实早在一战之后,英国对于德国的态度就是日后纳粹德国能够再次发动战争的重要便利条件,美国还记得这段历史么?
责任编辑:李佩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日本,英国,导弹,日英同盟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