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林行止鸡年说鸡:“明天的鸡”和“鸡道”

林行止

2017-02-01 09: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清乾隆 天鸡形玉尊
在“明天的鸡”比赛中脱颖而出的鸡,成为现代鸡(modern chicken),如今在超市出售的冰鲜鸡,大部分是这种鸡。
现代鸡“四肢”(双翼两腿)发达(肥大),以在“好食好住”也可说是娇生惯养的环境下长成,它们被鸡农宠坏了,饱食终日、不必(能)活动,因此“快高长大”。这些“无所事事”且缺乏活动空间的家禽,或天天下蛋或等候被宰。为了迎合市场需求及垄断市场,在五十年代开始,已企业化的美国鸡场养鸡的数量,从两三百只至数百万只(分数“鸡棚”饲养),过往的“走地鸡”可能十多年(已过生殖期)才被送入屠房,现在住空调鸡屋饱食之余尚定时“进补”的鸡,六七周便可上市。美国亦是世界最大鸡场泰臣(Tyson Foods)的同名创办人“对家禽毫不动情”,他的座右铭是“把它们养大,宰而卖之同时赚它几文钱!”便是如此简单,2012年泰臣每周卖出四千一百多万只光鸡(broiler chicks),全美三百多鸡农2012年的光鸡总销量达九十亿只,鸡肉净重三百七十亿磅,总市价七百多亿美元!在“明天的鸡”选出之前,平均饲养七十天的鸡才重三磅一盎斯,每磅鸡肉需食三磅鸡粮;现在标准光鸡五磅七盎斯,饲养期只需四十七日。去年3月中旬BBC有电视节目《十亿美元的鸡生意》(The Billion Dollar Chicken Shop),指有的“家乡鸡”供应商为了鸡肉培养出六翼六腿及巨胸的“残体(变形)鸡”;又说饲养三十五天的鸡便可送进屠房(但未说明重量),而每二磅鸡粮便长一磅肉。大量繁殖加上成本下降,鸡肉价格相应下挫,而这种良性循环意味鸡肉消耗量日增,令养鸡业愈趋蓬勃而且环球“开花”。
汉晋 鸡鸣锦枕
为了鸡的快高长大,鸡农还发明了“鸡眼镜”,以有色塑胶片遮去鸡的视线,令被“囚”于不见天日、完全没有活动空间樊笼内满地排泄物的鸡,不会互相啄伤,只能“有秩序啄食”。这令鸡只食不动更不会互啄,如此更易长肉进而缩短饲养期!至于用毒气“劏鸡”然后斩成若干件包装出口的过程,毫无“人性”,更令人惨不忍睹……
本书特别提到每天“制造”一百万只光鸡及三百万只蛋的沙特阿拉伯Fakieh家禽农场,和大多数落后地区的鸡场一样,场主只求货如轮转,顾不了“鸡道”,暗示沙特鸡受到“不鸡道”待遇。至于屠宰——从活鸡变成光鸡——过程,作者似不欲多言,只引述孟子的话:“君子见到活的飞禽走兽,便不忍它们死去;听到它们哀叫,便不忍食其肉。所以君子总是远离厨房。”(按:见《孟子》的《梁惠王章句上》:“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除了偏爱“生劏鸡”的港人,如今世人都是孟子的信徒,食鸡不愿见活鸡,吃蛋从未见母鸡。换句话说,世人大都“远庖厨”。正因此缘故,光鸡(及其他食物)都从远处运来,这带旺了水、电、饲料、清洁系统、公路、铁路、货船以至货机等诸种行业。从此角度看,人类食用愈多经济愈旺,是理当如此的。
明万历 五彩凤鸟门鸡纹葫芦壁瓶
除了梵蒂冈和南极,世上每一角落都有鸡的踪影,而无鸡之地的人民不等于食无鸡,换句话说,鸡是世上最普及的食用家禽。此家禽的元祖何来?虽然最新发现显示万多年前我国黄河一带已有家鸡,但一般说法元祖鸡是散见于中南半岛、印度、印尼及我国的云南、广西和海南岛的红原鸡(亦称原鸡,Gallus gallus),一种羽长体小内部结构及啼声与现今的“家鸡”(Gallus gallus domesticus)相仿在热带林区繁殖的“走地鸡”,而东方这种“只能作短距离低飞的鸡”(据传为北宋吕蒙正撰写的《寒窑赋》有“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之句)能横跨全世界在各处落地生根,根本原因在其有可口、有益、易饲养而具很高经济价值之故!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现代鸡,走地鸡,鸡眼镜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