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校员夫妻连续十二个除夕上夜班

刘桥斌/北京日报微信公号

2017-01-31 19:10

字号
夜班难熬,除夕夜班更难熬。
却有人不经意间已连续熬了12个除夕夜,而且还是一对小夫妻:北京日报检校员刘彬和安然。
刘彬和安然夫妻俩除夕夜校对报纸大样。 人民日报 图
除夕晚上9点,央视春晚正热闹,窗外不时地闪耀着绚烂的烟花,刘彬和安然已到达办公室。和往常不同的是,小两口今天穿得特喜庆:安然一件红上衣,刘彬的黑色毛衣上绣着一只红头大公鸡,“除夕值班得穿得有点年味儿”。
报纸春节期间版面虽然不多,但因大多是关于除夕夜的新闻,所以稿件提交得都比较晚,最后一篇市领导检查除夕夜烟花爆竹燃放情况的稿件,上版时已是大年初一凌晨2点50分,经过紧张而忙碌的三校三审到最后付印,时针已指向凌晨4点半,离开办公室时已是早晨5点。
就这样,他们在校对、检查、堵错中从猴年跨入了鸡年。
说起这12年他们是如何坚持过来的,话匣子还没打开,“职业病”先犯了,小两口掐着指头数了起来,“真没刻意数过,还是数清楚了,免得出错了闹笑话。”
“第一次上除夕夜班是2006年,那是我到北京日报工作的第一年,对什么都好奇,想体验一下,就申请上了除夕夜班。”说起第一个除夕夜班,安然还有些兴奋。
刘彬2001年参加工作,安然和他一个部门,“2007年安然上第二个除夕夜班时,我们刚开始谈恋爱,就是想多争取点时间在一起,除夕夜班自然不能放过。”
这段办公室恋爱一谈就是三四年,除夕夜班也一个没落下。
2009年刘彬和安然结婚。部门领导想照顾新婚的小两口,起初排春节值班表时本没安排他们除夕值班,可最终在他们的争取下还是“如愿以偿”。
“除夕我们一般安排6名校对员上班,如果我们不上班,意味着6个家庭不能团圆,如果我们上班,就能减少两个,且我俩在一起也算团圆了。我们部门都是北京人,都希望一家能团团圆圆,牺牲点个人,能方便同事,也挺值得,跟同事们在办公室团圆也挺好呀。”小两口跟部门领导这么一说,把领导和同事们都感动了,“那你们还是除夕值班吧”。
刘彬和安然都是独生子女,虽然是北京人,但平时不和父母住在一起,过年他们不回家。起初父母也问,为什么除夕你们都值班,能不能跟领导提提。他俩就赶紧给父母做工作,“单位领导特器重我俩,我们得好好表现,支持领导工作啊……”父母说不过他俩,也就默认了。“以前年纪轻不懂得心疼父母,这几年看着人家都和父母团团圆圆,有时也觉得挺愧疚。”
在父母眼里,小两口是他们的骄傲;在工作中,领导同事对他俩也是赞不绝口。
“业务上,他俩是骨干,刘彬是副科长,安然多年一直负责校对头版,没出过差错,还被评为‘北京日报最佳堵错能手’,两位都是多年的年度优秀员工。”北京日报检校室主任孙承祥说起小两口,赞赏之辞溢于言表,“他俩都是党员,确实有奉献精神,夫妻俩连续12个除夕上夜班,在全国新闻单位估计也少见。”
校对科科长张京燕还特意夸了夸安然,夸她不仅踏实仔细,而且还很用心。安然自创了很多提高检校效率的小方法,比如一些新词汇和新提法,安然总是会把最准确的做成小纸条贴在工位显眼的地方,校对过程中一有疑问,抬头就能核准,这样既准确又节约时间。
听到领导和同事们的表扬,小两口微微一笑,“谁让我们是全国优秀检校团队呢。1995年,我们检校室的丁世群老师还获得了第二届韬奋新闻奖,这可是全国第一个获得韬奋新闻奖的检校员哦!”
熬了12个除夕夜班,记者问他们准备坚持到哪一年?快言快语的安然说:“只要工作和身体允许,我们希望能坚持到退休!”
(原题为《检校员夫妻:连续十二个除夕上夜班》)
责任编辑:张珺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检校员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