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科幻春晚10|抽中SSR后失踪人数已超过100

郝赫/“不存在”微信公号

2017-02-01 15: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还记得去年春节期间,“未来事务管理局”在网上举办的中国第一台科幻春晚吗?他们又回来了。
“2017未来事务管理局科幻春节联欢晚会”将一路高歌到正月十七。澎湃新闻也再次和未来事务管理局合作,参与到这台最有年味的科幻春晚当中。

高小山:比特洪流是赛博朋克世界的视觉奇观,然而跳入其中却需要远比水性更复杂的求生技巧。本文有少儿不宜情节,未满18岁读者请背着爹妈看。
四郎探母
表演:郝赫
未来局签约作者,代表作《完美入侵》,《不可控制》,喜欢写一些稀奇古怪的世界。

“问题在哪儿?”简踢开脚边的性具,看着那根假东西划着弧滚进堆在床边的蕾丝内衣里。和所有吊丝一样,这死胖子把个人空间弄成了一个淫窝。一链接进来,这里弥漫的费洛蒙就差点把她呛掉了线。她讨厌这种任务。
客户没在意她不耐烦的语气,而指着右边尖叫道:“全他妈是了!”
他指的是方舞台,和寻常色情俱乐部里的一样。显然这胖子没什么见识,和她以前处理过的那些满是异种雌性的变态空间相比,可以说是想象力匮乏。不过这样相对稳定,不会因胡乱搭配、修改使得空间错误频发,或是由于加载了某些含有恶意代码的模块而被人入侵。简讨厌那些能力不足,又总喜欢DIY的家伙儿。胖子这点做得不错,可审美却不怎么样。舞台上那些赤裸的女孩一个个浓妆艳抹,夸张的头饰下,脸涂了厚厚的一层白。头发模块的选择很不自然,像是浸满了胶水又经风干后的黑色绸缎。
DIY的诡异女孩儿。(来源:《银翼杀手》)
“全是什么?”她扫视了一圈,没发现有明显的入侵痕迹。当然,一些恶意代码会隐藏得很好,但她不准备为这种羞耻的空间浪费精力。
“那种装饰。”胖子嗓门高得像只受了惊的猪。“那不是我设计的!是在找你们前,突然出现的。开始时只有一个人。”
简扬了扬眉毛。这似乎有点意思。她跨上舞台,穿行于这些相互纠缠、爱抚的酮体之间。“最早出现的是哪个?”
“鬼知道。她们都他妈一个样!”
“仔细看,她们头饰有区别。”
“可谁他妈会去注意那个!”
“我。”简很不客气说:“如果头分不出来,就看别的。胸、臀、肚脐、腋窝,甚至是下阴。这你应该很熟悉。除非你喜欢群P克隆人,不然每个姑娘都会不同,不是吗?”
胖子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紧跑几步来到台上。“这个。”他从扑上来的玉臂白腿间挣脱出来,指着人群中间说。那女孩的头饰是块宽板,正中间有朵淡粉色的大花。描眉眼影间,透着狡黠。
“你最近有卖过新的模块,或是加载过辅助程序吗?”
胖子把头晃得像得了帕金森症,但简知道客户从不会说实话。她伸手将女孩拉出缠绵在一起的人团,而女孩一瞧见胖子又要扑过去。
“进后台!让这些该死的程序停下来。”她冲着胖子大喊。
等胖子手忙脚乱地把一切静止时,裤子已经被褪下来了,女孩的头饰正顶在他肚子上。“它他妈想吃了我!”他几乎要被吓哭了,“它一定是要吃了我。我从没把它们设定成这么饥渴。”
“你看起来很美味哦,要不要我‘吃’掉你?”(作者:Nielsen Martin)
所谓吃,不过是意识劫持的通俗说法。一些技艺高超的小偷和暴徒,会利用漏洞修改空间,反制主人,使其隔离,无法退出下线,以此来获得想要的秘密或者勒索。但就眼前这胖子来说,简实在不想出他有什么值得黑客耗费精力来劫持的。
她嗤了一下,让对方保持安静。
在后台模式下,空间变大了许多,模块间彼此分离,露出里面的连结方式。她用颜色标记不同的模块,并按修改时间排序使其靠近红色或是蓝色。于是眼前这个构建女孩,就像是个彩绘的拼装模特。当然再深入进模块内部的话,那不过是一大团编码数据。
从标记看,脸部和头发模块并不是新加入的,但确实刚刚被修改过。她依次看过来,面前女孩的头发是最早发生变化的。一切的源头都在这。她小心的探入,一条一条的审查编码,最终拉出来一朵小巧的珠花。“这是什么?”她问。
“呃……一种复古风的装饰。”
“你说你没买过新的东西。”
“这是送的。官方商城里的新年抽奖礼物。”
简搓了搓珠花,发现触碰的指尖竟在被修改。她皱了下眉,不动声色地给自己加了层保护,边说:“好了,问题解决了。”
“可这还没恢复原样!”
“那是你的事儿,我只负责清除源头。你要是不满意可以去公司投诉。”她不愿再和这猥琐的胖子废话,便直接下线了。
女孩儿的头发最早发生变化(插画师:Nadiezda)
之后,她将情况说明和珠花程序提交给了公司。那玩意儿怪得很,侵略性不仅强,而且极为隐蔽,似乎还含有大量的信息。从那些裸女完全不同的头饰和妆容就能看出,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只会自我克隆的病毒,可它又那么小巧。简自觉她很难做得到,所以这就不是她一个小技术服务人员能参与的了。
然而只过了一天,她就被公司领导层叫过去开会。原以为是那个死胖子的投诉,但投诉不会引来安全部门。
安全部的官员是个一女人,她还带来个七八岁小孩,这让简很诧异。女官员没在介绍上浪费时间,而是开门见山说:“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哇!”简受宠若惊地吹了一声口哨。她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客气的安全部官员。
似乎时间紧迫,对方几乎没有停顿就接着说:“昨天至今,突发的意识劫持案件已有上百起,这个数字目前还在增加。所有人受害人在被劫持前,都申请过个人空间问题排查,而且都有抽中商场的新年礼物……”
“所以那死胖子还是被吃掉了?”
女人点点头。“我想你已经知道我们过来的原因了。”
“可我不觉得能帮上什么忙。你们应该去查商场的产品设计部,黑手估计是最近离职的某个家伙儿。”
“事实上,商场准备的礼物是套皮肤模块。至于追查嫌疑人,由我们的另一组负责。我们需要你,是因为在所有的劫持案件中,对之前问题申请有过回应的唯一记录是你。”
“也就是说只有我一个人在辛勤劳动?”简看向坐在一旁,一言未发的公司负责人,随后转过头说:“他们没给你那朵珠花?”
“给了。那个对我们帮助很大,尤其是另一组的同事。”女官员说。
“那我没什么用了。”
“恰恰相反。我们现在最大的难题不是追捕,而是救人。这次被劫持的人数实在太大,若不能及时有效地救援,我们面临巨大的舆论压力。虽然有那朵珠花,但要通过程序反推来找破解的方法太过耗时。我们等不了那么久,舆论也等不了,受害人更等不了。所以不得不兵行险招,但贸然进入未知的被劫持空间是极具危险的。尽管我们做好了牺牲的准备,却也容易波及受害人。还好我们发现了曾与变异空间有过接触的你,这将大大降低救援的风险。”
“你的意思是让我进去救人?”整句话简是用鼻子说出来的。
“不,只是带个路,并为我们的人介绍那个空间的情况。”
“介绍空间的话,不用进去。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们……”
“完成这个任务,你就是主管。”公司负责人这时插进话来,“享受公司高层待遇。”
“介绍空间的话,不用进去。我现在就能告诉你们……”(作者:Zack Kotze)
天杀的资本家!他们肯定在她进来前,就已经把她卖了。简扭头冲负责人做了个假笑,索性放开胆子说:“再加20%的股票期权。”
 “那不可能!”负责人断言拒绝,但很快在女人的注视下妥协下来。“最多3%的。”
“低于10%免谈。”
简看着对方咬着牙点了点头后,对女官员说:“你们想什么时候开始?带谁?”
“可以的话就现在,”女人说着指了下旁边一直呆坐的小孩,“带他!”
“开什么国际玩笑!”她瞪圆了眼睛喊道。
“放心。他比你想象的厉害。”女人说。
然而直到连进那胖子的空间,她仍猜不透安全部到底在搞什么。说了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后,就让她带着一个孩子进来送死。那孩子似乎还有点傻,至少给人的感觉不怎么机灵。
而此时空间的变化可谓巨大。原本随处可见的成人用具、情趣衣物都已消失,应该是被入侵程序作为资源重新分解利用;登陆点正对的大床和挂满镜子的墙壁也都不见踪影,只能看见一片没有边际的白茫茫;唯独舞台还在,变长变宽了不少,两侧更多了厚厚的帷帐。姑娘们都已穿上衣服,多是远古风格的长裙,袖子更是长的要命。不过配上之前那古怪的妆饰,倒也不显突兀,反而两相呼应,有种说不清的妩媚。那胖子此时也是一身古怪,脸上挂着一大串胡子,被那头顶带花宽板的女孩拉着,站在舞台中央,表情僵硬。一阵阵清脆高昂的鼓乐声,从舞台两侧传来。不过仿佛资源破损了一般,曲调总是卡在一个地方,而后又重头开始。
唯独舞台还在,变长变宽了不少,两侧更多了厚厚的帷帐。(摄影:Trey Ratcliff)
简吸了口气,决定在行动前说点什么,既鼓励自己,又能安慰孩子。“这空间其实不复杂,大致情况我在提交的报告里都有描述,里面的虚拟人物均受到污染,形象和现在看到的差不多,不过没有衣服。这里原本少儿不宜,目前看还有点诡异。所以我要是你妈妈,就不会那么放心让你进来。”
“我想你误会了。她不是我母亲。”一个沙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要比她、比你都大。”
那嗓音就像是外祖母弥留时嘬咀牙床的呻吟,让人不由地打个冷战。她想起那些流传已久的都市传说:一伙儿舍弃了躯壳的疯子,在网络中游荡了成百上千年。他们掌握难以想象的资源,却从不显露人前,只是偶尔会借用他人的身体回归人间。
“你是大妖?”
“这是如今你们对我们的称呼?”对方没正面答复。
不过当他走入视线,简就觉得这个称呼没错。因为他的形象更像是水母和章鱼的结合,伞状体下的触手至少超过二十个。“吓到你了?”他注意到简的惊讶,“主要在网络数据里,人类的姿态实在是很不方便。”
“还好吧。至少还没超越人类的想象。”
“的确,活得越久就越难颠覆想象,这是上帝对人类的限制。”感慨后,他又问了几个关于之前空间状态的问题,便飘到舞台前说:“京戏啊!”
“那是什么?”
“京戏啊!”(插画师:xxun)
“一种早已消失的表演形式。若不是早年我为了那些收藏癖的富翁深入过废海,还真不知道世界上曾有这种东西。我们丢掉了太多的传承。”
“废海呵。”简已很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尤其在父亲离开后。那里是数据的坟墓,由一切被删除后没能及时回收的资源汇聚而成。没人知道它是何时出现,又是如何形成的。有专家说这是信息进化的结果。联合政府曾想在根源上解决它,但却发现尽管数据上是纠缠连绵的,可外面的硬件区域则是细碎的,分散于全球各处。于是她们这种处理、回收资源公司才会适时而生。而废海仍在缓慢的增长,没有人敢过于深入,只有些走投无路的拾荒者在它边缘捡漏淘金。当然,也有无畏的勇者。所以听大妖提起过往,她禁不住想要问问他是否认识父亲,好在最终忍住了。
大妖分出几只触手,按在舞台上。台案便如同石头落入水塘,边缘泛起一阵阵涟漪,很快这些涟漪又从远处涌了回来。大妖的伞状体开始闪烁,不时有一两支触手插入其间。等恢复原状,他大笑起来。“真有趣!”他说:“和预想的不一样,这不是主动劫持。珠花所修改的数据都只为了搭建这块舞台,它同样也不是困人的牢笼。有点儿像玩游戏,只要按部就班地跟随设定走就能通关。”
“但玩游戏可不会退不出。”
“所以这更像是个恶作剧,不通关就出不来,而在这里需要把这台京戏演完。想来会被困在里面,是没人知道京戏是啥东西了。就算知道,估计也不会唱。这胖子还算幸运的,你及时拿走了珠花,所以他不需要唱整出戏。”
“这胖子还算幸运的,他不需要唱整出戏。”(插画师:hyxhoratio )
“就算如此,听起来他似乎也永远通不了关。”简可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乐的。在她看来,这更像是从墓地中爬出来的古老亡灵。天知道还有多少这种早已被人类忘却的东西。或许只有老不死的妖精,才会觉得有趣。不过这些还轮不到她操心。唯一欣慰的是这次任务比之前的要轻松,但舞台上那些怪模怪样的人仍让她很不舒服,只想快些离开。“我的任务应该算完成了吧?”
“是的。”
“那等我离开后,你再把他救出来。我不想让这猥琐的变态再看见我。”
可大妖却没再解析舞台,而是伴着锣鼓声跳了上去。“不着急,难得有这么好玩的事情。这让我想起了一位老朋友。你也可以留下来,听我唱戏。记录里这折戏应该叫《西皮-坐宫》,据说非常好听。”他那自负的口气和安全部女官员如出一辙。
“还是不了。”简耸了下肩,决定还是不接受这种未知艺术的洗礼。下线时,似是而非地听到大妖那沙哑的音色吼了一句“豫剧是什么鬼!”
这就开唱了?但她不觉得有大妖说的那么好听。毕竟这东西已绝迹百年,人类的审美也早已发生变化。出来后,她如实地上报了情况。显然,安全部门与大妖也只是合作关系,拿他没有办法。
之后她便彻底地与这件事剥离,过起了无所事事的高层生活。然而一个月后,还能在新闻上看见此次事态的报道。看起来救人并没大妖说得轻松,也有可能他玩心太大与安全部门闹崩了,又或者他提到的那个老朋友再度出手了。但这与她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她很享受现在的生活,除了偶尔想起父亲。
科幻春晚主会场 (扫码关注“不存在日报”公众号)
科幻春晚分答分会场
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红包群)
微信搜索【ID:FAA-110】添加未来局接待处为好友。申请入群请对暗号:澎湃与你同在。未来局接待处将邀请您加入科幻春晚微信群分会场,当天演出的科幻作家将进群与各位读者交流。
同时,此群将与【除夕夜央视春晚】同步,从20:00至0:00每逢整点发送红包,手慢无。
“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
本届科幻春晚还设有“我最喜爱的科幻春晚节目”评选。您可以在科幻春晚主会场找到投票链接,选出自己最喜爱的作者作品。
责任编辑:陈诗怀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