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进国:闽台两地妈祖庙联谊,促进乡贤参与农村慈善

陈进国/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宗教人类学》主编

2017-02-06 14: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之一的泉州永春,有一条叫碧溪的清澈小河,从一个叫外碧的古老村落蜿蜒而过。这是生我养我的远方。几十年来,我因长期在外游学,特别是北漂燕京之后,故乡于我,似乎也变得更为迷离了。记得读博士时,经常要翻闽南的族谱,总会看到一首《迁流诗》,其中印象最深的诗句是:“骏马登程往异方,任从胜地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身处他乡是故乡。”因生计而迁流,进而落地生根,似乎是闽南人骨子里附着的文化基因,不因时代而迁流。
缘于一个偶然的原因,这几年我和故乡又有了一些远距离的莫名的牵连。依旧是若即若离的情绪,仿佛五月的梅子依旧尚未熟也,因此也不知其真正的酸味。大约是2011年1月,我因携妻子归家认祖,便顺路去拜访了家屋对面的境主庙——陈坂宫,也因此与几位庙首结了一段剪不断的因缘。一则碍于熟悉人粘贴上的“脸面”,二则多少有文化反哺的一时冲动,我甚至衍生了一个小小的文化创意,居然返其道而行之,帮忙从台湾的新港奉天宫分灵了一尊妈祖圣像。从此,这个山村便凭空创生出了一个“开永妈祖庙”,域内外的乡贤乡友们,也被渐渐地搅动起来了,不时地参与乡村的慈善和敬老,乃至跨境的游神,甚至亲自跑到遥远的海峡对岸进香。
位于泉州永春县外碧村的“开永妈祖庙”
乡村的悠远的历史渊源和种种民俗记忆,也因我的历史博士出身而变得越发清晰起来了。而定居于田中聚落的陈氏宗亲,更因我的一个大胆的建议,而开展了海内外的磋商,共同献出了自家的祖厝,开始忙碌起“乡土记忆馆”的资料搜集工作。最近,陈氏祖厝的大学“调研基地”和“儒学社区”的招牌,也悄然挂了起来。而我的学术野心已被悄然地激发,期许来日,能为地方父老,写写碧溪两岸的迁流史、精神史。
台湾新港奉天宫开台妈祖庙、福建陈坂宫开永妈祖庙参加第六届海峡论坛妈祖文化周,泉州天后宫巡游
我渐渐愿意将故乡这些岁月的“渐变”,视为一种“文治构建”的尝试,虽然乡村的“斯文”之气脉,自古就藏存在每一家族或宗姓的祖厝、祖坟和宗祠里,藏存在每一座古庙小庵的签诗、对联和石碑里,藏存在年复一年庆祝的岁时节日里和日复一日传颂的俗语歌谣里。从长长的海峡对岸,牵一根长长的红线,在碧溪边上盖一座妈祖庙,只不过是在旧有的“斯文”土壤中,添种一粒新的“文化种子”罢了,她能否生根、发芽,能否成长为一棵可以荫凉的树,却只能凭依于这片土地之土层的厚度和在地人群的呵护了。而引种的人,既然身处他乡,哪怕倦倦不舍,终究要坦然地离去,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古人云,乡里者,良人之所也、宾客之所也。乡村中国,大抵因二千年以来的“书同文、车同轨”的文明规制,她总是低调地伏藏着自己的生机,默默地送走自己的游子,而任由自然的雨水和野草,又将故宅和旧坟的记忆无情地掩去。然而,甘于清贫的乡村却固执地保存着关于文字的种种固执的眷念,诸如小的不起眼的惜字亭、诸如漫漶不清的故碑、诸如婚丧喜庆祭用的古奥的表文……
因此,凡是涉及乡村文字的刻录事宜,不免就带上了端整严肃的丰碑性,平素衣冠不整的礼(理)生和道(师)公,也仿佛一下子“斯文”起来,平时不常用甚至念不明白的繁体字、一板一眼的书法,特别是“之乎者也”的古体文,也一下子“复活”起来了。其实,真正的“斯文在兹”,只是远方的我们在城市中汗漫惯了,久陷于优等生的自满而不知也。而一旦你不能适度地表达“斯文”,你恐怕也将“有辱斯文”,甚至“斯文扫地”了。这或许是乡村底层之“斯文传统”最为固执的一面吧,因为乡村人同样念兹在兹,如何因述而作,让共在的时间沉淀为集体的历史。
于是乎,在闽南乡村添设一座庙宇,不只是简单地倡议、表率,其实如何撰写“又繁(体)又古(体)”的碑文,以表彰有德者、有功者、有言者,藉以“尊其贤,褒其行,崇其德”云云,更是一件神圣的使命。盖因我乃妈祖庙的始作分灵者,加上学点中国历史,刻写集体记忆的任务便也非我莫属了。这样的“古雅”差事,对于乡民眼中陌生的熟悉人而言,并非什么“大长脸面”,更非“无伤大雅”,而是一面夹杂着乡村人对于丰碑文字的素来敬畏,一面诡谲地检验着你被敬重的“资本”究竟几斤几两。
人们“毕恭毕敬”地奉请乡村的师公或礼生,倒不是因为满心的尊敬,而正因为他们的“斯文”自古有承,有法有度。所以,乡村的“熟人社会”,就是一个“斯文”的“脸面社会”。经常的接触和亲密的感觉,恐怕未必让我们得到费孝通先生所称许的“从心所欲而不逾规矩的自由”的。
福建陈坂宫参加台湾奉天宫百年祭典
细细数来,因为盖一座妈祖庙,我应庙首之盛约,先是勉强编写了几个楹联,诸如庙门之“有缘来此地寝食有安行行且止,无愧入斯门心境无碍坐坐何妨”之类,远非雅俗共赏的境界。而最逃脱不得的事宜,当属于诚惶诚恐地撰写了四个碑文,谨“以神道设教”,实力有未逮焉。一是《福有攸归碑》、二是《德心永远碑》、三是《台湾嘉义新港奉天宫捐赠巡狩仪仗碑记》、四是《台湾新港奉天宫分灵福建永春开永妈祖庙碑记》。
前三碑的内容,记述对岸的台湾人氏如何念摄布施,输送白镪,并捐赠妈祖圣像、巡狩仪仗等圣物,足以垂示后学、昭于后琨云云;最后一碑则总述五年来分灵盖庙的历程,以及衍生而来的乡村文化发展情形等事。至于四碑之文字斟酌,吾之学力,亦仅能勉强摘录古书,牵强成行罢了。
最初刊刻前二碑,石工尚陋。近二年,盖因涉台之事关体大,庙首陈先生忽发奇思,居然按台湾地图之形状重切二石,再刻文于其中。至于文字最多的分灵碑记,则用福建地图为碑石之模板,更独立于庙前,以使来者皆知晓也。陈先生读书不多,素来忠厚寡言,然而他的父亲早年却是被遣送归国的南洋的“马共”(马来西亚共产党),也因为这层复杂的海外关系,陈先生和妻子的身份,已经算是“旅居”中国的“美国人”了。然而,陈君如此用心于碑石造型,官方宣传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看齐意识统统了然于胸,则大大出乎我之所料。在乡村,世事洞明皆学问,是故我的低头佩服,也是满满的十分。
按台湾地图形状重切的碑石
以福建地图为模板的碑石
道门的圣书《阴符经》说过:“愚人以天地文理圣,我以时物文理哲;人以愚虞圣,我以不愚虞圣;人以奇期圣,我以不奇期圣。”灯下静思,乡村人“盗机”的智慧,经常是不显山露水,游刃有余,恐怕就来自于日常生活的种种“观”与种种“察”罢。因此,乡村中国的人情练达,其实是伏藏在骨髓里的,偶尔弥散出些许的不卑不亢的静气。
责任编辑:钱冠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泉州,永春,妈祖庙,宗族

继续阅读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