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俞晓群聊五行:臝虫之孽

俞晓群

2017-02-10 15:4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汉书·五行志》写道,五行之“土”发生变异时,对应“思心之不叡”,因此会产生常风、凶短折、脂夜之妖、华孽、牛祸、心腹之疴、黄眚黄祥、金木水火沴土等现象。
此上概念颇为怪异,比如何谓“凶短折”?一说为:伤人曰凶,禽兽曰短,屮木曰折。还有一说为:凶,夭也;兄丧弟曰短,父丧子曰折。
如此附会之说,均取自《洪范五行传》,实为汉代儒生所撰。如此分类也有异议,比如汉代刘向说:“庶征之常风,《春秋》无其应。”再如《洪范五行传》中没有“裸虫之孽”,但汉儒解道:“温而风则生螟螣,有裸虫之孽。”刘歆《思心传》指出:“时则有臝虫之孽,谓螟螣之属也。”
《汉书·五行志》记载臝虫即螟虫,有四段例说,其中三段为春秋故事,附以汉儒解说;只有一段汉代故事。
其一,隐公五年“秋,螟”。董仲舒、刘向以为时公观渔于棠,贪利之应也。刘歆以为又逆臧釐伯之谏,贪利区霿,以生臝虫之孽也。 颜师古注道:“臧僖伯,公子彄也,孝公之子,谏观渔。”意为王公贪利,有人劝说不听,所以发生虫灾。
其二,隐公八年“九月,螟”。时郑伯以邴将易许田,有贪利心。京房《易传》曰:“臣安禄兹谓贪,厥灾虫,虫食根。德无常兹谓烦,虫食叶。不绌无德,虫食本。与东作争,兹谓不时,虫食节。蔽恶生孽,虫食心。”京房解说十分有趣,事件不同,虫子咬噬植物部位也不同。
其三,严公六年“秋,螟”。董仲舒、刘向以为先是卫侯朔出奔齐,齐侯会诸侯纳朔,许诸侯赂。齐人归卫宝,鲁受之,贪利应也。也是与“贪”字相关。
其四,文帝后六年秋,螟。是岁匈奴大入上郡、云中,烽火通长安,遣三将军屯边,三将军屯京师。《汉书·五行志》记述这一段汉代战乱,引起虫灾,原因何在呢?班固并未言明。颜师古却注道:“并已解于上。”是让你从春秋故事中领悟。
《后汉书》记载“螟虫之灾”三件:其一,章帝七八年间,郡县大螟伤稼,语在《鲁恭传》,而纪不录也。是时章帝用窦皇后谗,害宋、梁二贵人,废皇太子。其二,灵帝熹平四年六月,弘农、三辅螟虫为害。是时,灵帝用中常侍曹节等谗言,禁锢海内清英之士,谓之党人。其三,中平二年七月,三辅螟虫为害。
《晋书》有“臝虫之孽”条目,记载螟虫之灾四段,其中插入“彭蜞及蟹皆化为鼠”一段故事,颇为奇怪。
其一,武帝咸宁元年七月,郡国螟。九月,青州又螟。是月,郡国有青虫食其禾稼。四年,司、冀、兗、豫、荆、扬郡国二十螟。
其二,太康四年,会稽彭蜞及蟹皆化为鼠,甚众,复大食稻为灾。九年八月,郡国二十四螟。九月,虫又伤秋稼。是时,帝听谗谀,宠任贾充、杨骏,故有虫蝗之灾,不绌无德之罚。
其三,惠帝元康三年九月,带方等六县螟,食禾叶尽。
其四,永宁元年七月,梁、益、涼三州螟。是时,齐王冏执政,贪苛之应也。十月,南安、巴西、江阳、太原、新兴、北海青虫食禾叶,甚者十伤五六。十二月,郡国六螟。
综上可见,按照五行占观点,世间发生螟虫之灾大抵出于三个原因:贪腐、谗言和无德。《晋书》以后诸史均有关于螟虫的大量记载,但只记录时间与地点,没有故事。

点击下方链接,阅读俞晓群聊五行的其他文章: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五行,臝虫,螟虫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