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书评|拍场一瞥:布衣书局所见《陈少梅自用印廿八钮》

老泡

2017-02-09 16: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老泡君很久没露面了。半年来几次提笔,却发现无处着力:大本营孔夫子旧书网,现在和华夏天禧拍卖公司合作,促成超级卖家“墨笺楼”横空出世,完全按小型拍卖公司运作,加上其本身就是孔网几个中坚卖家的融合,此消彼长,一百多场专拍下来,已成一家独大的局面,据老泡君观察,他们继承了实体拍卖的优点,可毛病也一个没落下。
名人墨迹微信拍卖,自6月起兴盛,虽已是其他收藏品微拍的尾声,但着实红火了几个月,各行业金主次第登场,如微博大V鹦鹉史航,凡客诚品CEO陈年频频发力,屡创天价,可惜后劲乏力,有“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之感。究其原因,其一为拍品本身不过硬,价格虚得很;其二为海量“托儿”寄生其中,污染空气。某位北京老书商曾说:干拍卖这行,胸脯拍得震天响也没用,诚信第一;一旦丧失信用,就是“疑邻盗斧”的下场。
 但行业清流总是有的,而且就厕身于京城的雾霾之中。布衣书局的拍品,名人墨迹不算多,但仍持有其自身特点:学者居多;专著居多;二三十年以上的墨迹居多;师友间签赠居多,作为载体的“书”本身,内容和品相也相当不错。而且,就算不谈这些,只图“安心出价,放心交易”这几个字,布衣书局也值得一游。最近老泡君就见到一本《陈少梅自用印廿八钮》,可堪把玩。
印谱高十七点二厘米,宽十三厘米,蓝色纸质封面,楷书签“陈少梅自用印廿八钮”字样,无款识印章,亦无扉页及序跋,推测其为陈少梅后人或弟子集拓而成。印谱共计五十八页,存印二十八方,二十五印带边款,两方带钮绘,一方无款亦无钮绘。此印谱不多见,当代印谱收藏大家,香港林章松先生(天舒)曾于2008年自嘉德拍得一部,录入《松荫轩藏印谱目录初稿》。
《陈少梅自用印廿八钮》
《陈少梅自用印廿八钮》的蓝纸封面
陈少梅(1909-1954),名云彰,号升湖,字少梅,以字行。生于湖南衡山的一个书香之家,故其印语曰“家在洞庭衡岳间”。十五岁加入金北楼、陈师曾等发起的“中国画学研究会”,十七岁成为名噪一时的“湖社画会”骨干,二十二岁主持“湖社天津分会”,成为津门画坛领袖。1949年后曾任美协天津分会主席,惜天不假年,1954年过世,享年四十五岁。
陈少梅
陈少梅自用印的治印者包括王福厂、寿石工、童大年、张志鱼、金禹民等人,有趣的是,最近有部火得一塌糊涂的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且不说陈少梅的恩师金北楼曾参与筹备故宫古物陈列所之事,就这几位印人而言,大多和故宫有着深浅不同的关系。
《我在故宫修文物》
第一方“陈少梅”白文,第二方“少梅”朱文为王福厂先生(1880-1960)所治,查两人年谱,似并无深交,然王福厂为近代印坛巨匠,故列于谱首以示尊敬。王先生与故宫关系深远,1924年,由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的马衡推荐,王福厂参与了故宫文物清点工作,为故宫专门委员会十五人委员之一,估计后人修补的文物中,有相当数量经过王先生之手。王福厂和马衡相交匪浅,马衡曾担任第二任西泠印社社长,即是王先生主动让贤。另有误传“宣统御笔”、“宣统御览之宝”等印为王所治,其实均为刻铜大家张樾丞的作品。而张也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之印”这枚“开国大印”的镌刻者,果然是“一技在手,哪怕江山易手,也吃喝不愁”。
王福厂
陈少梅自用印一:王福厂治白文印及边款
第三、四、五方边款落“印丐”,为寿石工名号。寿石工(1885-1950)为绍兴籍篆刻家,关于寿的身世,多有误传,最出名的就是言及其父即鲁迅在“三味书屋”发蒙时的老师寿镜吾(1849-1930)。但《听雨楼随笔》中曾写到寿石工,高伯雨和寿亦是朋友,他只提到寿的父亲曾宦游山西,以高的写作手法,若寿石工为寿镜吾之后,岂不洋洋洒洒一大篇?进一步查证,在寿氏后裔主编的《三味书屋与寿氏后裔》中已经写得很清楚,寿镜吾有两子,长子寿涧邻(1871-1937),次子寿洙邻(1873-1961),字鹏飞,与周氏兄弟均交好;而寿石工的父亲为寿予康,为寿镜吾族亲。民国肇造,寿石工留居北京,其间办报、任教,又与鲁迅同在教育部任职,他的书法、篆刻已声名鹊起。在《我在故宫修文物》中被称为“故宫摹印的第三代传人”的沈伟先生,其师父刘玉与金禹民有师徒之谊。而北派篆刻的代表人物金禹民的师父就是寿石工,论起来,寿石工先生是沈伟的太师父。
后排右三为寿石工
陈少梅自用印二:寿石工治朱文印及边款
寿石工印谱
吴玉如书《哭寿石工》
第八方朱文“吉”字印落款童大年。童大年(1874-1955),上海崇明人,西泠印社元老。他久居江南,与故宫交集不多,但时人余绍宋曾主编《东南日报》副刊《金石书画》,举凡甲骨、青铜、碑志、造像、瓦当、镜铭、玺印等金石妙品,海内交口称颂,与故宫博物院的《故宫周刊》南北呼应,而童大年曾经为之题写刊头。
陈少梅自用印三:童大年治朱文印及边款
笫十一印“云彰”,据边款“介亭赠石,命志鱼刻之,奉少梅仁兄雅属”,为张志鱼(1893-1961)所治。张为近代北京刻竹第一高手,而提到张,可追记他与在“三反”运动中被故宫开除公职的王世襄先生之间的渊源。王先生是竹刻艺术研究专家,他曾发现1947年发行的《辞海》中的“竹刻”条目错误百出,几经查找,终于查出系摘录自张志鱼所撰《历代刻竹人之小传》并略加损益而成。王说张“其人品技能,自有公论,兹不复赘”,但“有关竹刻历史,浅陋无知,亦于此暴露无遗”,话可说得够狠。而另一拍场宠儿线装油印本《刻竹小言》,为王世襄亲力亲为编订,作者金西厓(1890-1979)与张志鱼同为刻竹名家,而金为王世襄四舅,二舅金绍堂(号东溪)亦好刻竹,由此思量,不免有王先生厚此薄彼之感。
张志鱼
陈少梅自用印四:张志鱼治白文印及边款
刻竹小言
第十二至廿五印均为前文谈及的金禹民所刻,尚未查到两人交往的具体资料,但以金禹民为陈少梅治印之多之精,两人可称惺惺相惜。陈少梅参与中国画学研究会,而金禹民献艺于中国书学研究会,活动现场均在中山公园来今雨轩东厢房,世称“中山公园两学会”,料想陈金二人结缘于此。1949年后,故宫博物院聘请金禹民为技术员,专职从事古代玺印的复制和研究,金先生是这批印人中与故宫渊源最深者。
苏晨与金禹民
陈少梅自用印五:金禹民治白文印及边款
上图为冯忠莲,下图为冯忠莲(左)、陈少梅(右)伉俪
此外,陈少梅夫人冯忠莲(1918-2001)是《我在故宫修文物》中出现频率很高的名字。片中涉及故宫摹画室,所谓“摹一张新画,等于延续八百年”,其为故宫文物修复的核心部门,而冯忠莲先生,可称开山立派之人。冯先生1954年应聘到荣宝斋,期间曾赴东北博物馆临摹《虢国夫人游春图卷》,技艺高超,有口皆碑,而每月八十八元的工资,在当时也居于中上游水平。当1958年故宫博物院决定复制《清明上河图》时,她欣然接受了这项任务。冯先生1938年考入辅仁大学美术系,毕业时成绩名列第一,与陈少梅成婚后,有“梅莲并蒂”之称,按故宫郭文林先生提到的“个性都收起来,完全按古画走”原则,临摹古画不免屈才。 1991年接受香港《文汇报》采访时,冯忠莲也谈及此处:“在此期间,有机会欣赏其他人难得一见的历代珍品……只可惜是要忠于真迹,绝不能带半点的发挥。”当然,自己可以性情流露,在后人追忆中,就全是满满正能量了。
陈少梅自用印也有出版物。2014年,为纪念陈少梅先生逝世六十周年,湖南美术出版社曾出版侯军编辑,李瑾拓印的《陈少梅常用印存》,援引一段王家葵先生的玉吅日记(2014年10月12日):“当日收到《陈少梅常用印存》,湖南美术,连递费110元。翻看一过,印章钤盖边款传拓皆有问题,而且几乎都不是原大,实在荒谬。”
附记:文中图片及释文引自布衣书局及李砺先生博文,史料得南开大学李东元老师校订,在此一并致谢。
(本文作者为“废纸帮”专栏作家)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布衣书局,陈少梅,印谱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