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农民工为风光回家过年举债买车,一脚油门致1死4伤

罗敏/成都商报客户端

2017-02-16 11:46 来源:成都商报客户端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在宜宾城区江北公园公交车站,朱明山驾驶汽车冲入公交站台,致1死4伤。视频来源 网络(02:11)
成都商报客户端2月16日消息,如果不是这场车祸,28岁的宜宾县李场镇农民工朱明山本应在这两天从宜宾出发,揣着刚申领不久的驾照,开着新车带着父母妻儿前往温州打工;如果不是这场车祸,7岁女童康语馨本应该坐进教室,翻开一年级的课本……
2月11日,元宵节,宜宾城区江北公园公交车站,朱明山驾驶车牌号为浙CVL623的北汽绅宝汽车冲入公交站台,致1死4伤。事发现场,绅宝汽车上的“实习”二字,表明了朱明山的新手身份,去年9月通过驾考,他的驾龄还不到半年。
朱明山的心里一直有个梦想:开着新车回乡过年,为父母争光。为此,没有存款的他借钱4万、贷款6万,在鸡年春节到来前买了新车,并以实习司机身份违法上了高速,从浙江把新车开回老家。
但元宵节的这场车祸,让他带父母衣锦还乡的梦就此中断,还将面临或超百万的赔偿。
事故:误踩油门 轿车冲上公交站台,一死四伤
2月11日,元宵节,下午3点30分左右,高县双河镇从新村的康保恒带着7岁孙女康语馨从宜宾流杯池公园出来,准备在蜀南大道北段公交站台等车。同时在此等车的,还有其他几位市民。
车祸,发生在一瞬间。“一辆白色小车突然冲上站台,将我撞翻。”66岁的康保恒忍痛爬起来一看,孙女倒在地上已失去意识,另有三人也倒在地上。附近群众围过来帮忙,康保恒抱着孙女上了一辆出租车。遗憾的是,刚到医院,孩子就永远闭上了眼睛。
肇事司机正是朱明山。据朱明山回忆,车祸瞬间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估计是误把油门当成了刹车。事发时,他完全懵了,妻子侯丽大喊了一声:“你在咋个开哦!”他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下车打电话报警。

借钱贷款,新手司机年前才买下新车

肇事白色轿车后挡风玻璃上的“实习”二字异常醒目。这辆新车的手续完成,是在今年1月3日。父亲朱高远连连叹气:去年9月,儿子朱明山才顺利通过驾考。没和家人商量,他悄悄交了一辆绅宝X35的定金。“我觉得家里没那个条件,欠账也没还完,没必要买车。”朱高远说,不仅自己不赞成,老伴和儿媳也不同意买车。但定金交了,如果不买车,就得打水漂。朱明山买车态度非常坚决,找人借了4万块钱办完首付,又贷款6万多元。算下来,为这辆新车,他每月需要还款2000余元,这几乎占了他月收入的一半。去年12月12日,朱明山提回新车。今年1月3日,他办理了新车登记手续,终于圆了自己的“梦”。
看着这辆新车,朱高远却撇嘴:儿子和儿媳都是在厂里打工,租住地离工厂不远,根本不需要开车上下班。其次,家里的条件又不能支撑全家经常外出旅游,“买个车又不经常开,你说买辆车干啥?停在那里图好看?”
惨痛后果:保险远远不够赔偿,车也可能保不住
直到车祸发生时,朱明山的车才开4000多公里。买车时,他给自己的车买了50万的第三者责任险,12万的交强险。但这场车祸可能让他面临百万赔偿。
此次事故造成1死4伤,其中两人重伤,包括一名85岁的老人左腿直接被撞断,现已截肢。据交警部门和医院初步估计:事故造成的各类直接经济损失在120万元以上,62万元的保险远远不够赔偿。
死者康语馨的遗体已于昨日火化,朱明山一家东拼西凑才借到25000多元交给受害人家属。伤者康保恒告诉记者,几名伤员的治疗费也得不到保证。
事发后,朱明山被警方控制,肇事车被扣。当晚朱高远找到亲家借到1万元。“3500元交到殡仪馆,其余的全部交到了医院。”他说,这些天都在跑银行贷款。
朱明山说,接下来打工的钱,可能在很长时间里都要用来赔偿,按揭的车款肯定不能保证及时偿付,肇事车可能被担保公司收回并拍卖。但朱明山父子表示,将尽全力承担起事故责任。“唉,可能今后十几年的打拼,都要拿来还债了。”
没有存款、没有技术、也非“刚需”
他为何急匆匆买新车返乡过年?
朱高远不知道,儿子朱明山之所以赶着时间考驾照,又赶在春节前借钱贷款买车,其中一个最大动力就是“图个好看”。
车祸背后 贫穷印迹与“风光”的梦
贫穷:小时候总感觉被歧视,年少就离开老家
朱家父子的老家龙川村在偏远的深山,沿着崎岖山道,老远才有一户人家。朱家在村里的老宅早已垮塌。与朱家同村的李场镇综治办主任唐文初说,这里的年轻人全部外出打工,否则连媳妇都找不到。
朱高远兄弟四人,其中三人在外打工。而朱明山等几个堂兄弟,则成为典型的“二代农民工”。龙川村村主任胡光熙说:朱高远四兄弟年轻时是出了名的困难户,现在子女大了,经济条件才稍有好转。当地村民称,可能是因为穷,朱高远年轻时在村里不怎么与人交流,外出打工后断绝了与当地村民的联系。如果不是过年,朱高远父子不会在村里走动。
朱明山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由于家里穷,他小时候在乡下总感觉被人歧视,抬不起头。初中没毕业,他就前往温州投靠父母和姐姐,至今已十余年。“前些年没固定工作,全靠父母养活。”直到四年前结婚有了孩子,才稳定下来打工。现在,夫妻俩每月收入约7000元,除去开支所剩无几。
朱高远说,目前其一家五口都在外地,除他在扬州外,儿子和儿媳都在温州的工厂里打工,老伴在温州带孙子。四年前朱明山结婚,老家的房子垮了,连婚房都没有。家里东拼西凑了8万块钱,买下距老家10多公里外乡场上一套二手房,至今还欠原房主11万没还清。
心病:一定要买辆新车,带父母风光回老家过年
买房娶妻、生了孩子之后,这两年,困扰朱明山的就只剩下最后一块心病了:大伯和三伯家的儿子都买了汽车,甚至连姐夫都买了车,每年都开着小车回家过年,而他们一家返乡则只能坐火车。回家后走哪儿都得坐客车、摩托车,既不方便也不安全。
朱明山回忆,有一次母亲和妻子带着孩子乘坐摩托车,由于山路难行摔倒在地。有路人上前关心,叮嘱他:这么滑的路,你让家人坐摩托车?伤了孩子怎么办?朱明山说,虽然路人是好心叮嘱,但在他听来却字字不是滋味。“父母操劳了一辈子,他们也有权利享受。”
此外,朱明山还感觉到,在几个女性长辈心里,有车的和没车的家庭比起来,地位是显然不同的。“说不出有啥不同,但有时候说话那个语气是感受得到的”。朱明山说,“比如一家人吃饭,需要买烟买酒,本来自己想跑个腿,但她们会说,让某某去嘛,他有车跑得快点”。
“他有车!言外之意就是我没有嘛!”朱明山觉得,自己并不比堂兄弟们混得差,别人有车,他为什么不能有?为此,朱明山2016年春节过后,就暗暗定下了自己的目标:今年春节前一定要买辆新车,带着父母风风光光地回老家过年。
冒险:“买辆新车不开回家,谁知道你买了新车?”
手续办完了,车也提了。猴年腊月十八,朱明山一家五口挤在车里,从温州一路沿沪渝高速往四川宜宾老家赶。全程2100公里,朱明山跑了足足四天三夜。“我是新手,开得慢,而且晚上不敢开车。”其间,在高速公路遇堵时,他还被别人追了尾。
是否知道实习期驾照不能上高速?朱明山点头:新手不能上高速,自己也都知道,但最终仍然选择冒险把车开回老家,原因则是:“要是买辆新车不开回家,谁知道你买了新车呢?”
2月4日,正月初八,朱家老二朱高举孙儿办满月酒。这辆浙江牌照的白色小车开进村里,成功引起了村里人的好奇,“这是哪家的亲戚哦!是辆新车哦。”
车门打开,朱高远一家五口鱼贯而出。“哦哟,这是朱老四家的儿子嘛,有出息!”朱明山承认,听着村民小声地议论,自己心里挺自豪:总算给父亲母亲长脸了。“就是要让大家都知道,老朱家的孩子不比别人差”。
然而,村民们不知道,朱明山的绅宝X35小汽车,新车价最低才6万多元。他的车虽是自动挡顶配超过9万元,但他办的是按揭,不到4万元就办完了首付和手续。除了欠下4万元债务,还有每个月2000元的按揭款。
代价:赔偿或超120万,父亲已不忍责备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主任郭刚表示,若交警最终认定朱明山为全责,他除了面临刑责外,还将面临死者的死亡赔偿金、葬丧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等各种经济赔偿;还要承担伤者的治疗费、护理费、营养费、误工费、交通费及残疾赔偿金等。“总额完全有可能超过120万元。”
宜宾交警部门相关人士表示,“如果朱明山不积极履行赔偿义务,可能还将面临刑事指控。”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处理中。
律师和交警的话,让父子俩心乱如麻。但朱高远不忍心过多责备儿子:“现在又能说他啥子呢,毕竟事情都出了……再说,他也是想给我们大人长个脸。”一旁的朱明山,只是低着头,不说话。
(原题为《“二代农民工”举债买新车衣锦还乡,实习期驱车千里酿惨烈车祸》)
责任编辑:伍智超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车祸,回家

继续阅读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