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评城(5)|曾经的“水城”上海,能成为宜居滨水城市吗

哈利·邓·哈托格 赵雅薇 译

2017-02-24 12:1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曾经是一个被无数河道纵横交错分割的城市。很多街道的命名中,都可以瞥见那些贯通城市的河道和溪流(编者注:如陆家浜、董家渡、江浦路、水城路等)。这个曾经普通的渔村位于湿软的长江三角洲,在鸦片战争后建立通商口岸,见证了工业的繁荣发展。
虽然城市的名字按字面被翻译成“在海上”,但目前长江沉积的巨大冲力已经将江岸线推到了城镇外。另外,从1950年代起,大规模的土地开垦工程将大片湿地变得适宜人居,但也对生态和洪水控制产生了负面影响。
直到上世纪中期,高效的水路网和运河城镇推进了长江三角洲的空间和经济发展。富兰克林·金(编者注:Franklin Hiram King 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美国农业学家,在西方首次记录了亚洲传统农业的状况)在他精彩的东亚游记《四千年的农夫》(Farmers of Forty Centuries)中描述,超过3000公里的航道如何提供了一个新颖的运输系统,同时提供了灌溉和肥沃的土壤。这不但防止了土壤被侵蚀,也增加了粮食产量,将三角洲转变成了一个水稻种植区。
富兰克林·金也预测中国将成为世界的一个超级大国,因为“耕地是文明的根基”。为了提高耕地的肥沃度,大量的淤泥从运河与溪流中被挖掘出来,并与城市生活粪便一起用小船运输到农田现场作自然肥料。这些技术很大程度上促成了一个事实--直到近代,中国的粮食基本能够自给自足。
后来,中国政府做出了政策决定,对城区周边环境实施了人造工程。在努力战胜自然的过程中,很多自然河道被转变成运河,而其它的变成水坝或者被完全填满。
上世纪末期,世界经济重心东移,上海逐渐成为重要的金融中心,高速公路、铁路、机场的建设加速了上海的发展。大量移民从农村区域搬到城市,也加速了这个过程 。很多剩下的自然河道和运河城镇被快速的城市化进程所吞没。同时,城市与支撑她的水系间长久且和谐的关系变得严峻起来。
直到现在,在中国城市中,居住在水边仍然很难成为一个吸引人的卖点。工业发展使许多河流浑浊,有些甚至成为了生活垃圾的存放地。结果是,除了一些保留下来的传统运河小镇,在上海只有很少的高质量滨水住宅开发项目。
2010年的世博会帮助上海重新定义了城市与滨水空间的关系。从那时开始,当局为清理穿过上海市的黄埔江畔付出了巨大努力。上海的港口、码头、和造船厂被转移到离市中心很远的地方--长三角的其他地方。
当今上海污染最严重的排水口--苏州河的再发展也说明了官方态度彻底的改变。豪华的新兴住宅综合体沿着苏州河边,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俯瞰着现在毫无异味的河流。同时,寻求复兴黄浦江畔的宏大工程表明,上海开始重新利用自己独特的河口位置--位于全国最具标志性的水路上。规划者将滨水区作为娱乐休憩空间的设想,随着东岸21公里的滨水空间设计比赛而到达创新顶点。
然而,一个至今仍被忽略的问题是,大多数滨水区项目直到目前为止,都采用了办公和高端住宅建筑的形式。虽然它们处于非常吸引人的公共空间里,但仅是一小部分市民的使用区,并且远离地铁和公交线路,常常很难到达。比如老码头--一个沿着南外滩的再开发区域,在那里有五光十色的餐厅、酒店、和顶层公寓,但由于离市中心较远,其潜力仍未被完全开放。
另外,升高的水位导致在大多数地方,栏杆和高墙让人们无法与水直接亲近。当然游泳是危险的,但即使是钓鱼或者坐在水边,在很多地方都是不可能的。
从视觉效果上来看,以上这些问题让上海很难拥有宜人的滨水空间,成为知名的滨水城市。这是一个遗憾,因为像伦敦、纽约、波士顿、鹿特丹、杜塞尔多夫、以及汉堡这些城市,都已经表明设计可以解决上面的问题,不论是以引入坡岸式绿地或是提供靠近水岸的步道。然而,随着更多的滨水空间被改造,上海未来将会有很多机会来提升滨水空间的品质。希望上海未来的新机遇可以展示出,人们如何与水一起生活,而不是忽视水或与水斗争。
( 作者Harry den Hartog系同济大学建筑与规划学院讲师、荷兰独立城市设计师,著有《上海新城:追寻蔓延都市里社区和身份》。本文编译自sixth tone,http://www.sixthtone.com/user/9395
责任编辑:冯婧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上海,水城,东岸21公里,滨水城市,滨水住宅,运河,亲水性空间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