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共享单车被偷光事件反转:60%已找回,投资人争相送钱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欧阳李宁

2017-02-24 07:5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行车已经找回来60%了。”林斌兴奋地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几天前,林斌创办的卡拉单车吸引了全国的关注,这家试图在福建省莆田市复制共享单车模式的公司出师不利,首期投放的667辆单车,一个月不到,丢了510辆,流失率达76.5%。
卡拉单车首期投放的667辆单车,一个月不到,丢了510辆,流失率达76.5%。
火上浇油的是,鉴于极高的丢失率,投资方也火速撤资,从用户押金划走投资款。闻讯的用户纷纷要求退还押金,林斌焦头烂额,无奈之下将公司面临的困境发布在了公司官方微信公众号上,并留下自己的手机号,同时积极筹钱退款。
本只是想向用户说明情况,但声明的广泛转发及媒体的关注,让公司的窘境被全国网友知晓。“我一开始想完蛋了,媒体都来关注我的负面了。”林斌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说。
然而情况在一夜之间发生了反转。
“全国各地的投资机构都找上门来了解情况、洽谈合作,金额从几十万到几百万都有,如果进展顺利,公司很快就以恢复正常运营了。”林斌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朋友们看我遇到这么大麻烦,也鼓励我要积极应对,现在用户押金已经全部退还,都是朋友借给我的。”
小城市共享单车试验
在两个月前,是没有人愿意投钱给林斌的。
卡拉单车团队组建于2016年10月,在最先洽谈投资的过程中,林斌吃了近30次闭门羹。“我这两年投资亏了不少钱,先后投资过服装、餐饮,现在还处于负债状态,朋友们开始对我的能力持怀疑态度。”林斌告诉澎湃新闻记者。
林斌介绍,卡拉单车的运营方是莆田市城厢区互换空间广告传媒有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莆田市城厢区互换空间广告传媒有限公司由林斌、林凡两兄弟在2010年12月20日创立,注册资本为10万元。
“我大四时就创立了这家广告公司。”林斌说,他2006年考上福建师范大学金融学本科,因为家境困难,他从大一开始就在一家地产公司的策划部兼职,这也为他此后的创业打下伏笔。
“我的父亲早年间承包了一个小的采石场,但长时间与粉尘的接触,让他患了心肺病。在我高三时,父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很差,必须靠吸氧维持。家里少了经济支柱,境况也一落千丈,所以我读大学期间必须打工挣钱。“林斌回忆到。
2010年林斌大学毕业,回到莆田专注自己的创业。前两年公司都是小打小闹,从2013年开始,公司越做越大,除了在莆田,还在福州、泉州、厦门设立了分公司,最高峰时年营业额可以达到七八百万元。
“头几年公司发展好的时候,我整个人是飘的,觉得自己能力很强,却没意识到这背后还有更大的市场环境的作用。”林斌说,2015年行业开始走下坡路,公司也开始陷入亏损。前后几次投资的钱也有去无回。
直到2016年,共享单车席卷一线城市,颇有经商头脑的林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市场。他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进行了实地考察,也向共享单车企业的员工进行了深入了解。2016年10月,他准备在莆田复制这一模式,并成立了卡拉单车。
在他看来,共享单车的先行者与巨头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混战和开疆扩土,暂且无暇顾及三四线小城,避免了正面交锋,“共享单车可以在短时间内聚拢用户,并且模式容易复制推广。”
此外,林斌认为,莆田市的道路建设应该是对单车发展最包容的,几乎在市区的所有道路都划设有非机动车停车位,在主干道也都有专用的非机动车道,应该来说是适合发展共享单车的城市。
“春节牌”打砸了
但林斌的想法并没有得到朋友的认可。
“我找的投资,都是当地传统行业的朋友,可能是他们对共享模式不了解,也有可能是因为对我持怀疑态度。”林斌说。
屡次碰壁后,最终在2017年,林斌终于敲定了首轮融资,他的一位朋友愿意出资60万元,占股30%。根据与投资人签订的协议约定,卡拉单车创始团队负责公司战略规划与日常运营,投资人指派人员负责财务与客服。
按融资约定首轮融资额的20%,款项很顺利地打入创始团队账户,林斌等人带着融资首款与外借资金于2017年元旦签下了5000辆单车的订单生产合同。
为了抢在春节前投放到市场,2017年1月23日卡拉单车首批安装好的500辆单车投入市场。并计划在2017年2月底之前完成投放5000辆的总投放量。
选在过年前投放车辆,林斌有着自己的盘算,“春节是一个很好的时间点,莆田在外地做生意的人比较多,过年都回来了,更容易项目的传播。”
与别的共享单车需要下载专门的app不同,卡拉单车只需打开微信扫描车身的二维码并完成实名注册,即可开始用车。费用方面执行前30分钟免费,超时部分按0.5元/30分钟收取。
卡拉单车主打免费模式,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上还向消费者介绍,“30分钟足以满足您在市区内的短途出行需要,若您确实有更长时间的使用需求,可在30分钟内进行一次还车后再次借车即可实现更长的免费时间。”
林斌介绍,免费的初衷是吸引更多的用户,降低车辆丢失率,当用户量达到一定规模之后再去嫁接其它的服务赚钱。
但是也正是因为春节放假,让他们面临了运营的第一个问题:用户押金不能及时退还。
在莆田当地的论坛里有人发布卡拉单车涉嫌骗钱的帖子。
2月8日,卡拉单车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关于春节期间退款延误的公告》,公司坦承由于在仓促的时间内组建并运营,又在第三天就恰逢春节放假,所以在退款及客服方面出现了大面积的延误。并承诺,在2月12日前,完成全部退款申请操作。
公司还指出,运营两周以来绝大部分的用户都能安全用车、规范还车。但还是有个别用户存在使用误区,将卡拉单车骑到乡下老家私用、上私锁和暴力破坏。
“丢失率76.5%”:市民只是不知停哪儿?
然而麻烦接踵而至。
2月16日,卡拉单车再次在其微信公众号上发布声明称,公司于2017年1月25日、2017年2月6日分别在莆田市区投放了500辆和167辆单车。公司在2月15日召集了5个人在莆田市区彻夜寻找6小时,只找回了157辆车,丢失率76.5%。
鉴于极高丢失率,卡拉单车的投资方根据对赌协议已于2017年2月14日坚决撤资退出,导致了在厂商生产好的4333辆单车无款提货以及公司运营资金紧张。
无奈之下,卡拉单车方面决定于2月13日暂时关闭系统使用,并积极筹钱退款,已完成的退款均由创始团队借款垫资。
公司创始人林斌还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以及时应对用户的诉求。此外,卡拉单车还呼吁市民在任何场所有看到公司单车,请将其停放在最近的公交站台或在系统后台“车损举报”中告知或发短信告知。
让林斌没有想到的是,这几条本是向用户说明情况的公告被大量转发,这一事件引起了广泛关注。
“天天都有媒体找到我,我心想,完蛋了,媒体要来报道我的负面了。”林斌说。
意向投资额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
因为被广泛报道,卡拉单车不仅在莆田当地,甚至在全国也引起了关注。
“那几天最高峰时,每天未接来电都有1000个。”林斌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有用户打电话来办理退款的、有各地热心网友打电话来鼓励的、有媒体、有投资人。”
林斌告诉记者,之前让他吃了闭门羹的朋友知道他遇到这么大麻烦后,也纷纷鼓励他要挺住,“目前所有用户的押金都已经全部退还,每个用户的押金为99元,共有2800余人缴纳了押金,总额近29万,退款均为向朋友借的钱。”
林斌还发现有市民主动开始发信息告诉他,在哪里发现了他们的自行车。目前,林斌已经找回了60%的自行车,他惊喜地发现,损坏率不到10%。
“车辆不是遗失,是市民不知道应该停在哪里,有的人用完了,就停到了小区里、楼梯口、停车场,甚至骑回了家,现在经过我这件事一报道,也算是进行了一次共享单车的市民教育。”林斌说。
投资人上门砸钱:意向投资额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
更让他惊讶的是,现在全国有十几家投资机构主动联系上了他,北京、深圳、长沙的机构都有,意向投资额从几十万元到几百万元。
“目前有几家正在谈细节,如果顺利的话,过不了多久,卡拉单车项目又可以恢复正常运营了。”林斌说。
对于公司出现的情况,林斌总结认为,小城市不等同于低素质。虽然前期公布的丢失率那么高,但他并不认为这就是小城市的通病。高丢失率的主要原因还是创始团队的运营能力问题,卡拉单车的押金退款延误、客服缺位和投放量少是导致丢失率的主要原因,其次是市民对共享单车的不了解,不清楚在使用结束后应该正确的停放在哪里。
“当然不免有小部分的人将单车变卖到废品回收站、加私锁或泄愤,但我相信这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林斌说。
对于共享单车的有序发展,林斌表示,希望政府能够对共享单车行业做以下几点的支持:1.指导物业不让单车进小区;2.法制宣传,废品回收单位不得回收共享单车;3.在主干道的非机动车停车位旁设立指示牌指导市民正确用车。
林斌告诉记者,他对接下来的共享单车事业,充满信心。
责任编辑:欧阳李宁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单车 莆田 卡拉单车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