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有器官移植资质医院将“洗牌”

澎湃新闻记者 陈竹沁

2017-03-04 17:3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有器官移植资质医院将再度面临洗牌。
3月4日上午,在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小组会议后,全国政协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黄洁夫称,对于现有163家有器官移植资质但不开展器官捐献的医院,国家卫计委医政医管局将给出黄牌警告,一年内未开展器官捐献则直接吊销执照。
此外,黄洁夫还透露,接下去还将给一批开展器官捐献工作很好的医院,颁发器官移植资质,首批新增10家医院,预计在5年内增加到300家医院。
在梵蒂冈“说中国声音”
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颁布后,为了提高器官移植质量和解决器官来源问题,原卫生部对全国600多家开展器官移植的医院进行了重新审核,确定第一批169家,继续开展器官移植工作。此后经过复核审定了现在的163家。
“为什么不愿意做(器官捐献),你去问他们。以前做器官移植是有利益的,现在公开透明了,必须参加公民器官捐献。”黄洁夫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动情地说。
今年2月7日至8日,黄洁夫应邀参加梵蒂冈教皇科学院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全球峰会”,向世界各国分享器官捐献与移植管理的“中国方案”。
“中国政府真了不起!”回顾参会感想,黄洁夫引用了世界器官移植协会主席在梵蒂冈的这句评价。他说,“从600多家医院砍到163家,是不可想象的,只有中国政府有这样的执行力。中国政府从2015年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我去梵蒂冈参会,很多外国代表是怀疑的,但我给他们展现的数据充分证明,中国做到了。”
黄洁夫开玩笑称,这次参会是“到一个反对和怀疑中国的圈子里去”。他说,“我最大的感想是,鸣谢党中央敢担当的改革决心,这不是我一个人做到的。说出中国声音就是敢担当,要有制度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才可能实现。我们国家很有希望,器官移植和捐献改革的方向体现了我们中国社会进步的方向。
器官移植纳入医保,只会为医保减压
黄洁夫介绍,目前中国器官捐献数量已有4080例,位居世界第二、亚洲第一,仅次于美国,但与美国去年2万多名公民器官捐献相比,还有差距。而算上人口基数的话,中国还相对落后,百万人口器官捐献指数中国为3,而世界第一的西班牙达到40,美国则是10。
“这不怪我们捐献体系,而是怪我们社会发展还没到位。”黄洁夫说。去年两会上,他建议将肾移植纳入大病医保,目前人社部已制定相关政策。今年他将继续提交提案,建议将肺移植、肝移植、心移植逐步纳入大病救助。
黄洁夫指出,最新数据显示,目前有3.1万病人在等待器官移植,其中2.8万人等待肾移植,3000人等待肝移植,而心肺则很少。“现在因为肾移植纳入大病医保,供肾十分缺乏,肝基本够了,而心和肺则是大大浪费了,未来上升空间还很大。”
肾移植纳入医保是否会增加医保基金压力?黄洁夫斩钉截铁地说不会,相反还会减轻医保压力。因为肾移植费用远低于血透析和腹膜透析,只相当于透析一年七个月的费用。
“如果一个政府把人民群众基本医疗作为政治承诺,器官移植一定是属于基本医疗范围。”黄洁夫说,目前肺、肝、心移植暂时还不宜纳入医保,“还得一步步来,从纳入大病救助开始,即使纳入医保,现在也没有那么多医生做。”
器官捐献志愿登记不等于器官捐献
3月3日,赴京参会的全国人大代表、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为一位肺纤维化晚期病人完成了一例肺移植手术。这场“时间的赛跑”受到热议,黄洁夫也十分关注。
“现在(能做器官移植的)医生太少了。全国像陈静瑜这样能做肺移植的医生,名字我都能数出来有多少个。”黄洁夫说,目前许多医生还没有认识到器官移植的医疗手段,比如肺移植对于肺纤维化、矽肺等都有很好的效果。此次中日友好医院与无锡市人民医院签订合作协议,互调专家,也是加强相关人才培养的一种尝试。
去年底,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在支付宝医疗服务平台上线了“器官捐赠登记”功能,仅需10秒即能完成登记。对此,黄洁夫强调,利用现代媒体平台推动器官捐献志愿者增加,主要目的是营造爱心奉献的社会氛围,支持器官捐献工作,但这和真正的器官捐献还是两码事。
“我们的器官捐献政策,除了个人同意外,还要家属同意才能捐献,这符合中国文化。大家不要把志愿者登记和捐献混在一起。”黄洁夫说,未来基金会还将采取更多方式推广器官捐献。
黄洁夫称,对目前的志愿捐献率已经“非常满意”。他说最近基金会随机抽样统计,有七成老百姓认为国家器官捐献体系已经越来越透明公开,愿意在身后捐献。“我的家庭也一样,大家都是开放的心态,把器官捐献视为生命的延续。”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两会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