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还可读成“jiān jiè”,看学者如何解读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17-03-07 08: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有台湾地区的网友发现在台“教育部”重编的“国语辞典修订本”中,“尴尬”的读音除了念“gān gà”,还可以念成“jiān jiè”(“监介”)。
环球网消息称,台湾“教育研究院”第62期的电子报指出台“教育部”重编“国语辞典修订版”,“尴尬”音读收录2种,“gān gà”,又音“jiān jiè”,并表示“国语辞典修订本”系历史语言辞典,以保存文献数据、词语使用历程为编辑立场,兼收现代及传统音读。台湾国语辞典总编辑许学仁也表示读音是历史的演变,参考不同的文献会得到不同的解答,没有谁对谁错。
此举一出,网友激动了。有说法称多年前吴克群在演唱会中将“尴尬”二字唱成了“监介”,当时还被人指为“有边念边”没文化,是一个在台湾流传的梗。万万没想到,如今“jiān jiè”一说有了辞典认证,地位瞬间不同以往。
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副教授董建交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尴尬”这个词是普通话从吴语里借来的,所以也就采用吴语的读法(kɛka),折合成普通话的“gān gà”。“如果按照普通话语音演变规律,倒是应该读jiān jiè的。但是普通话本身没有这个词,而且这个词进入普通话以后,gān gà这个读音也已经约定俗成了,所以我觉得就不必再改为jiān jiè。”
“读成gān gà唯一不好的地方是普通话gà这个音节只有尬这一个字,但由于借用而发生语音系统的改变,这也是语言的正常现象。”董建交称,类似的例子是“搞”,“这个词是从西南官话中借到普通话里的,读音就采用西南官话的音gǎo,其实就是‘搅’,发展到现在‘搞’和 ‘搅’成了音义都不同的两个词,也就不能说再把‘搞研究’念成jiǎo研究了。”
“‘癌症’的 ‘癌’,台湾国语是读成yán的。这也是符合规律的音,但是容易和‘炎症’混淆。为了区别,普通话就从吴语借了ái这个音。”董建交表示,这个字和“尴尬”、“搞”等字是同类现象,中古见系声母开口二等字在现代北方话中大部分发生颚化音变,由g、k、h等变为j、q、x等,而一些南方方言没有发生这样的变化,这是导致它们读音差异的原因。
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副教授梁银峰也向澎湃新闻记者解读了“尴尬”的读音变化:“‘尴尬’在上古汉语中是双声联绵词,均属见母字(即现代汉语拼音g的读音)。从语音演变规律看,大约从16或17世纪以后,中古见母系字的二等开口,尤其是三四等韵字(大体上一二等韵字不具备韵头i,三四等韵字有韵头i)往往从g颚化为舌面音j,这可能是有些人把 ‘尴尬’读成jiān jiè的原因。不过现在多数人已经把 ‘尴尬’读成gān gà,也就没必要掉书袋子改读成jiān jiè。”
也有网友指出,尴尬是形声字,监、介是声符,表示在古音里“尴尬”跟“监介”读音相同或相近。但随着时间演变,“监介”产生读音的变化,从“g”变成“j”,但尴尬在现代用法里还是保留“g”的音,所以本来相同的读音到现代才不同。这并不是错字,也不是玩笑用法。
梁银峰对这种说法表示赞同,他还举例“姜肌斤娇居涓君扃”这类字,原本在古汉语中的声母也是读“g”。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