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指挥岗位”:乔治·马歇尔的国防部长岁月

阎滨

2017-03-22 14: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军前中央司令部司令、退役海军陆战队四星上将詹姆斯·马蒂斯将军不久前正式获得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特批,就任国防部长。他是自1947年美国国防部成立以来的近七十年中,第二位出任国防部长的退役高级将领。前一位类似背景的部长,是大名鼎鼎的马歇尔将军。马歇尔将军二战期间担任过陆军参谋长,战后曾任总统特使、国务卿,在一系列历史转折的重大关头中扮演过关键角色。相比之下,他短暂的国防部长生涯倒显得有些黯淡无光。
20年代末马歇尔在本宁堡步兵学校,前排左二史迪威、左三马歇尔,后排左二是布雷德利
马歇尔在希特勒闪击波兰当天就任美国陆军参谋长,作为罗斯福总统最信任的助手参与全球战略决策。二战中,他将美国陆军从1939年只有17万人、全球排名第十九位的三流军队发展成一支1945年拥有820万兵力、综合实力全球第一的军队。对日战争结束不久,马歇尔又被杜鲁门派到中国调停国共内战,艰难地周旋于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和张治中之间,这是一段很多中国人都比较熟悉的历史。
马歇尔任总统特使期间调停国共内战,到延安会见毛泽东
马歇尔任总统特使期间调停国共内战,与周恩来合影
1947年,这项吃力不讨好的使命以失败告终后,马歇尔回国就任国务卿,推行援助欧洲的“马歇尔计划”,这一项目被认为是世界历史上少有的双赢互惠的经济合作项目,既为美国过剩产能开拓了市场,又对恢复西欧经济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政治上则稳定了西欧国家的局势,巩固了跨大西洋联盟。1949年初,马歇尔将军因为严重肾病不得不辞职做手术。次年,朝鲜战争突然爆发,养病中的马歇尔临危受命,迎来一生中最后一个“指挥岗位”。
马歇尔
重出江湖
在没有手机的年代,据说白宫电话接线员们曾有一项骄人的本领,每当美国总统要和某人通话时,不论此时此人身在何处,白宫电话员们都能找到这个人。1950年8月底的一天,马歇尔正在一处林中狩猎小屋旁悠闲自得地钓鱼,距此最近的电话是十五英里外的一个村中杂货铺。
当马歇尔赶到杂货铺接电话时,立即有五六个顾客认出了他,乡民们知道电话那头是美国总统,都偷偷瞧着眼前这位“老头”。马歇尔知道身边的人会听到他说的话,所以讲的非常简短,乡民们只能听到“是的,总统先生”之类的话。就在这家杂货铺里,杜鲁门要求七十岁的马歇尔重新出山。
马歇尔被任命为第三任国防部长,但他有资格说自己是国防部之父,他很早就主张合并陆、海军部,成立统一的国防部。在担任陆军参谋长时,他就得出结论,现代战争早已不是陆海军单打独斗的时代了,把武装力量统一到一个内阁部门进行管理是绝对必要的。
前任部长路易斯·约翰逊忠实地贯彻了杜鲁门削减预算、裁减军备的防务政策,得罪了军队和国防部一大批人。约翰逊在对外战略和财政政策方面和国务卿艾奇逊闹的矛盾人尽皆知,他和手下高级将领关系恶化,出现了美国历史上的奇观,将军们和艾奇逊一唱一和反对自己的老板。约翰逊还是麦克阿瑟的知己好友,在很多问题上与这位杜鲁门忌惮不已的枭雄观点一致,惹得杜鲁门大为光火。
左起艾奇逊、杜鲁门与马歇尔
朝鲜战争突然爆发,让华盛顿措手不及,远东美军兵微将寡,仓促间投入战场后被朝鲜人民军打得节节败退,从38线一路败退到半岛最南端的釜山港外围,约翰逊早已难逃替罪羊的厄运。杜鲁门需要一个人来恢复国防部的信心,并弥合国防部和外交部门紧张的关系,显然,马歇尔是最合适的人选。
1947年美国《国家安全法》在立法设立国防部时规定,凡在十年内曾在武装部队正规军中服役的军官均不宜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同时禁止现役军人担任该职。按照法律,五星上将永远服现役,马歇尔即便已退休,他的名字仍在军队现役军官名册上。为此,美国国会通过了一项特别法案,特批马歇尔以现役军人身份担任国防部长,为他扫清了法律障碍。
最融洽的文武关系
二战后,马歇尔的管理风格曾引起众多研究管理学的学者们的注意。马歇尔讨厌搞阴谋诡计,追求计划简明、机构轻便。他要求指挥系统畅通,坚信上下级之间必须各自负责、互相信赖,处事先分出轻重缓急,这样才能将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时间放在主要问题上,次要问题放心交给手下去处理。在打破集中控制的分权管理理念还未风行时,马歇尔事实上早就在这么做了。
马歇尔的管理风格下,一支得心应手的团队是必不可少的。这个团队要能真正懂得他要的是什么,只需马歇尔稍加指点,下面的人就能拿出他所要的东西。马歇尔非常信任经过自己精心挑选的部下,当负责日常琐碎工作的年轻下属需要有人撑腰时,他也能随时提供意见或给予支持。
此前和杜鲁门谈条件时,马歇尔就明确提出鉴于自己的年龄和身体,只能干六个月到一年的部长。当重返五角大楼时,他第一件事就是挑选一位可靠的副手,既要替自己分摊职责,还要做好接班的准备,这个人就是罗伯特·洛维特。马歇尔从1940年起就认识这位前华尔街银行家,二战中洛维特担任负责陆军航空队的助理陆军部长,战后又为马歇尔当过副国务卿。洛维特才华出众,善于抓住问题的要害,行事稳健,不喜欢出风头,擅长同国内外各式人物打交道,对顶头上司能直言不讳,这些都是马歇尔器重的品格。有他担任副手,马歇尔就可以不必在许多琐碎的事情和政策执行这类问题上费心。
一位国防部长要想工作顺利,必须依靠各军种参谋长的支持和同心协力。将军们和国防部高级文职官员们彼此争权夺利,各军种之间为了争夺预算和资源还勾心斗角,马歇尔本人就当了六年的陆军参谋长,对这个官场雷区非常了解。杜鲁门挑选马歇尔,看中的正是他在军界极高的威望和驾驭下属的能力。
马歇尔和当时的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都非常熟悉。参联会主席奥马尔·布雷德利将军很早就被认为是“马歇尔的人”。二战后布雷德利也是五星上将了,但他对这位栽培自己的老长官从来没有失去礼貌,总是尊称他“马歇尔将军”。陆军参谋长乔·柯林斯是另一位马歇尔的门徒,柯林斯和布雷德利一样,也是20年代末期在本宁堡步兵学校工作期间被马歇尔注意并发掘的人才。二战初期,柯林斯在太平洋的瓜岛战役中指挥25师打出了名气,但素来与马歇尔不对付的麦克阿瑟以“太年轻”为由不愿重用他,马歇尔又将柯林斯调到欧洲,使他有机会更上一层楼。
参联会主席布雷德利将军
左二、左三、左四依次为马歇尔、杜鲁门、艾奇逊,右一是参联会主席布雷德利
陆军参谋长柯林斯将军
空军参谋长霍伊特·范登堡将军是马歇尔非常熟悉的参议员阿瑟·范登堡的侄子,在美国参战初期,范登堡在陆军部下属的陆军航空队作战和训练处工作,马歇尔由此注意到这个人才,此后给他提供了一系列施展机会,范登堡二战结束前晋升中将,在英国指挥第九航空队。三军参谋长中(海军陆战队司令在1952年后才正式成为参联会成员)与马歇尔关系相对最疏远的是海军作战部长福雷斯特·谢尔曼,两人早先虽然工作上交集不多,但却是一对“马友”,谢尔曼与马歇尔在二战期间曾毗邻而居于华盛顿郊外的迈尔堡军营,都酷爱骑马并因此相识。当谢尔曼到太平洋战区打仗时,马歇尔不时帮忙照看他的马,还曾给他写信说马被照顾的很好,让谢尔曼安心打仗,不用担心马匹。
空军参谋长范登堡将军,他的名字后来被用来命名美国西海岸的航天发射中心,今天我们仍能不时听到美国宇航局从范登堡空军基地进行航天活动的新闻
约翰逊当国防部长时,曾和国务卿艾奇逊闹得不可开交。马歇尔从来不认为国内闹矛盾可以赢得战争。他当过国务卿,当时艾奇逊还是自己的副手,因此任国防部长后,非常注意搞好两个部门间的关系。马歇尔特意安排自己和国务卿艾奇逊之间定期举行双方下属都参加的情况通报会,以密切两个部门之间的沟通联系。每次官方典礼仪式,马歇尔都强调按礼节规定,国务院要排在国防部之前,他坚持要年轻的艾奇逊走在自己前面,当艾奇逊不肯时,便抓住艾奇逊的臂膀推他到第一位。
当两位部长及下属举行会议时,尽管马歇尔自己还是五星上将,但他特意和艾奇逊并肩就坐在文职官员一侧,与参联会将军们相对而坐。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实际决策中,马歇尔都刻意提醒别人,他已不再是军人,而是文职领导人,他严格的把军事领域的专业问题留给参联会去处理,这使军人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与忠诚这位老长官。
马歇尔在很短的时间里就改变了国防部内部以及和国务院的关系,艾奇逊和布雷德利都对这种突如其来的和睦气氛所惊讶。由于马歇尔在政府里资格特别老,在杜鲁门眼里地位特别高,艾奇逊也投桃报李,对能得到马歇尔的合作与支持感激不尽,随时准备唯马歇尔的马首是瞻的。
马歇尔任国防部长期间的参联会成员,左起柯林斯、范登堡、布雷德利与谢尔曼
杜鲁门政府迎来一段美国历届政府都少见的文武关系极为和谐的时期。艾奇逊和前任国防部长约翰逊都不是军人,他们过去与军人们讨论问题时,得到的答复经常是干巴巴的。马歇尔来了后,艾奇逊回忆说,他可以和布雷德利密切配合,双方在谈话中不再使用“从军事角度讲”、“从政治角度讲”这样的套话,军政不再分家,不再是彼此割裂的了。
马歇尔就任国防部长,使杜鲁门在朝鲜战事危急和冷战不断加剧的危机接踵而至的时刻,短时间内重建了一支久经考验并坚强有力的国家安全班子,可以全力以赴地执行杜鲁门重整军备和应付朝鲜危机的政策。
重整军备
在不到一年的短暂任期内,马歇尔将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重建武装部队军备上。他曾对一位记者说,战后持续不断的预算紧缩和突然爆发的朝鲜战争,使美军的状况比1942年更坏。
经过福雷斯特尔和约翰逊连续削减预算后,到1950年秋,美军只有10个陆军师、270艘军舰(大型攻击型航母只有7艘,其余是4艘轻型航母、4艘更小的护航航母)、58个空军联队,全军140万人,年度国防预算135亿美元,朝鲜战争将五角大楼先前构建在使用核武器来弥补兵力不足的国防战略打得粉碎。
埃塞克斯级攻击型航母,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时,大批二战时代的航母都已被封存,美军现役只有四艘这一级的航母以及三艘中途岛级大型航母
按照二战的规模看,朝鲜这场局部战争的规模小得可笑。到仁川登陆前,美军有四个陆军师和一个海军陆战旅在朝鲜,还有两个师在赶往朝鲜的路上,兵力规模仅相当于二战中一个次要战场的集团军,但这已经将当时美陆军超过一半的家当吸了进去。苏联在此前一年已经成功进行核试验,美国不再垄断核武器,任何在朝鲜使用核武器的想法,都得顾及到苏联可能的核报复。
丘吉尔说过,美国是一座“大锅炉”,锅炉如果动起来,将威力惊人。1950年底,当志愿军在清川江上痛击美第8集团军、使其执行了美国军事史上最长距离的战略撤退——从清川江紧急后退250英里到38线,并将久负盛名的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陆战师团团包围在长津湖畔时,马歇尔领导的美国国防部也在紧锣密鼓的研究拟定军备重整目标和追加预算方案,他对这一切都驾轻就熟。
美国海军陆战队在长津湖战役中进行艰难的撤退,此战中美军人都表现出了各自最顽强的一面
马歇尔认为,紧急追加预算不能仅着眼于朝鲜战争,还得着眼于冷战时代美国全球战略布局和长远考虑。因此,预算案的编制要兼顾两个目的,一是为了应付朝鲜当前的局势,二是立足全球,按计划尽快全面加强美国的武装力量,威慑苏联同时遏制苏联不再在全球其他地区通过扶植代理人制造出第二场“朝鲜战争”。当时政府和国会的关系很融洽,差不多回到二次大战中那种亲密无间的程度,政府提出的预算需求,国会都慷慨批准。
朝鲜战争爆发不久,白宫和国会就一致同意必须加强防御力量,并紧急订购大批武器装备。1950年初制定的1951财年度国防预算是135.45亿美元,杜鲁门在1950年6月底、7月、8月和12月,先后4次要求追加预算,使1951财年最终国防预算总数达到了429.84亿美元,比原定数额增长了2倍多。
马歇尔入主国防部后,主持拟定的重整军备目标是到1954财年度结束时,美军现役部队兵力规模将达到1950年的两倍,全军320万人,陆军18个师,海军397艘军舰(含12艘攻击型航空母舰),空军95个联队,其中1/3是战略轰炸机。
B-36和平缔造者式远程轰炸机,那个年代美军最大的轰炸机
1950年10月,中国志愿军参战,战局发生戏剧性逆转,华盛顿认为美国面临的全球冷战局势更加严峻,尽管朝鲜战局此时危若累卵,五角大楼相当一部分人担心美军可能被赶下大海,但五角大楼同时坚信美国全球战略的重点仍必须放在欧洲,要随时警惕苏联可能在欧洲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因此,朝鲜半岛固然因为中国参战而冲突升级,但这很可能是苏联诱使美国在远东消耗力量、转移注意力的诡计。美国必须尽快加强军备、增强驻欧兵力,在朝鲜则不再增兵、尽力维持现状。显然,马歇尔再次重复了二战初期拟定的“先欧后亚”战略。
五角大楼在中国参战后,一夜之间推翻了原先的扩军计划,转而加速整备军备,原定于1954财年实现的扩军计划被提前到1952财年。随后的军备扩张是美国历史上和平时期第二大规模的军备重整,仅次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里根时代的军备扩张。
到1951年6月23日苏联大使呼吁在朝鲜举行停战谈判时,马歇尔已经使美军武装部队的总人数增加了一倍,达到290万人,在以后三个月中人数还要增加50万。最终,美军现役员额增加到1953年的350万人,陆军扩充至20个师,海军拥有401艘军舰,空军规模扩张了近两倍,增至98个联队。1950财年度,军费占国民生产总值GNP的5.1%,到1953财年度猛增到GNP的14.5%,国防支出占了整个联邦预算的2/3,这是此后再未被超越的预算占比。
这些军费开支中,花在朝鲜战争中的只占40%,其余60%都花在了加强全球美军军备上。朝鲜战争期间的重整军备计划,相当于同时在为两场战争进行动员,在东北亚发生的真正战争,要求迅速增援大批人力物力,特别是中国出兵之后战局非常危急。但五角大楼更担心同苏联在欧洲发生战争的可能性,苏军在兵力和武器上都对北约部队占有3:1的优势,即使苏联并不真的发动进攻,这种巨大的威慑也可能吓得相当一部分欧洲国家选择走偏向苏联的芬兰式中立道路。马歇尔在短短一年里迅速增强了驻欧美军兵力,1950年6月,美军在欧洲只有1个师;到1951年春,已增至5个师,同时还给当时还很穷的北约盟国几乎无偿提供了大批武器装备,包括全新的喷气战斗机、新式坦克等,大大增强了欧洲盟国的信心。
苏军在柏林阅兵中展示的斯达利系列重型坦克,这是西方军人的噩梦
1951年9月,年迈的马歇尔按照当初与杜鲁门的君子协定,干满一年后卸任,彻底告别公职生涯。他在当国防部长的一年中,努力重建武装力量,在短时间里高效完成了这一工作,使美国能够同时应对好一场现实的战争和地球另一边一场潜在的战争。他还成功地化解了五角大楼和国务院之间的矛盾,帮助杜鲁门总统度过了中国出兵朝鲜、麦克阿瑟撤职事件等重大危机。与他辉煌的一生相比,这一年虽未充满璀璨光芒,但同样在历史上留下深刻印记。
责任编辑:熊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防部长,马歇尔,马歇尔计划,朝鲜战争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