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卧底调查|男友把她的私照发进了色情聊天室

澎湃新闻记者 庄岸

2022-01-20 13:0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聊天室里,有人发布了一张女孩的照片。这张生活照通过网络到达了成千上万个手机用户,留言区开始涌入不堪入目的点评。
这是色情聊天室内每天都在发生的“互动”。在这里,不知情的女性们被群内成员肆意侮辱,被冠以各种涉性侮辱词汇……成员之间鼓励分享图片,相互“配文”侮辱;有用户上传了声称是自己“妻子”、“女友”、“身边女性”的照片;还有人称“贡献”了“室友”、“同事”、“亲戚”。最多时,一个聊天室里有上万人同时在线。
类似的色情聊天室不断产生新的受害者。有女性知情后一度被医生诊断有严重的应激障碍,在最艰难的时候,曾做噩梦不断闪现自己被上万名聊天室成员意淫的样子,“我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
有受害者选择主动联系聊天室内的管理员,要求删除信息;也有受害者站出来,选择报警,借助法律的力量,维护自己的权益。然而,即便维权成功,她们心理上的阴影仍然长久存在。如何走出阴霾,重建自己的个人生活?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卧底多个色情聊天室调查发现,色情聊天室中对于年轻女性照片进行意淫、侮辱已经形成一条产业链。有的色情群内分工明确,有用户专门在群里上传女性的照片、姓名、年龄、职业、学校,甚至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还有用户专门写文用侮辱性的言语对女性照片进行羞辱。依托这些聊天室,每位成员都可以自行创建单独的房间,有的需付费进入。
多位律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聊天室里女性照片被处理、转发的行为,显然是侵犯该女性肖像权的行为。女性遇到这类情况,建议能积极拿起法律武器,从民事索赔、刑事报案等多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发声
接到好友的求助后,赵卓决定把受害者的经历写下来。
2021年12月27日,一篇文章《亲手送我进N号房的凶手,是985大学的6年好友》发表在赵卓的微信公众账号上。文章里,赵卓讲述了好友的照片是如何被身边人上传至有7000多人的名为“盯射”的电报群里。“400多张我朋友的照片,700多条关于她的消息。我朋友拜托我发出来的原因,也是不想让更多的女孩受害。”
为了写这篇文章,赵卓潜伏进了四五个有7000多名活跃用户的电报群内。
电报群,指跨平台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里的聊天室。在聊天室里,用户可以自由地相互交换加密与自毁消息,发送照片、视频等所有类型文件。在这些聊天室里,女性们的图片被群友任意羞辱,其中有人自称照片中是其女朋友和身边女性,供他们围观、意淫。群内还有男性用户随意上传自己生殖器官的视频、图片。进去之后,赵卓的第一反应是“特别恶心”。一些图片引起赵卓生理上和情绪上的强烈反感。“待久了,我觉得这些人都不太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一种发自本能的对女性的关怀,驱使赵卓持续关注被偷拍、被围观的女性受害者们。第一篇文章发出后,短时间内,赵卓的微信公众平台内有上千条微信留言。女性读者夏阳向赵卓倾诉自己孤立无援的状态,“每一天都像溺水一样,根本无法呼吸,我挣扎也无济于事”。
在赵卓的观察里,从后台联系她的受害者中,有半数以上是男友作案,她们无一例外地拒绝过对方拍私密照的请求,但也同样没能避免被偷拍。陈灿从未想过,上传自己私密照片至电报群的,居然是前男友。
2020年11月,陈灿收到一位网友的私信,说她的私密照片被上传至推特上。在网友发送的链接里,陈灿进入到一个有28万在线用户的聊天室。
聊天室里,用户肆无忌惮地分享所谓女友的隐私照片,同时配上各类侮辱性词语,让陈灿感觉“触目惊心”。陈灿粗略估计,“每天被发出来的女孩子照片,至少三分之一是偷拍的。”
在聊天室的聊天记录里,陈灿翻到了自己的裸照。浏览记录告诉她,可能有上万人浏览了她的私密照片。“我不敢想象,可能我身边的一个同学都在背后看到过我的照片。”
陈灿无法形容当时的心情,只记得手一直在抖。她发信息质问前男友,前男友承认了。陈灿选择了报警,前男友“很害怕,但并没有觉得有多愧疚”。
“警方没有给我立案反馈。”陈灿说,报警失败后,前男友仍未停止上传照片的行为,“我后来发现他们在电报群里上传自己录制的色情小视频。”
在此后的几个月内,陈灿担心在现实生活中也会无时无刻受到男性的凝视和指责。她经常做噩梦,紧张,控制不住情绪,最终被医院诊断为有严重的应激障碍,需要住院治疗。隐秘的伤害与交易
王蓝(化名)第一次注意到有女性图片被恶意传播,是在浏览网页时,发现贴吧里有人对女性照片留言,“都是一些侮辱性的话。” 2021年初,因为接受不了某张照片下的言语,“一看就是造谣”,王蓝忍不住在留言区与人争辩,却遭到了其他人的嘲讽。
他决定制止这种行为。王蓝注意到,有的照片角落带有社交账户水印。通过水印,他找到了一张照片中女孩的社交账户,私信提醒其照片被盗用了。让他感到鼓舞的是,这个女孩去报了警,盗用图片的人最后被拘留了。用同样的方法,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先后提醒了六七十个女孩。王蓝估计,大约有三分之二被他提醒的女孩会回复,但有时,发出去的信息也石沉大海。据他所知,后续去报案的女孩只有三个人。
此后,王蓝通过社交平台发现了更多群聊,在这些群聊中,成员持续地分享着女孩的照片,其中大多是生活照。
2022年1月,通过王蓝提供的群聊二维码,澎湃新闻记者匿名加入了一个QQ群。该群公告介绍,申请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进入QQ主群,可以在主群内分享女孩照片供群友“羞辱”。“羞辱”即指用侮辱性的言语对女性进行书面描述,以供他人意淫。
截至1月6日,记者注意到,审核群相册内有共计949张照片,按照人物分为52个相册,有的相册命名包含了女孩的学校、姓名、职业等信息。
在向审核群群主支付50元后,记者进入了付费主群。群信息显示,该群成立于2021年8月31日,截至2022年1月14日,有427名成员,仅可通过邀请进群,群公告鼓励成员发言,并提醒超一个月未发言者会被清退出群。
在付费群群聊内,每天都有不同的账号发布几十张女性图片,其中有账号发布明星照片,但更多发布者称图片中的女性是“身边人”。这些“身边人”的照片是女孩们的生活照、自拍照,甚至证件照。发布者会同步提及一些身份信息,如“同事”、“女博士”、“前女友”等。
通常,群成员在群里发布女性照片后,群成员会对图片发表评价,常常有人“志愿”为照片“配羞辱文”。据群主发布的公告,群内还会举办比赛,群成员可以投稿“配文”领奖,投稿字数不少于200字,结果由群成员投票评选,最终奖赏分为50元、30元、20元三个档位。除了“志愿”书写,群内也有写手定制撰写“配文”。一名在群内有偿招募配文写手的群成员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写手写一篇“配文”酬劳在10元到40元不等,一天需要写4-8篇,要求“脑洞大,字数够”。澎湃新闻记者发现,400多人的QQ群聊背后,暗藏着隐秘的交易和更深的伤害。借助海外加密通讯软件Telegram,更多女孩的信息不断被泄露和滥用,甚至为色情产业提供了便利。
通过前述付费群,记者获得链接加入Telegram的一个聊天室。在该聊天室内,记者发现了总计大小约5G的9个压缩文件,文件中包含上百个以名字命名的文件夹,每个文件夹内含有女孩照片和姓名、年龄、职业、学校,甚至身份证号码等个人信息,部分含有“羞辱配文”。
2022年1月中旬,澎湃新闻记者依据聊天室中公开的社交平台用户名信息查找、核对,发现有博主在社交平台发布的照片被搬运到此类聊天室中,还有博主被公开疑为真实姓名、家庭住址和身份证号信息。2022年1月19日,记者通过微博、部分海外社交平台私信了近十位博主,截至发稿前,有一位博主表示,色情聊天室中的照片确实是本人,她并不知情。此外,记者检索发现,有部分被公开个人信息照片的博主已更换用户名,还有的用户名无法显示。利用网络,更多供人在线意淫的聊天室在暗中不断衍生。记者注意到,经常有人在聊天室内发布新聊天室的链接吸纳新成员。在记者加入的其他15个色情聊天室中,人数最多一个拥有超过15万成员,即时在线人数一般在5000人左右,每日更新信息达数万条。
夜晚是这类色情聊天室里最活跃的时间。1月17日,在一间有着14.1万成员的房间里,有用户上传了一位孕妇的裸体照片,收获了成员们的欢呼。聊天室内的女性受害者个人信息也不是秘密,群内成员会公开她们的微博名,给成员“指路”。
这些聊天室往往按“癖好”分类,一些聊天室可以无门槛加入,一些则需支付入群费用。一名声称有“分享女友群”的用户告诉记者,(聊天室)里有50多人,有图片和视频分享,支付50元就可以进入。
一些色情“生意”也在多个聊天室里吸引客户、招募人手。支付60元,可以找人合成生殖器与女孩的图片。有人在群内发布色情视频拍摄招募信息称,拍一场色情片酬劳在1.8万至3万元不等。一名用户则介绍,有酒店录播群提供,还可以购买“频道”,实时观看情侣开房,499元可以买6个,通过萤石云观看。该名用户向记者发来了两张疑似酒店房间内部的监控录像截图,录像日期为2021年12月18日。
“所有的道德、规则都不存在了”
“在聊天室里,所有的规则和道德好像都不存在了,都抛弃了,他们随心所欲地发照片,让他们的感官受到刺激,其他的好像都不重要了。”陈灿从2020年11月开始至今,潜伏在各类电报群里的聊天室里。陈灿称,她至今仍无法走出恐惧。
2021年5月,陈灿无意间再次发现了自己裸照出现在聊天室里,她开始一边有意识地在聊天室里搜集自己的照片,一边私信自己的前男友,确认自己的照片泄露与他有关。
陈灿称,2021年8月,她将收集到的电报群内的聊天截图和与前男友的聊天记等证据,提供给成都某辖区派出所,派出所接警后传唤了陈灿的前男友。但因照片数量不足,无法立刑案。最终,因侵犯隐私权,陈灿的前男友被治安拘留5日,警方收缴了他的手机等作案工具。
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晓莹长期关注妇女权益保护,她表示,在目前我国的法律体系下,维权的成本和难度都很高,需要受害者自己固定证据、有维权思维、找到相应的部门,这些可能会耗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金钱。董晓莹介绍,她曾接手过女孩的前男友传播女孩照片的案例,多次向警方提供证据,才成功立案。
取证难的问题同样困扰着王雪。2021年8月,王雪与男友两人的私密视频被人盗窃后上传至Telegram的色情聊天室。
很长一段时间,王雪和男友都无法面对私密视频被曝光后的羞耻感。直至2021年11月中旬,他们最终决定积极面对此事。“只能自己联系各个平台,包括推特、电报群上传视频的用户们,告诉他们希望能删除这些视频内容。”
“我们没有目标,只能随机地翻找。”王雪说。
如何让受害者走出阴霾
虽然各界开始关注色情聊天室里隐藏的性犯罪问题,但受害者们,至今仍在孤独挣扎。
多位有过亲身经历的受害者向澎湃新闻表示,经历此事后,他们会“控制不住情绪”、会做噩梦,噩梦中频繁闪现当时照片被上传进聊天群里的场景。
陈灿至今仍在和这种情绪做对抗。“我该怎么去面对呢?我感觉我陷入泥潭里面,脏兮兮的。”陈灿担心,今后该如何重建自己的生活。“我以后结婚了,我的生活怎么去继续,我以后又要去工作,我怎么以正常的态度去接触人呢?”
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王莉律师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聊天室里女性照片被处理、转发的行为,显然是侵犯该女性肖像权的行为。《民法典》第1019条,明确禁止以丑化、污损,或者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伪造等方式侵害他人的肖像权,未经肖像权人同意不得制作、使用、公开肖像权人的肖像。
王莉分析认为,在聊天室里上传照片的行为、偷拍者的行为,有可能构成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刑法》293条之一规定,违反国家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要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
怎样会构成“情节严重”?王莉进一步解释称,最高检、最高法法释〔2017〕10号的司法解释第五条,规定了关于“情节严重”的部分标准:“明知或应当知道提供的信息被用于犯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五百条以上”,以及“前述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五千条以上”,或则“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等十个方面,应该说以上的女性照片被非法上传、转发的行为,很可能构成这类新型犯罪。
女性遇到这类情况,该如何维权?王莉律师表示,《民法典》、《个人信息保护法》从2021年11月1日开始实施,再加上2015年11月1日开始实施的《刑法修正案(九)》新规定的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的刑事立法,可以说我国对于此类侵权行为的法律保护体系已经初步建立。
王莉建议,被侵权的女性个人如果都能积极拿起法律武器从民事索赔、刑事报案等多途径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侵权人面对多人的维权、诉讼,就更容易达到刑法规定“情节严重”的程度;上传、转发侵权行为更多地被处以刑罚,会反过来更好地起到社会警示作用。
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认为,这些聊天室具有隐蔽性,微信、qq群数量大,监测不过来,有的群聊设在外网,更不好监管。侦查照片被盗用的难点还存在于技术上,这些被盗用照片大多是生活照,许多不是色情图片,技术难以监测到其在群聊中的流传。另外,这类事件的曝光和调查也存在滞后性,在受害者意识到自己照片被盗用时,照片往往已传播很长时间。
刘兴亮指出,随着技术发展,网络上经常出现新形式的违法违规行为,相关部门也应当在法律、监管方面及时跟进。
受害者们走出阴霾本身需要很大勇气,许多受害者选择放弃、忍耐,今后再也不提起,赵卓则希望能尽己所能帮助一些受害者。
当有受害者向赵卓倾诉自己的经历时,赵卓会冷静地向他们提供情绪支持,建议他们找律师寻求专业的法律意见,此外也推荐合适的心理咨询师给他们。
“事情发生了,可以先寻求身边的律师,看照片传播的程度,去派出所报案。”赵卓说,如果这类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要积极地报案,最重要的应该是心态,不要觉得这件事情自己有错”。
回看经历,王雪发现自己不再害怕。“事情确实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渐渐地走出来了。”她说,女孩们最好的解决方法是积极面对,如果不去处理、逃避面对,“这件事就是一个炸弹,早晚会在身边爆炸”。
(文中赵卓、王蓝、王雪、陈灿、夏阳皆为化名)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金洁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色情聊天室

相关推荐

评论(1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