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算什么,冯绍峰轮回了七世,还被冥王星红外线击中

戴桃疆

2017-03-10 17: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幻城凡世》海报
作为国产剧《幻城》的续作,《幻城凡世》除了延续《幻城》的部分人物关系设定,和原作关系不大。电视剧一开场,浩瀚无垠的宇宙空间让人误以为这是一部科幻题材的作品,但很快观众就会发现,航天飞行器里的宇航员和美国休斯敦散漫地聊了半天,不过是为了引出一道从冥王星上发射出的红色光线。
这束神秘的红光瞬间完成了长达五十九亿千米的旅程到达地球上的南美洲,精确地击中了正在模仿汤姆·克鲁斯在《碟中谍》第二部里的攀岩动作的冯绍峰。
以前电视剧里女主角穿越的时候,要么是受到机动车辆撞击,要么是从高处坠落。作为男主角的冯绍峰,启动穿越时自然不甘示弱,他先是受到了来自宇宙空间的冲击,然后从特效制作的悬崖上完成了一次平稳的自由落体运动。他顺利地穿越了时空,并顺利地解锁了专属于他的技能点:蓝色美瞳。
有了蓝色美瞳,游戏公司的总裁冯索就变成了《幻城》里的卡索。卡索还是那个卡在兄弟情、儿女情之间的卡索,但《幻城》已经不是那座城了。
“幻世”这个范特西的世界已经随着《幻城》的完结而瓦解,火族的领地变成了距离地球五亿千米的火星,而冰族的领地则变成了被地球人开除九大行星序列的冥王星。冰火两族还没有死透,两帮冤家相约三年后,决战于高层建筑之巅。而冯索就是这场战役的关键人物,他是幻城冰王子卡索在地球(也就是所谓“凡世”)的化身。
千万不要小瞧这个化身,要是三年之后还有人关心“作为某某是怎样一种体验”,冯老师能回答个遍。
《幻城凡世》解答了去年夏天《幻城》播出时一个未解的谜题:为什么要选冯绍峰?
为什么不呢?虽然冯绍峰的黑眼圈、红血丝、眼角细纹等特征都明显和一部面向年轻人的作品不搭边,可冯绍峰毕竟是冯绍峰,别的演员带的资源往往意味着钱,冯绍峰不同,他最大的资源就是那些识别度特别高、令人印象特别深刻的角色。
冯索有着包括卡索在内的七世记忆。在他被冥王星红外线击中之后,先后回顾了楚霸王项羽别姬、曹植曹子建七步成诗后桃花林中作别甄宓、南燕慕容超死别皇后、兰陵王泪洒战场送情人、唐玄宗赐死杨玉环、蔡锷与小凤仙高唱《离别的车站》……
冯绍峰本人曾在电影电视剧里饰演过项羽、兰陵王,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以至于每次冯老师披头散发地出现在大银幕、小荧屏上,观众就会自动地联想到这两个角色。
看到《幻城凡世》最后一集这些记忆在利落的水晶球里一次性出现时,就算中国兰陵王带了一副日本般若的面具,还是让人想钻进液晶显示器里给冯老师颁发终身成就奖。
至于张雨绮为什么要在每次轮回中重复一遍“如果不能和相爱的人在一起,我宁愿去死”,直接概括了数千年中国封建社会女性的悲惨命运。几世轮回都为了同一个男人去死,在专情程度和荡气回肠上,可以与刚刚完结的热门仙侠玄幻巨制《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较高下了。
最关键的是,这七世轮回,除了三年后被红外线击中的冯索变身卡索,其余都和剧情没有直接关系。
《幻城凡世》的表现会让人不时联想到蒙克的经典作品《呐喊》。它和《幻城》的关系很像是《东成西就》和《东邪西毒》的关系(请原谅这个不恰当的比喻),正经作品没拍好,为了平摊成本、挽回损失,不得不召集同一批人马赶出另一部作品来。
《幻城凡世》比《幻城》篇幅要短、场面也不如《幻城》搞得那么大,故事也更为轻松。何况冯绍峰老师的表演更加自如,甚至还秉承着作为主演的担当,开场没多久就说了电视剧中最大的笑话。做演员,最重要的果然是自信。
作为一部小说,《幻城》的影响力是可以被肯定的,改编权叫价很高。但电视剧上映的时机不是很好,《小时代》已经被反复讨论和批判,热气已经散去,《爵迹》票房失利,打出原作者的名号做招牌未必能够取得预想中的收效。
《幻城凡世》算是在废矿之上的再开发,笼罩在去年夏天的蓝色美瞳阴影仍未散去,上气不接下气的剧情令人感到窒息。
像《幻城》一样,《幻城凡世》也引入了新的表现手法,将核心人物的轮回记忆通过神经信息读取技术进行影像化再现,在延续核心人物主要矛盾的基础上重新演绎。这种讲故事的手段其实在新概念作文大赛最初的几年里非常常见,但经过影视化处理呈现在电视剧中,仍然是有新意的。
或许是大环境使然,已经无法指望国产电视剧在内容上会翻出什么新花样了,形式上的新意很重要,同样一个故事,换一种讲法效果就会大不相同。《幻城凡世》的故事不连贯,无论是轮回身份还是科幻设定无一不是漏洞百出,可不管是出于挣扎,还是为了创新,它都呈现了一些新的东西。
“新”是网剧能够走下去的唯一出路,没有新东西,网剧就失去了全部的竞争力。
“新”和“差”一点都不冲突,“新”的地方值得肯定,“差”的地方也必须批评。国产影视作品在处理玄幻题材和科幻题材时,犯的都是一个毛病——缺乏想象力。
三年后,虚拟现实已经作为游戏设计中的最核心概念了,可社会其他观念却丝毫没有被科技的进步所改变,这比剧中女孩子全都叫着莺莺燕燕的叠字名更令人感到绝望。
不得不抱怨一下《幻城凡世》的起名调性,比起女性角色的莺莺燕燕,马天宇饰演的樱空释凡身“马天赐”也有着一种“金锁银锁不如冯索”的草根英雄感。(冯天赐是《永乐英雄儿女》里的主角,可惜是保剑锋老师饰演的,不然这个明代故事还可以用来弥合一下冯绍峰老师从唐朝直接跳到民国的唐突感)。
电视剧《幻城》对儿女情、兄弟情等情感关系的处理就不是很好,《幻城凡世》也没能在这方面弥补不足,反而是女性勾心斗角的戏份表现得更加突出。这让《幻城凡世》的前半程看上去特别像《幻城》与低配版《小时代》的混合重制,整体看上去非常“范特西”了。
这一属性提醒观众关注《幻城凡世》的英文译名“爱撕范特西之命运”(ICE FANTASY DESTINY)。没有去年的《幻城》就没有今天的《幻城凡世》,这都是命。
责任编辑:朱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幻城凡世,幻城,冯绍峰

继续阅读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