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股神”巴菲特盛赞的投资家

林行止

2017-03-13 16:0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沃伦·巴菲特
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主席“股神”巴菲特(笔者旧译“包发达”)每年一度的《告股东书》(公司年会于5月上旬举行),在只有印刷媒体的年代,非股东要付十美元(?)并且事前登记才能“人手一册”,当年关注投资事项的传媒,莫不择要移译,引述并诠释“股神”对投资市场前景的看法……如今《告股东书》同步上网,信息易得,有兴趣报道的——不论纸媒网媒——反不多见,真是咄咄怪事。
之所以如此,当然与信息泛滥有关,但“免费的东西少有好的”这一“网民智慧”,相信更起决定性作用。事实上,今年八十七岁的巴菲特人老脑灵心精,关于投资与世情的“哲理”仍闪烁着智慧光芒,非常精辟、“贴地”,值得有意做自己资金主人并立下赚钱宏愿者,细味细读。
以笔者之见,《告股东书》最重要的内容是,在痛斥投资基金经理“食水太深”蚕食投资者利益之后,巴菲特对“先锋基金”(Vanguard)的创办人约翰•博格尔(John Bogle,1929-)致以最崇高的敬意,他这样写道:“如果要为美国投资事业作出重大贡献的人竖碑立像,这个人非博格尔莫属!”
巴菲特于1970年入主伯克希尔至今,股价(未拆细,亦从未派息,所收股息则全部购进股票)至今升幅近五万二千倍,远的不说,仅从1990年的股价企于七千美元水平,一路反覆上升至2月28日的超逾二十五万七千美元(P⁄E十八倍强,总市值近四千二百亿),便知“股神”并非浪得虚名!
那么,被投资界公认的“股神”如此“高度评价”的投资家又是何方神圣?
约翰•博格尔
博格尔于2011年为纪念谢世不久、对他有知遇之恩的老师,写了一篇不足五页的短文,题为“教授、学生和指数基金”(The Professor, the Student, and the Index Fund),以致客户的投资通讯形式发表。内文略陈“指数基金”(19768月草创时称“指数互惠基金”)的源起,还述说了他和乃师萨缪尔森(便是那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数十年的师弟情谊。博格尔说,若没有萨缪尔森的“积极参与”,指数基金可能胎死腹中。
与上世纪五十年代以还成千上万的经济学系学生一样,博格尔修读的课程,用的教科书正是萨缪尔森那本“长寿”的《经济学的基础分析》(成书时作者三十三岁,他不理会“一流学者不写教科书”的“传统”,写成这本不断加入新内容、数年前已出第十九版的经典)。虽然由作者亲自授课,博格尔还是有点吃不消;在老师的“循循善诱”之下,他终以不错的成绩获得全额奖学金,在普林斯顿毕业;他1951年的毕业论文《投资公司的经济角色》,提出成立“被动证券管理”(Passive equity Management)的指数基金的初步构想,为萨缪尔森激赏,不但让他以“优等成绩”毕业,亦令他顺利地在华尔街互惠基金公司谋得差事。
保罗·萨缪尔森
萨缪尔森对指数基金兴趣极浓,他不仅在半学术性的《组合投资管理学报》(The Journal of Portfolio Management)创刊号(1974年秋季)为文,对指数基金作了论述:这种收费极低的基金与股市指数“平行”(apes the whole market),持有指数成分股且稳守,然后“坐待”股市升沉,不主动出击或撤退;稍后在他的《新闻周刊》专栏(弗里德曼亦同期开有专栏,可见当年该刊的盛况)也数度撰文鼓吹此事……
长话短说,博格尔终于1976年底,创办了“第一指数信托”(First Index Trust),他公开“招股”的目标是一亿五千万(由华尔街大行承包),由于投资大众对此新产品心存疑虑不敢沾手,结果只筹得一千一百三十万……
指数基金以后的发展不必细表,四十年来基金的投资总额已达三万九千余亿,足见其受投资者欢迎的程度。投资者的眼睛不会永远雪亮(否则岂非人人发财,哪还有人会去打工?),但有时还是雪亮的——他们亲眼见到,投资基金成绩极差,亏蚀的比比皆是,能为基金持有者带来实质利润的寥寥可数——据基金调研机构“晨星”(Morning Star)统计,去年获利的股票投资基金仅规模极小的Hussman Strategic Dividend Value Fund一家,其资本回报率为百分之零点六!名目繁多的股市投资基金当然有赚有蚀,惟收取佣金、管理费及分成绝不手软,吃掉了大部分利润;那些没有利润的,佣金管理费照收,结果令投资者亏损……而指数基金随波逐流,由于股市长期趋升,因此反能坐收成利。萨缪尔森是先锋基金的投资者,2005年11月15日在“波士顿证券分析员协会”晚宴上发言,说先锋的回报“令我的六名子女和十五个孙儿非常满意”。这是对先锋的最佳宣传。
指数基金的收费平均在资金百分之零点一一至零点二之间,而且没有分成(投资基金收管理费一般都要超过百分之二,此外有的盈利公司还抽二成),盈利可说是都归投资者。显而易见,指数基金经理人的赚钱能力,远逊投资基金经理。博格尔2012年接受《纽约时报》访问时,说他的财富仅”低位的千万元”,比起“富达投资”(Fidelity Investments)总裁约翰逊(A. Johnson)的同期身家一百四十一亿,相去岂止恐龙与蜉蝣!
阿比盖尔·约翰逊
巴菲特对指数基金造福股民十分赞赏,因此才会破例在《告股东书》中表扬博格尔;他对投资基金的投资成绩差且滥收费用极为鄙夷,这是他数年前与某对冲基金管理人就主动型和被动型基金长期赢亏打赌,而他最终获胜的原因。九年下来,(被动的)指数基金升了百分之八十五点四,而五家主动基金的绩效则分别为百分之六十二点八、二十八点三、八点七、七点五和二点九。花了大气力选股,每天聚精会神捕捉买卖机会的,却偏偏输给了什么都不动、静静持有的……当然,主动基金人才鼎盛、买入卖出非常频密(为佣金乱炒一通),经手人从中赚得盘满钵满,苦的只是他们的投资者;至于买中那些根本无利可图的,当然更输个两脚朝天,而他们的经理人则依然袋袋平安。写到此处,顿悟投资基金经理与律师与客户、医生和病人的关系一样,彼此并没有“命运与共”(fate sharing)的关系。打输官司、医不好病人,律师和医生照收足钱,这不是和输掉客户的钱的投资经理人一样吗?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菲特,博格尔,指数基金

相关推荐

评论()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