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一重病在押人员离世,生前录视频举报看守所“拖延治疗”

祁铭/华商报

2017-03-17 08:53

字号
如果没有意外,36岁的张呼将在今年8月25日出狱。但一场大病夺走了他的生命。生前,张呼在病床上写下10页自己的遭遇,称靖边看守所不管不顾,耽误其治疗。为防死后无人承认是其亲笔手写,张呼录下长达二十五分钟的视频,详细诉说了其所的遭遇不公。对此,靖边警方称,看守所无责任。
投诉:多次寻求救治均不了了之
“我儿子因盗窃罪羁押在靖边县看守所,病情越来越严重,多次向看守所反映,说我儿子装病,迟迟不送医院治疗,耽误了病情。”昨日,说起儿子因病去世的事,张永香悲痛欲绝。
张呼生前手写的遭遇中称,其因拉原油于2016年7月被榆林市公安局榆庆分局刑拘,羁押在靖边看守所,当时一个监室内所有的人都感冒了,打报告要感冒药,给药需要看医生的心情,吃药喝的是凉水。其中一个叫李某的羁押人员和医生韩某吵了几句,发高烧打报告要药时,得到的回答是“等死下再说”。同监室的人只能轮番用毛巾和凉水敷在头上降温。
事后他才得知,自己是乙肝病毒携带者,最怕感冒,当时没有得到吃药的机会,因此埋下了祸根。有一次,同监室的人员对张呼说其脸色不好看,小便带血,可能是肾脏有问题。他给李所长打报告称自己有些异样,然而得到回答是“子洲人装着呢”。后来多次打报告寻求医生救治,也都不了了之。
医院诊断为原发性肝癌转移
又过了几天,和看守所合作的靖边县中医院大夫发现了他没有食欲,浑身无力,才给打针吃药。一名老中医称,需要到正规医院检查,但看守所内姓白医生问他账户内有钱没,得到没钱的回答后称,没钱你还看啥病呢。就这样,张呼又被管教带回了监室,照常生产配发的抹锡纸工作,一个人一天800到1000张,任务很重。病情加重,吃饭也很少,还拉肚子。相邻的羁押人员李某说,和张呼睡在一起很害怕,其呼吸紧促,脸色蜡黄,像是和死人睡在了一起。
2016年12月23日,一次理发的机会,遇到了大夫值班,张呼主动称其账户内有钱,要求治疗,得到了护肝片等药物。隔了五天后,到医院检查,大夫说病情严重,看守所通知了张呼家属。此时的张呼已经腹水严重,挺着大肚子见到了前来探望的家人。2017年1月20日,榆林二院鉴定结论称,诊断张呼患有原发性肝癌、肝内转移,肝门淋巴结转移,梗阻性黄疸,肝炎后肝硬化,失代偿期。鉴于张呼的病情严重,靖边法院作出决定,暂予监外执行一年。
据看守所人员透露,在榆林二院住院的张呼,拒绝在监外执行法律文书上签字,随后来到靖边看守所,在门房住了两天后被送往医院,没多久就去世了。
张呼的母亲张永香称,儿子生前尽管是罪犯,但人道总要有吧,看守所有关人员拖延治疗,耽误病情,儿子遭遇的这一切,她要讨个说法。
看守所称救助及时程序严格
靖边县看守所相关负责人称,张呼在入所时体检过,但乙肝并不属于拒绝关押的对象。“张呼在羁押期间,病情严重后,看守所赶忙派人送往医院治疗,在此过程中做到了救治及时,程序严格。”该负责人称,做锡纸活儿,是为了让羁押人员的时间过得快一些,免得在监室内无事生非,工作时长也很短,在可承受范围内。
昨日上午,华商报记者联系到靖边县公安局副政委白凌霄,他表示,当事人在网上发帖,让他们感到委屈。至于详情,看守所给上级监管部门有一个回复,经请示政委董宪,暂不能给记者提供。(原题为《在押人员生前手书、视频举报看守所耽误自己病情:靖边看守所称救助及时》)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陕西,在押人员,举报,看守所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