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打私②|一年查获冻品2万吨,出现一批“职业工种”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实习生 左雅倩

2017-03-25 09:0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东起东兴,西至那坡,这段多以界河、山峦为界的1020公里陆路边境线几乎没有天然屏障。这里是广西与越南之间的贸易走廊,也是中国走私最为活跃的地带之一。
冻品、牲畜、粮食、烟酒、红木、汽油……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近年来,源源不断的走私物品穿越边境线,从越南进入广西,流向全国。
走私的体量究竟有那多大,很难估算。一个可作参考的数据是,来自广西打私办及南宁海关的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广西进出口总值3165.9亿元,查获粮食、食糖、冻品、烟酒、牲畜等各类涉嫌走私案件6726起,南宁海关立案侦办走私犯罪案件132起,案值32.43亿元。

以“广西+越南+走私”为关键词、判决时间自2014年1月1日起,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共搜索到裁判文书234份。经澎湃新闻整理,上述234份判决文书均为刑事裁判文书,除了21份关联文书,共涉及213起案件、426名被告人。
判决文书显示,走私物品覆盖冻品、大米、白糖、毒品、洋垃圾、橡胶、废塑料、矿产等46种,其中冻品走私占比最大。涉案的走私人员主要为农民、个体户、司机、渔民船员、无业、公司法定代表等。
3月17日,南宁海关通过书面形式答复澎湃新闻称,经近年来持续严防猛打,目前,广西边境规模性走私得到有效遏制,反走私形势不断向好。
3月中旬,北仑河停泊的铁壳船。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一年查获冻品2.75万吨
东兴、凭祥是广西的两个边境城市,也是过去外界眼中的走私“重灾区”。
在澎湃新闻梳理的213起案件中,货物从哪座边境城市走私入境,东兴、凭祥分别排名第一、第三。其中,从东兴走私入境的案件多达66件,占所有案件的三成。
当问及当地什么物品走私最多,凭祥市打私办相关负责人、东兴市打私办石姓工作人员给出了同样的答案——冻品。
广西打私办公布的数据显示, 2016年,广西共查获各类涉嫌走私案件6726起,案值约13亿元。其中大米1.5万吨,冻品2.75万吨,牲畜活体56998头,卷烟4亿支,食糖1268吨。
在南宁海关向澎湃新闻通报的三起走私大案中,两起案件涉及冻品走私。
2016年4月14日凌晨,南宁海关出动70余名警力,分别在广西南宁、靖西、那坡等地开展“GN1606”行动,打掉一个长期在中越边境通过绕越设关地方式走私进口冻品、大米的重大犯罪团伙,抓获涉案犯罪嫌疑人12名,现场查获涉案冻品约32吨、大米10吨。
经查,从2015年11月至案发,该涉案团伙共涉嫌走私入境冻品10000余吨、大米1000余吨,案值约2亿元。以何某某为首的走私冻品团伙为牟取非法利益,将从美国、印度等国订购的冻牛肉、冻鸡爪等未经检疫的冻品,以及在越南组织货源的大米,通过靖西、那坡等中越边境非设关地走私入境。走私入境的冻品、大米被转运至南宁等地,最终运往国内其他省份销售。
另一起案件的走私冻品数量更为惊人。
2017年1月6日,南宁海关与合肥,长沙,深圳,重庆,成都,昆明,西安等关区同步开展“12·13破冰”打击冻品走私专项行动。南宁海关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17名,侦破“GN1701”,“GN1702”两起冻品走私大案,两案总案值约2.2亿元,涉案冻品总量约为2万吨。
其中,“GN1702”走私冻品案,案值约1.2亿元,涉案走私冻品约1万吨。经查,以王某,袁某,石某为首的走私团伙接受卜某,张某等国内货主雇请,先在印度订购牛肉,并发运至越南海防,再委托以庞某,周某,杨某等为首的中越边境“保货”团伙,将牛肉经由广西东兴非设关地走私入境,最终发往四川成都,重庆等地,交付给国内货主销售牟利。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上述234份裁判文书(未排除关联文书)共覆盖冻品、大米、白糖、毒品、洋垃圾到橡胶、废塑料、矿产等46种走私货物物品。其中,冻品走私案件最多,84份裁判文书是冻品走私案件,占比36%;在2016年的91份裁判文书(未排除关联文书)中,50份系冻品走私案件。
裁判文书数据显示,2014-2016年,法院所判决的冻品走私案逐年递增,其中2014年共计14份,2015年共计22份,2016年共计50份。
冻品走私猖獗的背后,是低成本、高利润的利益链。
3月10日,凭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打私办主任韦家云告诉澎湃新闻,从越南进入中国的冻品,绝多数来自欧美国家,由于饮食习惯差异,从欧美国家收购鸡爪、鸡翅、内脏等冻品几乎零成本,若成功走私到中国出售,利润惊人。
韦家云透露说,据他了解,冻品走私的背后都藏有“大老板”,实力雄厚,可能身价几十亿,一般先把冻品从欧美国家调运到香港,且不卸货;若海上通道不顺畅,就把冻品运至越南,再想办法从陆路边境线偷运进中国。
“他们隐藏很深,很难抓到。”韦家云表示,“大老板”均在幕后指挥,冻品从越南进入广西边境这一段由他人代理走货,并且收取对方押金,这样如果货物被扣,还能获得赔偿。
一位凭祥市政府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透露,早几年,凭祥打击走私没现在严厉,他身边有不少认识的人做冻品走私,假如顺利、不被抓的话,几个月的时间就能赚到买房买车的钱。
“非设关走私”
越南-广西边境-南宁,这是最为常见的一条走私路线。
如何成功突破边境线,是走私产业链最为关键的一步。澎湃新闻梳理相关裁判文书发现,走私分子突破边境线的方法主要可分为两种:一、通过边民互市贸易名义、报低货物价格等方式,走正规口岸、港口等直接将物品走私入境;二是通过“非设关走私”入境,躲避海关、边防等查处。其中,第二类走私方式也最为多见,在213起案件中就有176起。
“非设关走私”又可分为两种情况,要么走界河的非设关码头,将货物偷运出入境;要么走边境小道,将货物偷运出入境。
广西东兴与越南芒街仅一河之隔,绝佳的地理优势让东兴一度走私猖獗。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在213起走私案件中,通过界河的非设关码头走私的共有30余宗案件,其中主要集中在东兴,如东兴北郊十三、十四队码头、东兴关帝庙大仓码头等。
东兴市打私办一位石姓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非设关码头指没有列入海关监管范围的码头,不具备货物进出口的资格,但并不等于非法码头,它们多数由政府建设而成或两国边民往来自然形成,满足当地边民生产生活,如打鱼、取水、运输等。
越南芒街卡龙桥附近的码头。附近商户表示,过去,不少货物从这里上船走私到广西东兴。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上述石姓工作人员表示,东兴和越南芒街以北仑河为界,两国边民来往密切,北仑河两岸随处可见小码头,这也导致东兴走私的特点是“点多线长,随处可上货”,防不胜防。
为了打击北仑河小码头的走私活动,目前,东兴北仑河有边防、海关、公安等部门约400人24小时轮流蹲守。
望风、棍道和“保货”
为了躲避重重关卡,走私产业链诞生了一批“职业工种”:搬运工、拉货人和望风者,他们协力完成一场蚂蚁搬家式的走私活动。
走私货物一到中国境内,立即需蚂蚁搬家式转移,因而需要大量的搬运工和拉货人。相关裁判文书还显示,走私罪犯还实行严密的反监控手段,有人专门负责“望风”,甚至将“哨所”前移至海关、边防、工商执法部门门口。

在东兴进入“严打”之前,严光(化名)是东兴的一名拉货人,也曾当过几次望风者。严光说,走私主要在晚上进行,搬运工就是做苦力,既有中国人也有越南人,每天赚一两百元;望风者的任务就比较轻松,防止有人来查,一晚也能赚一两百元。
货物一到,立刻拆分,这时拉货人就出场了,驾驶各式各样的面包车、小轿车赶来。严光向澎湃新闻透露说,拉货人由车头统一管理,何时何地拿货、怎么把货拉到指定地点等均听车头指挥。
北仑河边反走私联合执勤点。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两年前,严光借钱买了一辆面包车,并对面包车进行改装:拆掉后座,车底加固钢板。严光说,改装后的面包车一车能拉好几吨货,从东兴至南宁,拉一趟货能赚600-700元;假如车被扣了,车头负责交罚款赎车。
走私货物如何突破关卡抵达南宁?严光没有透露,只表示“走棍道”,有时需要在路上“躲躲”。
澎湃新闻2015年6月24日曾报道称,在广西边境地区,走私者绕开边防检查的便道被称为“棍”,走私便道从检查站附近的村子经过,村民便用棍子将路拦起来,向走私者“收单”,便形成特定的走私运输路线:棍道。
上述报道称,通常,拉货人从东兴北仑河岸边开上钦东高速,需要经过7-8条“棍”道,每条“棍”根据货物的价值不同各自收费,走私冻肉一般收取每车20-50元。
一位凭祥市政府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过去,凭祥市的高速公路时而会被走私分子拆掉护栏,就这样走私分子走私绕开高速检查站,通过高速将走私货物运往外地。
严光表示,走私货物若被抓到,货物被查扣不说,还要交罚款赎车。出于走私货物安全考虑,“保货”应运而生。
所谓保货,就是保货人交给货主一定的“保金”,若货物在中间环节失手,“保金”就会被货主扣留。
在广西北海市法院审判的一起案件中,被告人易某、黄某等4人合伙成立东兴“保货公司”,用保货方式做走私穿山甲生意赚取运输利润,2013年9月17日至2014年4月11日,被告人在越南组织活体穿山甲,由他人驾船从北仑河偷运至广西东兴市北郊十四队附近的简易码头,再用摩托车将穿山甲运送至东兴市区交给东兴公司的人员,然后送至广东省相应地市交给联系好的收货人。经统计,该团伙共走私进口穿山甲4195只,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条例,被告人因犯走私珍贵动物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到十年不等。
北仑河边的反走私标语。  澎湃新闻记者 陈绪厚 图
走私“西移”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广西边境的走私就已相当严重。
据《东南亚研究》2006年第3期刊载的《试析1990年代中越边境贸易中的走私问题》一文,90年代前期,在中越边境广西段猖獗一时的走私贸易尤为引人注目,走私的商品主要是日本、德国产的小轿车和石油制品以及外国产的香烟,这些走私商品先从海路由香港运到越南南部港口,再从陆路穿越越南境内北上到达中国边境地区,“越南芒街-广西东兴”就是主要走私路线。
上述文章表示,1996年,越南和中国的贸易额为11.5亿美元,根据越南海关公布的数据,同年越南的走私商品金额达5亿美元;1998年,中越贸易额达12.5亿美元,而中国广西方面推算,仅广西与越南之间的走私贸易金额就高达2亿元美元。
东兴市委宣传部韦姓副部长表示,东兴与越南芒街一河之隔,地理位置优越,东兴一直是贸易重镇,这也导致东兴一度走私猖獗。
东兴市打私办石姓工作人员表示,近年来,经过一系列的重拳打击,东兴大规模走私已成为“历史“,东兴走不通,走私分子开始往西转移,寻找入境机会。

东兴往西是宁明、凭祥、大新、龙州等边境城市,近年来打私压力巨大。
2016年11月20日,央视新闻曝光宁明生猪走私乱象,一天上万头越南生猪走私入境。一位东兴市政府官员表示,这个数字比东兴走私最猖獗时都多。
凭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打私办主任韦家云向澎湃新闻表示,这种“西漂”的趋势确实明显,2012年之前,冻品走私主要在东兴,后面东兴走私乱象不断被媒体曝光,打击力度加大,导致走私分子开始不断向西转移,东兴、龙州、宁明等边境城市均感到到了这种压力。
韦家云表示,在2012年-2014年,凭祥地区的走私活动一度猖獗,规模较大,当地政府马上严厉打击,目前走私已经基本压了下去。
在给澎湃新闻的书面答复中,南宁海关称,走私货物差价大,利益润高;中越边境几乎无屏障,防控能力较差;边民文化程度低,谋生手段少,这些都是中越边境走私猖獗的土壤,也是打击的难点所在。
南宁海关表示,“经近年来持续严防猛打,目前,广西边境规模性走私得到有效遏制,反走私形势不断向好。由于边境管控薄弱、邻国贸易政策等内外症结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广西边境地区走私态势依然严峻复杂,分散的‘蚂蚁搬家’式走私成为常态。”
责任编辑:徐其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西走私

继续阅读

评论(26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