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穿山甲养殖“名企”:运作几近停滞,国外引种计划搁浅

澎湃新闻记者 梁肖 李珣

2017-03-22 10:1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穿山甲公子”、“穿山甲公主”引发舆论聚焦时,工信部的一条旧闻,让穿山甲养殖公司进入公众视野。
云南鲮鲤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穿山甲规范化规模化示范养殖基地建设”项目,北京三和药业有限公司牵头东莞市庆丰园、广东南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四会市华满动物养殖基地三家单位以“中国穿山甲国外引种与规模化养殖基地建设项目”,曾经申请工信部的资金扶持,但因绩效评价不达标,工信部最终未予扶持。
如今这些公司养殖穿山甲的情况如何?澎湃新闻进行了实地探访。


西双版纳庆丰园穿山甲养殖基地,大门紧闭,没有任何标志。
两年多前,东莞市庆丰园药用动物研究所(下称东莞市庆丰园)通过人工驯养的方式,成功繁殖出子一代穿山甲10头的消息,被媒体广泛报道。
2017年2月23日,广东省东莞市林业局林政科一位工作人员再次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重复了上述情况。
但一位曾经为东莞市庆丰园提供养殖技术的李刚(化名)告诉澎湃新闻,由于东莞市庆丰园接手的种苗已具备一定繁殖能力,有处于孕期的穿山甲,因此产下子一代在意料之中。
3月14日,公开报道中被称为“东莞市庆丰园药用动物研究所所长”的晋学君对澎湃新闻坚称,东莞养殖基地比较成熟,“子三代都在东莞”。她表示,目前“国家一类事业单位”正在对东莞庆丰园的穿山甲做亲子鉴定,“不鉴定怎么知道是一代、二代、三代?”
澎湃新闻走访媒体报道提及的东莞市庆丰园地址,但所在村村委会、派出所及众多村民均不知情。
东莞市林业局林政科上述工作人员拒绝透露地址,称企业要求对联系方式和地点保密。但他表示,东莞市庆丰园“现在实际上基本停滞了,规模很小也没有做商业化的推广。”
而东莞市庆丰园一度宣称的国外引种计划,搁浅至今。对于计划已失败的质疑,晋学君回应称,因国内针对穿山甲的卫生防疫体系没有制定出来,担心贸然引进带来疫情。
西双版纳庆丰园提交的申请办理驯养繁殖许可证的资料,称将投资5亿建设大型驯养繁殖基地。
“现在实际上基本停滞了”
东莞市庆丰园在穿山甲人工养殖业界内被视为探路先锋。
据《中国中医药报》报道,早在2012年10月,东莞市庆丰园已在东莞市企石镇上洞村竹树岭租用50亩果场开始开展穿山甲驯养繁殖试验。
据南方日报消息,东莞庆丰园于2014年7月底,通过人工驯养的方式,共成功繁殖出子一代穿山甲10头。
2017年2月23日,广东省东莞市林业局林政科一位工作人员也向澎湃新闻表达了上述报道的情况。
他说,庆丰园药用动物研究所驯养繁殖研究用野生穿山甲,由广东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提供,品种有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并以后者为主。
彼时,随着穿山甲野生种群数量的大幅减少,人们热切地描绘着穿山甲人工养殖成功后的图景,并付诸实践,以期能延续穿山甲的药用等经济价值和生态价值。
据中国中药公司官方网站信息,2014年10月,由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种植养殖专业委员会和东莞市庆丰园药用动物研究所等广东、广西等7省份20余家单位共同发起的“穿山甲人工驯养技术合作发展联盟”在广东成立。
东莞庆丰园在向联盟提交的报告中提出:“扩大穿山甲养殖繁殖规模具有极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通过国外引种穿山甲种苗,可快速实现穿山甲由野生野捕向野生家养、家生家养的根本性转变,可为中医药市场提供充足的甲片药材资源。”
然而近三年的时间过去,彼时见诸报端的穿山甲人工养殖项目逐步淡出公众视野,陷入沉默。
西双版纳庆丰园养殖基地外是一片竹林,环境凌乱。
“之前去查看过它的设施和场地,是合法合规的厂,现在实际上基本停滞了,规模很小也没有做商业化的推广,企业要求对联系方式和地点保密,也不接受采访。”2月23日,对于东莞市庆丰园的现状,东莞市林业局林政科上述工作人员如是说。
澎湃新闻随后在东莞上洞村走访多日也未发现庆丰园研究所地址,该村村委会、派出所及众多村民均表示对该村有穿山甲养殖项目一事不知情。
3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在东莞市庆丰园在云南的子公司西双版纳庆丰园门口找到了在公开报道中被称为“东莞市庆丰园药用动物研究所所长”的晋学君。
她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自己从事穿山甲养殖“有十来年了”,并称东莞的基地相对成熟,可以安排记者参观了解。但对于东莞庆丰园的具体位置,晋学君没有正面回答。
晋学君还称,东莞养殖基地比较成熟,“子三代都在东莞”。目前“国家一类事业单位”正在对东莞庆丰园的穿山甲做亲子鉴定,“不鉴定怎么知道是一代、二代、三代?”
起家:接手别家种苗
多位相关人士告诉澎湃新闻,晋学君早年在东莞从事外贸生意,至今仍是东莞市正文泰贸易有限公司和东莞市正太工艺制品厂的法定代表人。后因外贸生意不顺,遂开始从事穿山甲养殖。
3月13日,晋学君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自己从事穿山甲养殖“有十来年了”,并称东莞的基地相对成熟,可以安排记者参观了解。
曾帮助东莞庆丰园提供养殖技术的李刚告诉澎湃新闻,东莞市庆丰园的种苗,实际来自上一家A公司。
李刚说,穿山甲种苗的来源,一般都是由企业老总直接负责,普通技术人员所知有限。但据他了解,A公司的种苗有一部分来自广东省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另一部分则来自“特殊渠道”。
“特殊渠道”的具体操作办法是,养殖企业花钱雇人到市面上以救护的名义寻找穿山甲,因为有驯养繁殖许可证,执法部门难以将这样的购买行为认定为非法交易,“只要不出事,一般就没事。”
李刚说,由于市面上的穿山甲,许多都受伤或被灌入过增重物质,很难养活,因此需要对购买的穿山甲进行筛选。
西双版纳庆丰园提交的申请办理驯养繁殖许可证的资料中,有尼日利亚养殖基地的图片。
“说白了就是走私,我在你的走私线路中进行一个筛选,能救护的就留下,不能救护的就还给你。”李刚称,买卖双方都心知肚明,这样的“救护”已经形成一条龙服务,被退回去的穿山甲,对方如何处理,无人过问。
2010年前后,李刚为A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但到2012年左右,这家公司已无力再进行驯养繁殖,遂将手上的种苗转移到东莞市庆丰园。
李刚随后到东莞市庆丰园继续提供技术支持,据他了解,这批种苗大概有四五十头。
李刚说,由于东莞市庆丰园接手的种苗已具备一定繁殖能力,已经有处于孕期的穿山甲,因此两年后产下子一代在意料之中。
在东莞市庆丰园子一代穿山甲出生两个月后,2014年10月,由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种植养殖专业委员会与广州中量药业有限公司、东莞庆丰园等企业共同发起的“穿山甲人工驯养技术合作发展联盟”成立。
据中国中医药报消息,“穿山甲人工驯养技术合作发展联盟”组织参访了庆丰园穿山甲养殖场。“业内人士均给予颇高期许。目前国内尚无规模化人工养殖穿山甲取得成功,庆丰园或将提供一个范例。”
布局云南欲从非洲引种
“穿山甲人工驯养技术合作发展联盟”成立一年后,2015年10月,东莞庆丰园布局云南,西双版纳庆丰园野生动物救护繁殖研究有限公司成立(下称西双版纳庆丰园)。该企业法定代表人为晋学君,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
澎湃新闻记者获得的西双版纳庆丰园向勐海县林业局申请驯养繁殖许可证的资料介绍,西双版纳庆丰园是西安东盛集团公司下属东莞庆丰园投资设立企业,属西双版纳招商引资项目,拟在版纳州建立犀牛、穿山甲等驯养繁殖研究基地。这份申请材料落款日期为2015年10月19日。
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西双版纳庆丰园的两位监事张斌和经理张鹏,均为安康广誉远有限公司人员。而安康广誉远有限公司是而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的下属企业。
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而西安东盛集团有限公司,又是广誉远中药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东之一。
前述申请材料称,东莞市庆丰园已全面掌握穿山甲人工驯养繁殖技术,“人工繁殖了穿山甲子三代,并得到国家工信部、国家林业局、濒管办、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等部门的肯定和支持”。
这份申请材料勾勒出东莞市庆丰园的宏伟蓝图。东莞市庆丰园在目前驯养的中国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两个品种基础上,开展国际交流合作,试图引进8个品种科研繁殖,确保种群的完整性。
材料中写道,东莞市庆丰园于2014年2月,在尼日利亚拉各斯州建立20亩穿山甲驯养基地,并得到中国和尼日利亚两国政府的批准,从尼日利亚引进长尾穿山甲、大穿山甲、树穿山甲3个品种共500头种源。庆丰园还在和泰国相关方面商谈合作引进种源驯养繁殖科研事宜。
材料还介绍,西双版纳庆丰园目前已租赁场地约20亩,进行驯养繁殖启动工作。“下来,西安东盛集团将投资5亿元,建设占地2000-5000亩的大型驯养繁殖基地。目前,州政府正在联系落实基地成片用地。”
一位专家说,如果计划实现,这将是中国最大的穿山甲驯养繁殖基地。
对于为何东莞市庆丰园将养殖基地选在千里之外的云南,上述申请材料解释,西双版纳亚热带气候接近西非全年旱季、雨季两个气候。
尚未有新生穿山甲备案的数据
与东莞市庆丰园一样,西双版纳庆丰园的地址也十分隐蔽。
3月中旬,澎湃新闻记者按照工商登记信息,来到该公司位于景洪市勐海路的登记地址,这里是一处酒店。酒店工作人员表示,从未听过这里有一家穿山甲养殖企业。
实际上,真实的养殖基地并不在工商登记的地址,而是位于勐海县勐遮镇曼楷竜村的一片废弃养猪场。
经过改建,这里成为西双版纳庆丰园的前期养殖基地,养殖场外没有任何标志,场地周围筑起了围墙,内有摄像头。
养殖场面积大约只有几亩,四周是农户和田地,草木丛生,环境凌乱,与申请材料中展现的宏大蓝图尚有差距。
晋学君婉拒了记者进入养殖场的要求,她称穿山甲白天在睡觉,“进去也看不了”。
目前这里究竟驯养繁殖了多少穿山甲?种源来自何处?晋学君称,种源均来自东莞,“都是合法来源”,至于数量,她表示不便回答,称这里的规模“很小”,是“试验性养殖”,场地“只有两三亩”,工作人员也只有3名。
西双版纳州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办公室一位陈姓主任对澎湃新闻说,该养殖场的种源都来自东莞,经过云南省林业厅行政许可后,才能将种源调过来,“申请多少只,就调多少只”。而究竟调配了多少只,陈姓主任表示不便回答。
但勐海县林业局野生动物保护站一位庄姓站长告诉澎湃新闻,西双版纳庆丰园申请从广东调配到云南的穿山甲为168只。他说,按照规定每生下一只都应该登记备案,但目前尚未有新生穿山甲备案的数据。
庄姓站长说,他们一般每个季度到养殖场做一次数量登记,并对相关设施进行检查。这期间的空档期,对养殖企业的监管很难到位。
李刚告诉澎湃新闻,此前曾计划从非洲引进的穿山甲计划,已经宣告失败。
在2016年, 全部8种穿山甲由CITES附录Ⅱ升至附录Ⅰ的提案被通过。按照CITES(华盛顿公约)规定,附录Ⅰ的物种为若再进行国际贸易会导致灭绝的动植物,明确规定禁止其国际性交易。
李刚说,他曾亲自到过尼日利亚穿山甲养殖基地,在尼日利亚建基地时并没有考虑太周全,当时中国政府和尼日利亚政府都表示支持,但运输关卡出现难题。一些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盯得太紧,“一有风吹草动他们都知道”。
晋学君证实尼日利亚引种计划搁浅一事,但她给出了另一种解释。她说,并非因为国际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压力,导致引种不顺,而是国内针对穿山甲的卫生防疫体系没有制定出来,担心贸然引进带来疫情。
晋学君说,有关部门一直在推动这件事,将制定一个针对穿山甲的检验检疫标准,目前企业只能等待。“各个部门都很支持,从北京到广东到云南,都很支持。”
责任编辑:李云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穿山甲 庆丰园 养殖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