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追问共享单车数十亿资金池:钱去哪儿了?如何监管?

新华网

2017-03-25 07:50

字号
新华社北京3月24日消息,当前,共享单车成为很多人短途出行的选择,在享受便捷的同时,你有没有受到押金、余额充值容易,但退款难的困扰?据不完全估算,共享单车市场的押金、充值余额存量高达数十亿元,有不少网友质疑其资金流向不透明,“高位”的资金池,如何避免成为“高危”的风险地?
“资金池”有多大?流向何方?
缴纳押金、充值余额,是使用共享单车的必经流程。记者在北京市达官营地铁站外的单车停放点,随机采访了一些共享单车使用者,多数人表示,在一次使用之后一般不会立即要求退还押金和余额。
随着共享单车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沉淀的押金、余额形成了巨大的“资金池”。这个“资金池”规模有多大?资金流向了哪里?共享单车的押金额度是怎么确定的?这是不少网友关心的话题。
ofo、摩拜单车的押金额分别为99元、299元。ofo相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押金金额是根据用户的接受范围和单车维护成本等各种因素综合考量而定。”摩拜单车则表示,“与住院治疗、酒店入住等行为相似,摩拜收取押金符合商业惯例,其金额远低于车辆的价值。”
记者向ofo和摩拜单车了解“资金池”的具体金额,两家公司均没有作出明确回应。根据ofo公布的数据,其用户量已达3000万。摩拜单车官方数据表明,其用户量在去年底已超千万,以此用户量粗略估算,两家公司仅押金存量都达到近30亿元。
针对数十亿元资金的管理,记者采访获悉,ofo、摩拜、Hellobike三家共享单车公司,都对押金和余额分别设立了账户,专款专用,对押金账户不做他用,余额账户则用于支付用户骑行的费用。其中,摩拜单车还与银行开设了押金专户,对用户押金进行集中统一管理。
Hellobike福州区域负责人余浩介绍,押金可以在APP上实现“秒退”,原路返还给用户,但余额因为变动性大,并且经常涉及到优惠活动,因此需要用户联系人工客服才能退回。
共享单车公司对“资金池”的流向作出了限制,但公众的质疑声一直没有停止,卡拉单车风波更是将这一问题推向风口浪尖。福建莆田本土品牌卡拉单车,于今年初首批向市场投放600多辆单车,但因车辆设计及用户不文明使用等因素,面世仅10多天,就有76.5%的单车“失踪”。投资方毅然撤资,并划走了部分用户的押金,导致公司运营资金紧张,用户退押金困难。
“资金池”是否存在安全风险?
有不少网友称,使用共享单车时遭遇了退还押金、余额困难的问题,对“资金池”的安全性提出疑问。ofo用户张女士在3月2日通过人工客服发起余额退款申请,却迟迟没有退回。她前后三次跟客服联系,客服都说张女士的支付宝有问题,无法退款。“为什么押金可以通过支付宝退回来,余额就不行?”张女士感到非常疑惑。截至23日,张女士13.5元的余额仍然没有到账。
上海市民魏女士是摩拜单车用户。3月初,她在APP上发起退回押金申请,但界面一直显示系统错误,客服电话也无法接通,后来魏女士向“12315”“聚投诉”等多个平台投诉,摩拜单车才将押金转账给魏女士,此时距离她发起申请已过去半个月,远超APP上写明的最长还款期限。
共享单车公司的“资金池”是否存在安全风险?武汉大学竞争法与竞争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孙晋认为,对于预付押金这种行为,尚未有法律明文禁止,先交付押金的方式法律上是允许的。但如果押金数额过高或者不能及时退还,就有可能侵害消费者公平交易权和有违约风险。
天津众美律师事务所律师曹哲辅表示,对押金和余额不能等量齐观。“余额的性质相当于预付款,是公司的收益,无需向用户说明如何使用以及资金去向。”他认为,所谓的风险主要还是来自押金部分。
“由于很多用户在一次使用后不发起退还押金的请求,这会造成押金沉淀在单车提供者手中,沉淀的多了,就可能引发‘变相募集或占有资金’的嫌疑。”曹哲辅说,
共享单车公司运营模式的最大隐患在于,单车提供者可能丧失退还押金的能力,如单车提供者破产、将押金挪作他用等。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长期不请求退还押金的用户有可能无法拿回押金。
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认为,目前已有公司宣布不收取押金,市场竞争的结果可能迫使收取押金的共享单车公司出局,而一旦经营失败,消费者支付的押金就可能面临无法退回。
“资金池”的安全如何保障?
共享单车是共享经济的新形态,对于其“资金池”的安全,是否应有相应的监管?摩拜单车方面回复称,在我国现行的法律法规中,尚未对共享单车押金的管理作出明确规定。
记者联系了福建、江西两省的交通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共享单车是新生事物,牵涉领域广。目前对共享单车的管理,上级部门还没有明确的意见,应由哪个部门来主管也尚不清楚。
“在共享单车‘一车对多人’的交易模式下,沉淀的资金拥有金融属性,而一旦具有金融属性的平台缺乏监管,就很容易造成市场失灵。”刘春彦表示,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还不清晰,也没有形成成熟的盈利模式。在这种情况下,市面上的共享单车公司越多,政府介入监管的迫切性就越大。
刘春彦认为,所有的押金都应当归属于消费者所有,它不属于单车公司的财产,不得计入共享单车公司的资产,必须进行风险隔离。即该笔财产独立于共享单车公司的财产,即使共享单车公司破产,押金也不应列入破产财产,而应返还给消费者。
曹哲辅、刘春彦等表示,要规避押金管理的风险,需要政府、单车提供者和用户三方面共同协作。政府有必要尽快明确监管部门,并出台相应的管理细则,设立第三方监管机构对单车公司的押金进行监管,基于共享单车公司经营的区域性,由地方金融监管机构监管更具有可行性。
此外,共享单车公司应建立专门的“押金池”保障押金专款专用,并向社会公众披露资金的流向。
(原题为《钱去哪儿了?有无风险?如何监管?——三问数十亿元共享单车“资金池”》)
责任编辑:李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共享单车

继续阅读

评论(15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