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亮瞻局|波斯湾如何“反介入”?解密伊朗反舰导弹(上)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宏亮

2017-03-26 13:2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伊朗反舰导弹一直是防务界的热点话题,最近,“霍尔木兹”-2反舰弹道导弹发射成功的消息让其反舰导弹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伊朗为何研制近程反舰弹道导弹?其反舰导弹整体技术实力又是如何?
对于已成为“过去式”的奥巴马政府来说,历经12年才“最终”达成的伊核协议,也许是其苍白外交战略成果中唯一的重大“遗产”。伊核协议从2015年达成的那一刻起就备受争议,新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曾毫不掩饰地批评这是一份“最糟糕的协议”。
在德黑兰,哈桑·鲁哈尼迎来了其本届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伊核协议也可能即将成为他的重大“遗产”。面对华盛顿的新主人,鲁哈尼政府一方面表示不会与美国重启伊核问题谈判,言下之意,特朗普要么接受这份“最糟糕”的协议,要么只能撕毁它;另一方面,在最强有力的“温和派”政治盟友拉夫桑贾尼去世后,鲁哈尼如还想连任,就必须安抚国内那些对美国疑虑重重的强硬保守派,此时,通过军事手段向国内外展示肌肉成为现政府最简单直接的选择——比如试射一枚号称可以“击沉”美国航母的反舰弹道导弹。
据外媒报道,伊朗在近期成功测试其新型“霍尔木兹”-2反舰弹道导弹(ASBM),并得到伊朗与美国的确认。
反舰弹道导弹横空出世
在对俄关系良好的背景下,伊朗的本土安全主要取决于两个方向——陆地上的两伊边境和海上的霍尔木兹海峡。其海防体系能否完成封锁霍尔木兹海峡的任务,型号繁杂且数量众多的反舰导弹恐怕就成为伊朗两支海军(国防军海军与革命卫队海军)最为依赖的重锤。
当前伊朗海军的大量反舰导弹主要用于两个目的:封锁海峡与攻击敌方舰艇。其中前者的可操作性与优先度都明显高于后者。今年3月初刚成功试射的“霍尔木兹”-2反舰弹道导弹之所以引起西方高度关注,正是在于其提供了一种相比于之前反舰巡航导弹攻击成功率大得多的区域海权控制手段。
从弹头形状来看,“霍尔木兹”-2反舰弹道导弹应该采用了主动雷达末制导方式,全天候作战能力更强。
西方媒体报道称,“霍尔木兹”-2已经不是伊朗装备的第一款反舰弹道导弹,早在2011年伊朗军方就曾成功试射了一枚“波斯湾”(即“霍尔木兹”-1)反舰弹道导弹。两者的射程都在250至300公里左右,其主要不同在于“霍尔木兹”-2采用了搜索范围更广、抗干扰能力更强的主动雷达导引头,而之前的“波斯湾”导弹采用的则是被动红外导引头。
众所周知,反舰弹道导弹对于航母战斗群的威胁极大,尽管美国海军的“宙斯盾”舰艇已经开始装备具备太空中段反导能力的“标准”-3导弹,但伊朗的这两款短程弹道导弹与中国的东风-21D中程反舰弹道导弹不同,其主要飞行弹道都在大气层内,且全程飞行时间太短,留给航母编队的拦截窗口将非常狭窄。此外,由于射程短,伊朗反舰弹道导弹也不是必须依赖卫星等远程监视手段来发现或锁定航母,岸基雷达就可以指示目标。
当然美国航母编队可以在伊朗反舰弹道导弹的射程外发动攻击,毕竟航母战斗群攻击半径超过700公里。但这里也有个问题,“霍尔木兹”-2导弹系统主要采用车载发射平台,该类平台在战时很难在短时间内被彻底清除。美军舰队如果发动防区外打击,自然可以保障舰队的安全,但其最终目标是位于伊朗国土纵深的核设施,这些目标很可能需要航母战斗群进入波斯湾后才能实施攻击。而一旦前期的外围清除行动做得不够彻底,则进入海湾封闭海域的航母战斗群将必然成为伊朗反舰导弹的“围猎”目标。换言之,伊朗超视距反舰导弹(包括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存在至少让美国航母无法自由出入波斯湾甚至阿曼湾,并因此改善伊朗军队的战略态势。
从弹头形状来看,“霍尔木兹”-2反舰弹道导弹应该采用了主动雷达末制导方式,全天候作战能力更强。
伊朗已经拥有可实战的反舰弹道导弹的消息确令外界震惊。尽管伊朗早已具备成熟的弹道导弹技术,并且经常被西方拿来作为在东欧等地部署反导系统的“牌坊”,但反舰弹道导弹毕竟是目前只有中国才拥有的高端武器技术。就导弹本身而言,其特殊的末制导与末端机动技术都有别于普通弹道导弹。而整个攻击体系对数据链、目标侦查、锁定等配套技术更是有极高的要求——众所周知,目前的伊朗还算不上是一个科技大国,其之前也从未在“弹”、“链”这两方面展现出世界顶尖的能力。
上述事实都给予了外界对于伊朗反舰弹道导弹技术来源的足够联想空间。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据《简氏防务周刊》等外媒的报道,中国不仅是目前唯一拥有反舰弹道导弹成套技术的国家,而且伊朗之前在飞航式反舰导弹领域也一直与中国合作良好。
中伊军事合作
目前关于伊朗反舰导弹的信息主要源于两种渠道,一是伊朗官方出于政治目的的宣传;二是西方各种研究机构的相关报告。由于见诸媒体的报道非常混乱,导致对伊朗海防能力的夸大或低估都很普遍。
如果说伊朗的弹道导弹和核工业技术主要来自朝鲜的话,其反舰导弹发展则被明显打上了中国烙印。根据美国《航空周刊》2010年的一篇文章,伊朗在战术导弹系统方面与中国的联系由来已久,伊朗首次获得中国的反舰武器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1987年2月伊朗成功试射了来自中国的“海鹰”-2岸舰导弹,该型导弹是苏联SS-N-2“冥河”反舰导弹的中国改进版本,也被称为“泡泡沙”导弹。到两伊战争的最后阶段,“海鹰”系列导弹成为伊朗在“袭船战”中的重要武器。并以其强大的威力和良好的性价比让伊朗军方非常满意。因此进入90年代后,中国出口的另一种小型反舰导弹C-701也进入伊朗军队服役,在伊朗这种导弹被称为“克萨”。
后期,“海鹰”-2岸舰导弹还被伊朗集成到卡车上,具备机动发射的能力。
两伊战争期间除了岸基型“海鹰”外,伊朗还获得了不少空射型“海鹰”——“鹰击”-61,这两种导弹成为了伊朗研制反舰导弹的起点。1988年初,伊朗宣布可以自行生产“海鹰”导弹。至1994年,伊朗革命卫队海军已部署了5个岸基反舰导弹发射连,每个连有6部“海鹰”-2发射装置。其中一些部署在阿巴斯海滨,其它部署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的库赫斯塔克。
两伊战争期间,伊朗和伊拉克之间的“袭船战”对整个波斯湾航运构成了摧毁性影响,仅美国海军在艰难的油轮护航任务中就有超过36艘舰船被击伤,11艘被直接击沉。这让伊朗充分认识到了反舰导弹在波斯湾和霍尔木兹海峡的重要作用。
C-802带来的战力飞跃
伊朗显然在与中国的合作中尝到了甜头。据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公布的数据,1991年海湾战争结束后,“感同身受”的伊朗为了提高自身的海防能力,向中国提出购买C-802反舰导弹,双方经过正式谈判,并向联合国常规武器转让中心进行备案登记后才达成了这项交易。
1994至1995年,中国向伊朗出口了80枚C-802导弹及10套发射装置。基于中东军力平衡的敏感性,中国按照本国《军品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落实对导弹出口的“清单管理”,确认伊朗为该导弹系统的最终使用方,以防止这些武器通过第三方流入热点地区。英国《简氏防务周刊》当年也承认,中国的整个交易操作是透明的,与国际武器交易惯例没有冲突。
C-802导弹可以由空军的F-4战机携带发射。
C-802反舰导弹对于伊朗的海防能力来说无疑是一次巨大的飞跃。尽管“泡泡沙”系列导弹射程远、弹头大,但C-802导弹可以拦截距离仅为6海里的目标,而“泡泡沙”的最小射距达10海里,这对于在狭窄的海峡执行封锁任务来说意义重大。仅凭借这种导弹,伊朗就能够攻击霍尔木兹海峡内的任何目标以及阿曼湾的多数目标。
据西方媒体报道,C-802是中国“鹰击”-83反舰导弹的出口型号,后者是中国海军的制式化武器,普遍装备大部分作战舰艇。该导弹精确度高、甚至能打击低空巡航的飞机,且发射准备时间很短,突防能力强,可匹敌美军的制式反舰导弹“鱼叉”,优于同期的法国“飞鱼”导弹。C-802基本型射程为120公里,改进型射程超过200公里。这意味着伊朗第一次拥有了超视距攻击海上目标的能力。(未完待续)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伊朗反舰导弹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