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被欠款供应商集聚辉山乳业沈阳总部:去年底已出现拖欠

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2017-03-27 17: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在周末连续接待“宾客”之后,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再次现身总部。澎湃新闻记者 李继远 编辑 张若驰(00:29)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中国辉山乳业控股有限公司(辉山乳业,06863.HK)“资金链断裂”传言不断发酵之后,来自黑龙江、湖南、北京等地的部分供货商,在3月27日一早来到了辉山乳业总部大厦打听情况。
除了焦虑的催债者,来自北京某投资公司的抄底买入者、银行推介过来的资产管理公司工作人员,也来到位于总部沈阳的辉山乳业大厦门前,他们更希望从辉山乳业的危机中寻找获利的机会。
周末也没休息,接连在辉山乳业总部接待各路“宾客”之后,3月27日上午9时30分左右,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再次乘坐一辆黑色奥迪A6来到公司总部,车辆疾驰进入大厦门口后,杨凯快速步入大楼内。
对于外界关心的问题,辉山乳业尚未公告回应。行色匆匆的员工在门口经过严格审查后才能进入办公大楼,面对记者询问都是闭口不谈。
去年年底已经开始出现欠款逾期
“拖欠我们几百万的货款,现在逾期的有一百五六十万。”3月27日,沈阳当地一家向辉山乳业供应环保设备的供应商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辉山乳业本应在去年年底支付该公司一百五六十万元的设备款,不过当时并未支付,“当时给的回复就是没钱了。”
虽然拖欠有数百万的设备款,不过这家辉山乳业设备供应商并未能获邀参加3月23日召开的债权人会议。“看了新闻报道,感觉事情有点严重,所以过来再了解下什么情况。”这位负责人表示,在设备款逾期之后他们也曾多次与企业沟通,不过拖欠问题并未解决。
在驱车7个小时来到辉山乳业大厦之后,王凯(化名)也未能见到辉山乳业的相关负责人。 “我们是给辉山乳业的牧场提供羊草的,现在也是欠着货款。”王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们来自黑龙江大庆,给辉山三四个牧场提供羊草。
“我们一个季度差不多送千儿八百吨。”王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之前与辉山乳业都是按月付款,此前的结款都正常。
来自北京为辉山乳业酸奶杯供应商的刘向(化名)则显得不那么着急,他是一家湖南包装企业北京办事处的负责人,相对于其他家供应商来说,他们被欠的货款相对小得多,“我们就一二十万,不多,月初的时候辉山乳业多给我们打了十几万,不过后来退回去了,没想到出了这事。”
不过,嗅觉敏锐的刘向在考察了一番各大超市后认为,辉山乳业的生产已经开始出现异常。“按说超市的鲜奶都是每天更新,不生产奶就坏了。”刘向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昨天他在超市看到辉山乳业的鲜奶的最新生产日期都是3月25日,还算正常,不过酸奶的生产日期则停留在了3月22日、23日,“酸奶是两天一更新,按说应该更新到25号,说明酸奶生产有些不正常了。”
“辉山乳业杯装酸奶主要在沈阳地区生产,所以从超市产品的生产日期是能判断出来大致情况的。”刘向说,不过他前往工厂考察发现冷水塔等生产装置仍在正常运转,“江苏盐城的工厂也在正常生产。”
抄底买入者已有浮盈
与催债者的焦虑相比,同样来自北京的崔丰(化名)则显得非常淡定,因为就在辉山乳业股价山崩的短短几十分钟内,他们成功抄底买入,如今账面已有浮盈。
“两毛多的时候我们没来得及下手,我们是三毛多买的,有一点浮盈,但那点浮盈没有意思。”崔丰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希望通过走访外围的情况,来判断辉山乳业有没有咸鱼翻身的可能,“如果能咸鱼翻身最好,如果真不成钱就砸里面了,就是赌一把。”
“本来约的投资者关系负责人,不过现在这个时间也不方便接待。”崔丰对于公司此次买入金额以及股份数量都未透露,不过在走访一圈之后他认为,此次“刀刃舔血”般的买入应该有成功概率。
“根据我大概了解的情况,辉山的产品是好的,企业也是有影响力的,但经营方面应该是存在问题。”在崔丰看来,资产规模、净资产仅是伊利股份一半,但辉山销售额仅有四五十亿,而伊利股份的销售额达到三四百亿,“浑水的报道历经两个月的调查,做空一定是有充分的理由的,辉山的财报应该是有水分的,再加上可能存在的挪用情况,所以实际的资金状况没那么乐观。”
2016年12月16日及12月19日,浑水两度发表报告,称正在做空辉山乳业,并举出大量调查结果,论证这家公司存在财务造假、夸大利润等行为。不过,得益于大股东的增持,辉山乳业当时的股价并未大幅下跌。
“辉山的产品在东北地区还是有口碑的,有不错的市场占有率。”崔丰认为,辉山乳业此次陷入危机主要原因在于资金运用存在问题,“如果产品好的话,能再起来,或者被债务重组,就相当于咸鱼翻身了,至少它不是一家空壳子,我们赌的是这个。”
在辉山乳业大厦的北侧,来自北京的一家资产管理公司的一行五六人也被挡在了辉山乳业总部的门外,虽然有来自银行的引荐,不过他们最终也未能见到相关负责人。在等待一阵后,匆匆离去。
3月27日中午,有消息称,辉山乳业将就外界关心的问题发布公告进行回应,律师正对公告进行修改。“这个我不清楚,还是等联交所的公告吧。”辉山乳业品牌总监赵鑫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并拒绝了见面采访的请求。截至记者发稿,辉山乳业尚未发布公告。
责任编辑:李继远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