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巴黎华侨被警察射杀,为何在法“受伤”的总是中国人

澎湃新闻记者 李怡清

2017-03-29 08:3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此次事件的发生)是跟(受害者)华人的身份有密切关系。”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前《文汇报》驻法高级记者郑若麟就日前发生的巴黎华人遇害事件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如此评价道。
欧洲青田同乡总会会长陈少奇也说, “中国人总觉得‘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可能造成了外界印象,认为我们是软弱可欺的。很多阿拉伯人和非洲人没工作,遇到一点事情就反抗,但我们每个人都要勤劳工作、赚钱,都是在‘各人自扫门前雪’。”
法国巴黎当地华人摆放蜡烛为死去同胞祈福。  海外网 图
当地时间3月26日20时左右,56岁的浙江青田籍旅法侨胞刘少尧在巴黎19区被一名法国便衣警察枪击而死。
目前,事发经过尚未明了,法国警方与受害者家属各执一词。事件发生次日,约200名在法华人自发聚集在巴黎19区警察局门口表示抗议。
“我们需要团结,现在一方面要等待公正的司法调查结果尽快出来,二是要联合起来向法国政府方面施压。”欧洲青田同乡总会会长陈少奇日前向澎湃新闻表示。
华人的维权意识有了明显突破
过去半年多来,法国华人的安全状况屡屡见诸报端。去年9月4日,约五万名在法华人走上街头,呼吁“反暴力要安全”,当时,一名浙江籍华人张朝林在街头被几名青年殴打致死。
就在今年2月23日,另一名华人企业家再度控诉遭到法国警方的暴力袭击。
但此次法国警方射杀旅法侨胞刘少尧依然不同寻常。“此次事件是有标志性的,华人从被抢劫、搜身、暴打到被打死,受袭击的程度不断恶化。而就施暴主体而言,此次是执法机关(人员)一枪毙命,这在法国华人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法国问题学者宋卿向澎湃新闻表示。
“如果面对一个阿拉伯人、非洲人或犹太人,法国白人警察恐怕不会那么轻易地拔枪就打,因为他知道,他们的族群会有强烈的反应。”郑若麟说道。
陈少奇表示,“中国人总觉得‘退一步海阔天空’,这可能造成了外界印象,认为我们是软弱可欺的。很多阿拉伯人和非洲人没工作,遇到一点事情就反抗,但我们每个人都要勤劳工作、赚钱,都是在‘各人自扫门前雪’。”
但华人团体的维权意识也在逐渐苏醒。去年张朝林遇袭丧命后,在法华人在巴黎“游行圣地”——“共和广场”到“巴士底广场”之间举行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高调抗议游行活动,多位法国政要、中国驻法使馆官员到会并讲话。大巴黎地区治安重灾区以及巴黎华埠的多位市长,与华人肩并肩走在队伍前列。
《欧洲时报》彼时发表社论称,这一前所未有的场景标志着此次大游行成为了旅法华侨华人依法维权的里程碑。
高调有序的纪念活动加之与法国主流媒体的积极沟通,“华人安全”这一主题被当地主流媒体大范围报道,警方也加强重视,3名嫌犯迅速落网。
而相比于半年前的事件,此次华人群体的反应则更为迅速。在事件发生的次日,便有约200名在法华人自发聚集在巴黎19区警察局门口表示抗议,并摆放鲜花、蜡烛表达纪念。而在本周末,法国全国侨团计划将组织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活动。
“虽然(27日的)抗议引起了冲突和对峙,甚至有华人同胞被警方打断了腿,但从(自发抗议)的行为上可以看出,华人现在的维权意识有了明显的突破,会运用法国人引以为豪的这套价值观来‘以彼之矛攻彼之盾’,这是非常重要的。”宋卿分析道。
“现在的华裔已经到了第二代。他们其实都是土生土长的法国人,懂得用法律和抱团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郑若麟补充道,“曾经发生过法国《观点》杂志发表文章羞辱华裔,华裔年轻一代就联合起来聘请律师打官司,还打赢了。”
法国“政治正确”开始异化
除了华人群体自身特性所带来的安全压力之外,法国社会本身所存在的文化单一性、经济不景气带来的高失业率和“郊区青年”现象,以及近年来外部安全挑战同样给整个社会的安全形势带来恶果。
“全球经济指标”网站(Trading Economics)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法国2016年第四季度失业率为10%,其中青年失业率高达23.6 %。分析认为,这一高企的青年失业率导致了法国许多地方年轻人犯罪比例越来越高,尤其在一些特定族群中,年轻人的失业率及犯罪率则更高。但出于“政治正确”等原因,一些族群的犯罪问题无法公开讨论。法国著名“另类记者”艾利克•齐姆尔就曾因“在监狱里关着的百分之八十以上是阿拉伯和黑人青年”、“企业主有权让职业介绍人所不要推荐黑人和阿拉伯人”等言论而受到“种族歧视”的巨大舆论压力,甚至被迫道歉。
此外,法国自身的文化特性亦为外来人口的融入增添了不少阻碍。
“法国虽然自诩为一个包容并蓄、可以接受多样性的国家,但法国仍然是一个单一文化的国家。”宋卿指出,若想加入法国籍,就需要无条件地认同法兰西民族的文化和价值观,与2015年1月《查理周刊》事件同期出版的法国《寒流》杂志以“黄祸”为封面同样成为了法国社会种族歧视顽疾的表象。
“目前可以看到,在法穆斯林群体已出现了很大的反弹和对峙。对于中国移民而言,处于语言障碍、文化背景、生活习惯或是个性使然,我们不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完全地拥抱法国的文化。”宋卿说。
而就外部安全局势而言,2015年法国大型恐袭事件发生后,虽然该国的安保警戒状态一再加强,但仍然时有小规模恐袭发生,就在一周前,法国就在3天内接连发生4起袭击事件,其中3月18日在法国奥利机场一名男子拔枪扑向巡逻军人中的一名女兵被击毙一事被认定为“恐袭级别”。于此同时,其欧洲邻国亦相继发生了规模不等的恐怖袭击事件。
“随着法国安全状况的恶化,其‘政治正确’也发生了异化,原来法国重视人权高于一切,而现在的处理方式不一样了。”宋卿指出,在奥利机场攻击女兵的袭击者被直接击毙了,“这在‘人权第一’的几年前,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那时候会要生擒,可能会打伤,但不会打死,现在则非常果断、简单粗暴。”
“现在有些草木皆兵了,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宋卿补充道,这种对于暴力犯罪的惩罚措施反映出法国政治、社会文化已不可否认地逐渐呈现出向右转的倾向,“但到底转到什么程度,则很难说”。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巴黎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