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男子17岁时伤人致死,逃亡13年后为尽孝自首入狱

雷兹/四川新闻网

2017-03-29 13:01

字号
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在监狱亲情帮教中看到妈妈,但李琛仍然控制不住自己,37岁的他,抱着62岁的母亲王月华哭成了泪人。李琛知道,这些泪水,是对母亲的歉疚,也是对自己13年逃亡生活的一种悔悟。
3月28日,四川省川西监狱的亲情帮教现场,服刑人员李琛为母亲端上热水、送上鲜花,这是他第一次给母亲洗脸,也是第一次为母亲献花。
1998年,时年17岁的李琛,因为打架致人死亡,从此开始了长达13年的逃亡生活。2012年,李琛自首后进入川西监狱服刑改造,如今,他可以见到前来探望自己的母亲,他期待自己“新生”,可以弥补多年的亲情遗憾。
亲情帮教现场,李琛和母亲相拥而泣。四川新闻网 图
打架致人死亡,不敢回家踏上逃亡路
1998年,那年李琛17岁,正在上高一,因为和人发生口角,李琛将人殴打致死。
“本以为没什么大事,直到晚上,朋友告诉我被打伤的人经抢救无效死亡。”伤人致死,年纪尚幼的李琛听到这个消息后害怕起来。当天晚上,李琛悄悄回家偷走母亲的500元钱和首饰,带了零食买了一张火车票,登上了南下广州的火车,踏上了长达13年的漫漫逃亡之路。
李琛还记得,当时火车行驶至湖南境内时,车厢中传来广播,消息通知,到郴州站时将进行例行检查。这让李琛心理打鼓,由于自己没有身份证,万一盘查起来怎么办?在火车上思索再三后,李琛在火车抵达郴州前一个站时偷偷下了车。
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李琛下车后看着铁路线发呆,已经没有了方向感和目的地。而故乡早已在身后,李琛只能靠逃跑时带的干粮支撑着一路往前走。终于,在步行了一天一夜后,李琛逃到了郴州近郊。由于不敢进城,李琛四处打探后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的采石场,并在这里找了一份搬运石材的临时工作。
“很辛苦,6个人搬一车石头平分17.6元钱。”李琛记忆深刻,自己在工友中年龄最小,因此搬运石材的工作对他来说相当辛苦,从小没有干过重体力活的他,只有咬牙坚持。看到李琛年龄小,采石场中的一名四川老乡心生怜悯,为李琛调了工作,李琛从搬运岗位上转为市场开票工作。就这样,李琛在采石场呆了两年多,身上甚至小有积攒。
怕身份泄露不停换工作,为稳定生活学计算机技术
采石场的工作并非长久之计,逃亡生活仍然继续。2000年,刚跨过千禧之年,李琛从采石场辞职后逃往了深圳。
此时的开放窗口城市深圳,正处在经济腾飞的关键期,机遇不断。“到了深圳又不停地找工作、换工作。”李琛说,自己换遍了深圳宝安区、龙岗区的电子厂,由于没有身份证明,每一份工作干满3个月后就得重新再找新工作。
李琛说,不停“挪窝”,是因为每份工作干满3个月后,厂子要给工人缴纳社保,因为缺乏身份证明,为了避免泄露自己的信息,李琛不得不重新找新工作。李琛说,常常干3个月只能拿到2个月的工资,遇到有些厂子押一个月工资时,自己3个月只能领一个月工钱。
几年下来,李琛早已厌倦频繁更换工作的生活状态,内心挣扎的同时,他一时找不到更好的生存方法。“不能再这样过下去了,实在太痛苦太煎熬。”李琛试图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为此,他不停地寻找机会,寻找一个能让自己安身的方式。李琛从小脑子就比较“灵光”,在深圳逃亡期间,他交到了一些益友,加上自己对计算机的热爱,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托朋友给自己报了计算机成教班,一有空就参与计算机学习,这样的生活成为常态。
转眼又过了两年,到了计算机考试的阶段,同样由于身份问题,李琛选择了放弃。有了一技之长后,李琛开始到各种计算机公司、贸易公司和软件公司求职上班。“在电脑城就换了16家公司。”李琛说,自己还是不停换工作,但生活有了明显改观,甚至手里的钱有所结余。
2009年,李琛从深圳逃往广州,开始第三站逃亡生活。
逃亡广州卖电脑,为尽孝他自首
一路逃亡,李琛一直深藏着自己的犯罪事实。
逃到广州后,李琛利用自己的积蓄和朋友的帮助,开了一家笔记本电脑专卖店,心惊胆战地过着与常人不一样的生活。逃亡的日子,李琛也曾遇到过对自己很好的女朋友,因为害怕“东窗事发”连累别人,李琛一直不敢成家,这也成为他的一个“心结”。一直到2011年,李琛的逃亡生活发生转变。
2011年7月的一天,在一档法制节目中,李琛看到画面中一名服刑人员和母亲的对话,深深地触动了他沉寂多年的心,“很多人17岁时还在跟父母撒娇,我17岁时就开始了逃亡生活。”想到家中已经年迈的父母和自己多年的逃亡生活,李琛流下了悲痛的泪水。
“突然就想到了自首,或许这样还有机会回家尽孝。”李琛说,刚开始一想到会面临严重的刑罚,自己就感到害怕,经过4个多月的挣扎考虑,李琛最终决定自首。
2011年11月9日,李琛永远记得这个时间,那天,李琛拨通了家里的座机号码,“妈妈,我是李琛,你们过得还好吗,我要回来自首。”李琛说,家中座机号码是他一直没有忘记的家的“符号”。13年来,第一次双方在电话里“相见”,母子两人在电话中泣不成声。
妈妈:为等儿子 家中座机号码13年未报停
母亲王月华终于收到了儿子的消息,为了这一刻,她苦苦等了13年。
王月华说,儿子犯罪逃跑后,与家里断绝了联系,这13年来,家里没有放弃寻找孩子的下落。在艰辛的等待中,王月华的头上一天一天地爬满了白发,到现在,她只能靠染发遮盖。
13年来,王月华和丈夫不敢搬离简阳,“生怕哪一天儿子回来后就找不到我们了。”说到这里,泪水早已浸满了王月华的脸颊,李琛拿出纸,不停地为母亲拭擦。除了不搬家,王月华家里的一部座机,成为他们老两口“守望”儿子消息唯一通讯工具。每次回到家,一有空,王月华就会守在电话旁,盼望奇迹能够出现,但座机一直没响过,每一次都让王月华失落至极。
“儿子你到底在哪里,家还为你留着,快回吧!”梦中,王月华不止一次梦到儿子的身影,但醒来后发现却是场梦。终于,2011年11月9日,王月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话中,一个成熟男人的声音传来,“妈妈……”还没等李琛喊出声,王月华一下就知道,这是儿子李琛的声音。王月华镇静了片刻,接到儿子电话时,自己又激动又生气,电话中王月华带着哭腔问李琛:“这么多年了,你为什电话都没有一个,你到底在哪里?”
不过,王月华还是万分欣喜,毕竟能看到儿子回来了。
狱中服刑让他更加平静,看书超百本未来想创业
自首后,李琛因故意伤害罪被判刑12年。2012年,李琛被送到川西监狱服刑。
服刑期间,李琛一直表现很好,积极改造,目前已经获得两次减刑,减刑两年时间。每次的亲情会见,王月华都会来看李琛并给他送来书籍,服刑5年多,李琛已经看了100多本书。“都是关于电脑方面的书籍。”王月华说,每次会见之前,她都要专门去书店挑选书籍给儿子送来。
“逃亡的日子,始终心有不安。父母年纪大了,想念他们的心情也与日俱增。”李琛说,如今到监狱服刑,反而让他心里面更加平静。“其实,监狱完全不是电影里那个样子,管理很文明也很规范,人性化。”李琛说,服刑期间,每次会见都能看到母亲,每天自己还能看书学习,心里面很踏实。如今还剩下四年多的刑期,李琛很有信心自己还能再减刑一次,他打算,出狱后继续从事电脑行业的工作,好好弥补对父母的亏欠。
“儿子,好好改造,争取早点回家,爸妈等你回家。”王月华抚着李琛的脑袋,脸上充满期盼。
(文中服刑人员及家属均为化名)
(原题为《男子17岁时伤人致死 逃亡13年后为尽孝自首》)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潜逃,自首

相关推荐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