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志|大戏开启,学者答五大疑问:英国与欧盟谁有主动权

澎湃新闻记者 于潇清 孙梦文

2017-03-29 20:1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时隔9个月,英国正式向欧盟提交信函,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条。英国与欧盟的未来将会走向什么方向?视频来源 美联社 编辑 廉秀宇(01:22)
当地时间3月29日12时30分(北京时间19时30分),英国驻欧盟大使蒂姆·巴罗正式将英国脱欧通知信(notification)递交给欧盟主席图斯克,这意味着这场从去年6月23日开始的脱欧大戏将正式拉开帷幕。
经历了全民公投、伦敦地方高院与英国最高法院的脱欧审判、英国议会的多次辩论之后,如今这份脱欧通知信已经呈交至欧洲议会,脱欧这个注定改变世界格局的事件正走向高潮。
图斯克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欧盟将在48小时之内对英国的脱欧申请给与回应。”然而,这场谈判并没有他所描述的这么轻松,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警告英国这将是一场历史上最宏大的谈判,同时他也多次强调英国需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此前,在“新英国计划”演说中,对于即将脱离欧盟,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表现出了信心——提出希望英国将建设成为“全球化”的国家,拥抱“新老伙伴”;面对苏格兰再次发起独立公投的呼声,她则表示,脱欧谈判将为英国争取最积极的协议条款,兼顾各方利益。
当地时间2017年3月28日,英国伦敦,英国首相特雷莎·梅在唐宁街10号的办公室正式签发信件,启动里斯本条约第50款,开始“脱欧”程序。  视觉中国 图
究竟这场影响世界的谈判将要如何进行?欧盟和英国谁会在谈判桌上拥有主导权?冗长的谈判是否又会对“黄金时代”的中英关系产生影响?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就此等问题采访了国内研究脱欧问题的多位专家,就涉及该谈判最核心的五点问题作出解答,希望能够在观点的交锋中阐明未来的谈判趋势。
两年期限内脱欧谈判能否完成
澎湃新闻:里斯本50条规定,英国需要在两年之内与欧盟方面完成脱欧谈判,否则英国将自动脱离欧盟,而要延迟两年时限的提案必须得到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的同意才可能通过。此前欧盟与加拿大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仅就谈判就花费超过了5年时间。脱欧谈判究竟能否在两年之内完成,可能的结果又是什么?
丁纯(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目前的情况是英国、欧盟双方都认为脱欧是铁板钉钉的事,剩下来的就是双方怎么谈,谈的条件以及最后对谁有利,以及从哪一个视角去看有利、不利这个问题。
对于由于脱欧才成为保守党领袖和英国首相的特雷莎而言,她会全力以赴推动脱欧。对于英国来讲,既然做出了脱欧的决定,要付出多大代价,在未来的谈判阶段也是大看点。特雷莎主张强势的“硬脱欧”,从脱欧方案目前表述的内容来看,出于对民众情绪的考虑,英国会特别强调保护边界、阻止非法移民,不会给伦敦金融界特别“开小灶”,不会选择瑞士模式、土耳其模式。
从欧盟来讲,脱欧是英国自己的选择。谈判双方都会全力以赴去谈,但结果怎样,期限会不会延长,要取决于双方谈的结果。
现在英国、欧盟双方表现得都比较硬气,从谈判策略来说,英国和欧盟各自有难处,欧盟会谨防放行英国并防止让它得便宜的局面发生,这会对内部成员国带来负面影响。现在欧洲民粹主义流行,部分欧盟成员国、特别是和英国经贸关系不大的成员国会强势索要“分手费”,英国脱欧对此会有“以儆效尤”的效果;而跟英国关系紧密的国家、一些中东欧国家也可能会表达不同的诉求。政治、经济、军事以及金融、产业链上错综复杂的关系,这些都不是一时可以凭借脱欧或是脱欧谈判可以扔掉的。
对于英国来讲,既然做出了脱欧的决定,要付出多大代价,在未来的谈判阶段也是大看点。从致欧盟通知信的内容上看,特雷莎政府的立场有所软化,不仅多次提出要保持同欧盟的“深入且特殊的关系”,期望在未来达成一个囊括金融产业的全面自由贸易协定,而且承诺将尽力避免以没有达成协议的方式“硬脱欧”,可见在未来谈判中,英国并不会完全通过牺牲经济利益来达成其他的目标。
王朔(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欧洲研究所副所长):两年期限可以申请延期,但要求所有成员国同意,延期是不太容易的。特雷莎的表态很含糊,英国希望“摘樱桃”。双方可能不会再保留现有的单一市场形式,而换一种特定的协定或者特殊待遇——英国将不再作为整体而是将部分行业保存在欧盟统一市场之中,但这会引起欧盟的反感。两年到底会谈出一个什么结果,是否能让双方觉得都有利,这是一个尚无法知晓的问题。双方目前在漫天要价,接下来坐地还钱压价的事宜才显得更加重要。
李冠杰(上海外国语大学英国研究中心助理研究员):谈判开启后麻烦很多,目前还很难判断两年内能否谈完。两年之后如果谈不完,英欧之间应该会达成协议,保证英国不立刻退欧,延长半年到一年左右,保证人员与商品货物在过渡时期的流通。
“脱欧谈判时间越长,英国损失越多”
澎湃新闻:英国脱欧事务大臣大卫戴维斯3月12日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英国议会议员只能面临特雷莎政府制定的脱欧方案以及被欧盟“淘汰”两个选择,暗示英国政府未来将全面主导脱欧谈判事宜。在未来的谈判桌上,英国与欧盟谁将拥有更大的筹码与更多的主动权?欧盟方面是谁在主导谈判?
王义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从欧盟方面的程序来说,由欧委会委托同英国进行谈判,再经由欧洲理事会批准,再经过欧洲议会的批准,获得27个成员国一致通过后,各成员国的议会再进行批准,经过所有这些程序,英国才能正式完成脱欧。程序比较冗长,哪个环节出现问题都可能导致脱欧进程的延长。
应该说欧盟有更多的主动权,英国像犯错的孩子——“惹出事再来要糖吃本来从道义上就处于劣势”;再者英国脱欧的动机就是更好地拥抱全球化,同中国、美国、印度等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没有完成脱欧就不能进行谈判,一时难以弥补欧洲市场正在带来的损失。简单来说,英国肯定更着急。再加上苏格兰要求独立的问题,跨国企业的撤出也会对英国经济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这将对特雷莎政府的执政基础产生动摇,会让脱欧谈判变得更复杂,脱欧时间线拉得越长,英国损失就越多。
当然欧洲也面临很多矛盾,法国、德国的大选正在进行,各成员国内部意见也难以完全统一,欧盟谈判的优势能否转化为行动,这也是由欧盟的领导力决定的。
王朔:谈判出面的肯定是欧盟机构,但欧盟双层结构还是在起作用的,主导谈判、提供关键意见的还是像法德这样的欧盟大国。谈判双方筹码都不少,相比较来讲,英国的主动性更强。欧盟有27个国家,难达成一致意见;再者脱欧是英国主动做出来的,欧盟是被动的,所以行动自主性更多在英国这边,要价更多也是英国在要价,欧盟一直都是被动方或者说是受体。但这不能代表谁更有优势或者更强势,这个很难判断。
李冠杰:欧盟方面由议会来决定哪个事务部门来对应。英国脱欧大臣是主导,他背后是特雷莎政府。英国更有主导权,因为欧盟行政流程更复杂,要考虑的东西更多,27国达成统一更难;但在实际谈判内容上,欧盟可能砝码更重,因为英国需要欧盟的大市场,所以英国也正在加大自己的贸易网络来平衡这个砝码。
“不可能欧盟要价多少英国就给多少”
澎湃新闻:此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曾多次强调,英国方面需要承担总额近600亿欧元的“脱欧费用”,在谈判过程中,英国是否会向欧盟支付这笔“脱欧费”?
王义桅:赔款只是形式的问题,从长远角度看英国的损失远大于600亿,比如伦敦作为全球金融城的地位、在世界上的地位;要弥补欧洲市场的损失、与欧盟重新谈判结成新的自由贸易协定;很多的投资会从英国转移出去,本来世界各地想通过英国来影响欧洲的一些举措,例如人民币的国际化、离岸市场,这些都会受到损害。
同时,欧洲也有损失。欧盟GDP缩减了15%,失去了一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一个重要的海上国家的资源、欧洲更加内陆化,在安全事务上同英国的合作也面临很大损失,还有欧盟想借助英国扩大的海外影响也遭遇考验。
李冠杰:凭着英国人几百年的外交手腕,不可能欧盟要价多少就给多少,英国对欧盟也很重要(其第三大经济体)。让英国缴纳高额的费用本身也是不合理的,欧盟、英国“离婚”本身双方都有责任。600亿本身是一种施加谈判压力的技巧。未来英国如果想继续进入欧盟大市场可能需要承担一笔费用,但不该被视作“脱欧费”。
“英国不会同意苏格兰二次独立公投”
澎湃新闻:当地时间3月29日凌晨,苏格兰首席大臣斯特金提交的二次独立公投决议,在苏格兰地方议会获得通过。英国脱欧谈判的同时,联合王国是否会面临内部“独立公投”借机挑战呢?
丁纯:以前苏格兰承诺短期内不再进行独立公投,但脱欧谈判为其找到了理由,这是特雷莎需要去解决的问题。特雷莎政府不愿看到苏格兰分离出去,但关键问题是老百姓怎么去认可二次公投的倡议。苏格兰的独立不是新话题,但根据2014年公投苏格兰人理性选择的结果,还要看接下来的具体步骤,以及特雷莎本身的政治技巧和英国政治精英本身处理问题的能力——在哪个环节能制止住苏格兰独立,以及英国政府愿意做出的挽留、给出的承诺。斯特金也在观望——民众在多大程度能接受独立,毕竟英国正在谈判,苏格兰人意愿由此产生的变量很大。
王义桅:想留在欧盟给了苏格兰再次要求独立的理由。英国脱欧成功给苏格兰带来的感受是“少数人的权利被多数人的暴政所绑架”,苏格兰二次公投的要求给英国政府施加了压力,英国在同欧盟谈判的过程中必须考虑到苏格兰的利益,比如苏格兰同欧盟经济上的联系、人员上的流动,不过第二次公投能不能如愿进行倒是未必,高频率的公投容易招致反感,会导致民粹兴起、多数暴政,有时也可以被视作“精英政治不负责任的表现”;公投决议在获得苏格兰议会通过后,还面临英国议会和欧盟方面的阻力。
王朔:除了脑子发热,英国政府不会同意任何地方再开启独立公投。威尔士依附于英国,不会独立。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当时之所以让苏格兰公投,实际上是为了跟工党打选举战,争取票仓,是为了解决国内政治问题,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前提。事实是,英国国内不存在分裂问题,但英格兰与苏格兰等地方政府会加剧紧张关系。
“脱欧谈判过程对中国喜忧参半”
澎湃新闻: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在接受有关“脱欧”问题提问时表示,中国将继续支持欧洲一体化进程。我们希望看到一个更加团结、稳定和繁荣的欧盟。如果脱欧谈判未来遭遇扯皮状况甚至被暂时搁置,这将如何影响中英以及中欧双边关系?
丁纯:在欧盟不会给英国好果子吃的局面下,英国将寻求同非欧盟经济体,如美国、中国等加强经济联系,扩大市场,以弥补脱欧对英国经济的损失和冲击。而在欧盟方面,欧盟同中国做生意的相关规则、条款是统一的,这是便利化的一面;但坏处是英国在欧盟国家中是比较主张自由贸易和减少对中国制裁的,更加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的角色,这是欧盟有些国家还达不到的程度。脱欧短期内的不确定性会对市场带来负面影响、冲击,中国同英国、欧盟的相关协议在英欧还没有切割方案时遇到的挑战也是可以预期的,脱欧带来的影响更多是对欧洲市场的,间接会反馈到中国来。总体来说这个过程对中国喜忧参半、利弊各有。
王义桅:英国的市场是比较开放的,中国对英国的投资超过了对德国、法国投资的总和。很多企业是以英国为跳板,进入欧洲大陆市场。脱欧让很多人开始对英国的传统商业地位的认识发生动摇,提前撤出英国市场。欧盟也想静下心来进行欧洲一体化,包括容克提出的“多速欧洲”的五种可能性,担心英国“坏榜样”的带动作用。欧洲一体化遇到重大挫折,如果谈判不顺利,未来更加不确定,欧元的地位,欧洲经济、政治的前景,以及多极化中的一极的地位都会遇到挑战。中国一直支持世界多极化、欧洲一体化,减少来自美国的压力。欧元的前景如果不明朗,中国会遭到美元更大的压力,美元不断加息、资金不断回流,对人民币国际化造成严重挑战,所以中国希望尽早达成协议,这样有利于中国同欧盟的投资协定谈判、同英国的自贸协定谈判,欧盟去向的确定很重要。对英国来讲,完成脱欧后可以更自由地与中国进行谈判,但在脱欧的过程中,对中国可能有很大的冲击。
李冠杰:对中欧关系影响不大。但遭遇扯皮,在程序上会对中英关系影响很大,因为英国的定位不清楚,现在我们跟英国合作是在欧盟框架内,未来英国“似脱未脱”,中英之间的贸易究竟应该按照英国还是欧盟的标准进行?这是一个问题。中英关系现在缺乏明确定位,未来如何剥去欧盟框架来发展两国关系会是重点。脱欧的扯皮还会加重对英国经济的打击,降低中国投资者的信心与热情。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英国脱欧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