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斥医托的南京“侠女护士”:以后还会管,亲友担心遭报复

澎湃新闻记者 陈卓

2017-03-30 08: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夜之间,一段“侠女护士怒斥医托”的视频火遍网络。视频中,南京市妇幼保健院的女护士骆福玉紧紧地抓住一个医托不放手,痛斥她“就是钻法律的空子……人家都哭得稀里哗啦了,你还骗人钱”。
说这话时,她的神情充满了坚定和大义凛然。
3月29日,坐在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旁边的骆福玉在讲述这段故事时,却多少显得有些担心和“不知所措”。
从28日晚上开始,她的电话就响个不停,一拨人是有感于这个“正能量满满”的举动,希望能采访到这个主人公的媒体记者;另一拨则来自于她的亲人朋友,他们从网上流传的视频认出她后,便赶紧打来电话,往往开口就提醒她注意安全。
骆福玉的弟弟对此不无担心,在他眼里,姐姐一直是充满正义感的人,这次的行事确实符合她的性格。但由于最初流传的视频并未经过“马赛克”等处理,作为家人,他们担心骆福玉会因此遭到医托的报复。
澎湃新闻从南京市妇幼保院了解到,为了保证她的安全,该院保卫科也加强了她所在的总服务台巡查安保工作。
近两年,“医托”在南京市妇幼保健院被“抓到”后写过的保证书,不少人是“常客”,写过好多次
对“走红”有些担心
29日上午10点多,在医院保卫科的办公室,骆福玉正等着一家媒体的电话连线。更早一点,她才接受完另一家媒体的采访。
前一天的28日下午,一段由医院的目击患者拍下的“医院护士怒斥医托”的视频在网上热传,网友纷纷点赞,她也被冠上了“侠女护士”的称号。
第二天一大早,多家媒体记者赶到了医院,希望采访这位“侠女”主人公。
记者眼前的骆福玉,脸盘白净微圆,一笑起来,眉眼弯弯。
她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义愤填膺。
26日早上9点过,她在一楼的总服务台值班,负责接待投诉事宜。有个30多岁的姑娘向她求证该院是否有个叫李美男(音)的专家,她否认后,那个姑娘便求助说,(介绍专家给我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医托。
“那姑娘有点怕,我就让她跟在我的后面,悄悄地指给我看哪个是医托。那个医托发现我了撒腿就跑,我去追,但追丢了。”后来又一个患者向她投诉有医托,“我一看,还是那个人,”骆福玉一下气从中来。因为担心医托再次跑掉,骆福玉没顾得上叫保安,赶紧上前死死地抓住医托的手不放,大声呵斥了她。
正是这一幕,被旁边的患者录下视频,后来在网上流传。
于是就这样,她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情况下,突然“火”了。
29日整个上午,骆福玉忙着接受媒体采访,一遍遍叙述当时的情形。
但在采访间隙,时不时的电话打进来时,她有时也会眉头紧锁,多少有些忧心忡忡。
骆福玉告诉澎湃新闻,28日晚上到29日上午,便有很多的朋友从网传的视频中认出了她,或者听说了这个消息,赶紧给她打来了电话,往往开口就提醒她“要注意安全”。
就在前不久,江苏省人民医院的一位医生因呵斥“票贩子”被捅伤,骆福玉的家人朋友们也因此担心她被这些医托报复。
骆福玉的弟弟说,姐姐一直是充满正义感的人,经常“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次的事情很符合姐姐的性格,他们也很支持。“但是作为家人,这次流传的视频最开始并没有经过马赛克等处理,我们又怎么能不为她担心?”
医院保卫科没有执法权,只能让医托多写几份保证书
“医托”难查处、屡禁不止
不过,没过多久,骆福玉好像又恢复了原先的“侠女”状态,面上的脆弱和不知所措也仿佛不曾有过。
她依然语气坚定,“以后发现医托,我还是会管。”
但是她的弟弟却希望,她能换种方式,比如先叫上保安,再行动,“毕竟她是女生,而且上有老下有小。”
骆福玉说,之所以这么坚定,是缘于她们对医托的深恶痛绝。
1992年,她被分配到南京市妇幼保健院工作,一干就是25年。自从她2007年从病房调到门诊后,便开始有了与“医托”的“斗智斗勇”的经历。但那时候的医托还只是偶尔出现,最近这几年里,医托的数量增长很快,基本每天都有患者投诉。
骆福玉介绍,有些病人会自己留个心眼,问问医生护士,那个人是不是医托。但她也常遇上有病人被骗后,向她们哭诉,“被诓去了其他医院,不但花钱更多,病还没治好。”
她说,医托一般瞄准外地人下手,所谓“病急乱投医”,有些病情较急的患者,又是外地来的,想要尽早看完病,但无奈医疗资源有限,专家号较难排上,所以就容易被医托忽悠
日子长了,这些医托大多数是固定的面孔,医院的医生护士们、保安们也能认个脸熟。保卫科还设立了个“医托脸谱库”,发现医托后,调出监控来提取其脸谱存照,保安们人手一份,每天巡查。
但似乎也仅此而已,医院能做的其实不多。
南京市妇幼保健院保卫科科长郑明飞对澎湃新闻说,从道德层面上来讲,医托行骗,说是伤天害理也不为过,但如果从严苛的法律层面,由于医托带去的也有多是有执照的医院,并不算违法,他们在一次次抓住医托后,往往只能要求其写保证书。
而对于那些忽悠到违规诊所的,则是要固定证据,但仍因为缺乏针对性的法律法规,公安部门一般只能对违规诊所进行治安处罚了事。
同这种较小的威慑力、较低的违法成本相比,医托“拉人头”所能获得的回扣却是巨大的,这也使得医托屡禁不止,“他们反反复复地出没,赶走了他们,他们又过来。”
“说实话,我真是恨不得在她们脸上贴上‘医托’两字”。”骆福玉坦言,“也许,正是因为大家都对医托深恶痛绝,我才会一下 这样走红吧”
“人心总是向善的。”她说。
责任编辑:李克诚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侠女护士,呵斥医托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