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家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开口说话了,有的听上去还比较淡定

澎湃新闻记者 周炎炎 陈月石 刘歆宇

2017-03-30 07: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卷入辉山乳业(06863.HK)债务危机的金融机构纷纷开口了:平安银行、九台农商行、招商银行、农业银行纷纷披露了风险敞口,加上澎湃新闻获悉的中信银行和P2P红岭创投的出借金额,公开的债权总额已经达到了39.2亿元人民币。此外交通银行表示,其对辉山乳业的贷款占比不多;还有诺亚财富(NOAH.N)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则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查封辉山乳业、该公司主席兼大股东杨凯及其控股公司冠丰,以及另一名人士张健美的资产,禁止他们将资产转移或移离香港。
2017年3月28日,辽宁省沈阳市,沈阳市民在一处奶站买奶。辉山牛奶的价钱被特殊标出。 东方IC 图
根据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的一份会议通知,3月23日下午,23家金融机构作为辉山乳业的债权人参与了“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与会的金融机构名单如下: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工商银行(601398.SH,01398.HK)、农业银行(601288.SH,01288.HK)、中国银行(601988.SH,03988.HK)、交通银行(601328.SH,03328.HK)、中信银行(601998.SH,0998.HK)、华夏银行(600015.SH)、广发银行、平安银行(000001.SZ)、浦发银行(600000.SH)、民生银行(600016.SH,01988.HK)、浙商银行(02016.HK)、招商银行(600036.SH,03968.HK)、渤海银行、邮储银行(01658.HK)、大连银行、锦州银行(00416.HK)、阜新银行、辽阳银行、辽宁省农信社、汇丰银行(00005.HK)、华融资产(00993.HK)。一位在场的债权人向澎湃新闻证实了这份名单的真实性。
债权人已公开确认的债务额超过39.2亿元
根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已有5家金融机构公开了其向辉山乳业或其相关公司的贷款敞口:平安银行有21.42亿港元(18.99亿元人民币),九台农商行有13.5亿元人民币,招商银行有4040万美元(2.78亿元人民币),农业银行有1.1亿人民币和1.5亿港币(合计2.43亿元人民币),深圳P2P公司红岭创投有5000万元人民币。
此外,一位接近中信银行的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中信银行对辉山乳业的贷款金额为1亿多元。
也就是说,目前经债权人确认的辉山乳业及其相关公司的债务达到了39.2亿元以上。
而根据3月24日一位债权人对澎湃新闻的说法,截至2016年年末,辉山乳业总负债已经达到了217亿元。
截至发稿前,辉山乳业第一大债权人中国银行尚未回复其对辉山乳业的风险敞口究竟有多大,工行、国开行、邮储银行等也尚未回复澎湃新闻上述问题。
“一分一毫都得要!”
随着银行年报季的来临,多家银行在业绩发布会期间都被追问了其对辉山乳业的贷款问题。
3月29日,据香港经济日报旗下香港经济通报道,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在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交行有为辉山乳业提供贷款,但占比并不多。
同日,农业银行首席风险官李志成对媒体表示,农行辽宁分行向辉山乳业提供贷款1.1亿元人民币,农银国际则提供1.5亿港元(两项合计为2.43亿人民币),对方以5.3亿股票抵押。
由于辉山乳业在3月24日暴跌85%,按照目前0.42元的股价计算,这笔抵押的股票价值为2.23亿港元,也就是1.97亿元人民币,低于农行对辉山乳业的风险敞口。
在3月27日,招商银行副行长兼董事会秘书王良在招行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对辉山乳业共两笔境内外贷款,敞口合计约4040万美元(2.78亿元人民币),分别于今年5月及明年到期。其中,该行一家境外分行参与了辉山一笔境外银团贷款,拥有2500万美元债权,另外一家境内分行也给了辉山2200万美元贷款,其中30%为保证金。目前付息情况正常,均不欠息。
平安银行则在3月25日发公告称,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控制的冠丰有限公司,以其持有的辉山乳业股份为质押,于2015年6月在平安银行获得授信额度。截至2017年3月24日,冠丰有限公司在平安银行的贷款余额为21.42亿港元,质押的股份总数为34.34亿股。按照辉山乳业停牌前股价计算,冠丰有限公司质押给平安银行的股票价值已经缩水至14.4亿港元,也就是12.77亿元人民币,远低于平安银行的放款金额。
而与辉山乳业股权债权关系错综复杂的九台农商行,3月29日发公告称,九台农商行向辉山乳业之附属公司提供两笔融资,融资余额共为人民币13.5亿元,且不存在未能按时收取约定利息之情况。
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曾在九台农商行今年1月12日IPO时,出资5.38亿港元,以发行价4.56港元买入1.18亿股九台农商银行H股,占后者所发行H股比例为17.88%(占公司全部已发行股份约3.4%)。澎湃新闻向九台农商行询问这部分股权处置问题,目前尚未得到回复。
至于这些钱能不能完全拿回来,交通银行董事长牛锡明在业绩发布会上面对记者时表示“一分一毫都得要!”但又说,“大部分可以要回来,但全部拿回来会比较困难。”
除了银行,还有多种融资渠道
辉山乳业的债权人一共有70多家,除了23家上述金融机构之外,还有四十多家。
澎湃新闻发现,除了银行是辉山乳业的重要资金来源,地方金融资产交易所、融资租赁企业和网络借贷平台也被辉山乳业作为了融资渠道。
辉山乳业3月17日曾公告称,辉山乳业旗下两家子公司与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签订2.5亿元人民币(2.8亿元港币)的融资租赁合同,租期三年;2016年12月8日,公告与中建投租赁(天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3亿人民币(3.38亿港元)的融资租赁合同,租期为6个月;3月29日,公告与广东粤信签订10亿元人民币(12亿元港币)融资租赁协议,租期到2021年。
在金交所方面,辉山乳业自2016年9月起,在大连金交所发行定向融资计划。发行了数百号产品,单项融资计划的金额在100万元到2000万元之间。
在P2P借款方面,辉山乳业于2016年9月向红岭创投提起1亿元贷款申请,最终2017年1月授信变更为5000万元。
而在资产管理公司方面,根据香港星岛日报报道,诺亚财富旗下资产管理公司歌斐资产入禀香港高等法院,要求冻结4名人士及公司资产,包括中国辉山乳业控股、主席兼大股东杨凯及其控股公司冠丰,以及另一名人士张健美的资产,禁止他们将资产转移或移离香港。歌斐资产内部人士向澎湃新闻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
据基金业协会的资料显示,歌斐资产涉及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产品有两只,分别是歌斐创世优选一号投资基金和歌斐创世优选二号投资基金,均成立于2016年3月30日。
澎湃新闻从一债权人处获悉,在3月28日下午,沈阳市迎宾馆北苑一楼召开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组建暨第一次协调会议,辽宁省、沈阳市两级政府金融办领导均有到场,会议主要内容为两项,一是请各债权人提供相关材料核实辉山乳业债务情况;二是请各债权人统一认识,一致行动,不抽贷不压贷不起诉,为引进战略投资者提供方便条件,帮助辉山乳业渡过难关。
目前,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公约正在由债权金额排名靠前的十一家银行草拟,完成后将发给各债权人签署。招行方面也回复澎湃新闻称,未来招行将与监管机构和其他债权人共同商讨下一步方案。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