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男子杀死前妻后喝药自杀,殡仪馆里女儿仍等母亲送她上学

柯亭依/九江新闻网

2017-03-31 12:11

字号
3月28日晚,瑞昌市人民厂宿舍内发生一起凶杀案,一名男子杀死前妻后喝下农药自杀身亡,留下3个年幼的孩子。日前,九江新闻网记者来到案发地进行走访,试图还原这起悲剧的始末。
死者留下的三个儿女成了孤儿。九江新闻网 图
艰辛
3月30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瑞昌市人民北路的人民厂时,天空雾蒙蒙、阴沉沉,淅淅沥沥下着的春雨,没有丝毫停歇的迹象,雨水打在脸上,能让人感到窜遍全身的寒意。“命案就发生在人民厂宿舍内,这名被杀的女子生前租住的地方。”当记者向位于厂门口一家经营粮油副食店的柯姓店主打听时,他告诉记者,该女子去年在旁边的一家超市上班,从超市辞职后去了一家鞋厂工作。该店主表示,他平时并未和该女子有过多交流,只是时常会看到她带着两个女儿从厂门口出入。
按照该店主的指引,记者进入厂内找寻该女子生前的租住地。在一排排枝叶茂盛的大树笼罩下,人民厂宿舍楼内一片寂静,房屋显得有些老旧、破败。据居住在此的一位陈姓居民介绍,人民厂多年前就倒闭了,厂区内的住房多数被变卖给了私人。“这名被杀的女子租住在5栋2单元3楼,听说两个月前才搬进来住,她一般只会和居住在附近的老乡有来往。”该居民表示,尽管是邻居,但他并不熟识该女子。沿着昏暗的楼道,记者看到女子生前租住的房屋大门紧闭,而2楼至3楼的水泥楼梯有明显被水清洗过的痕迹。据5楼一位居民介绍,这里的房子面积一般是60多平米,两室一厅,租金在每月500元左右。对于不久前发生在这的命案,该居民并不愿多谈。
事发小区
随后,记者找到了被杀女子曾经工作过的超市,该超市就位于厂门口右侧。听说了记者的来意后,多名超市店员围拢了过来。“面善、瘦弱、节俭。”一名超市女员工这样形容该女子。“她去年在超市做零食区的理货员,个头不高,非常瘦,体重只有70多斤,上班从来不迟到早退,待人也很友善,从不在背后道人长短,显得老实本分。”据该员工介绍,离婚后,由她带着两个女儿上学,照顾孩子起居。“超市每月只有1400元工资,对于她来讲,生活非常拮据。”该员工感慨道,为了省钱,每次看她只买一点点蔬菜回家,平时非常节约。“她读一年级的小女儿由于进不去公立学校,只好送到私立学校就读,每个学期要交2000多元的学费,这笔额外的开支让她的生活显得更加艰难。”另一名超市员工介绍,去年9月份,该女子就从超市离职,前往附近一家鞋厂上班。
记者从死者家属处获悉,该被杀女子姓谈,瑞昌市洪一乡人,37岁;凶手为其前夫徐某,瑞昌市花园乡人,39岁。两人育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于今年1月份经法院判决离婚。
危机
“命案大概发生在28日晚上8点多,有邻居还听到争吵声。”据人民厂一柯姓居民称,案发时,至于小孩是否在场,以及惨剧的更多细节,他听到了很多版本,真正知情的人并不多。而超市一名员工则表示,29日还见到了死者的大女儿来到小区,“小孩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像是受过惊吓。”
人民厂有多位居民还反映,行凶男子徐某出现在小区是在案发当天的早上。“天还没亮的时候,男子就在厂区内活动,像是在等人。当时还在附近商店里买了香烟、火腿肠、啤酒之类的东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向记者讲述,该男子还将小孩的照片从手机里翻出来给行人看,举止很奇怪。
“女子从原来的住处搬到这里,可能就是为了躲避前夫,想不到还是被找到了。”人民厂一陈姓居民感慨道。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徐某做出如此极端举动?人民厂的多位居民和徐某的多名家属向记者讲述称,谈某近期结交了一位异性朋友,得知这一消息后,徐某心生愤恨,因而产生了杀人动机。但该说法尚未得到警方的证实。
“刀割在嫂子的脖子上,刀口非常深。”徐某的堂弟告诉记者,谈某被割中颈部后,当场死亡。而徐某的另一名亲属表示,徐某行凶后,喝下了随身携带的农药“甲胺磷”并报警。“随后救护车将他送往瑞昌当地的医院,抢救了十多个小时,最后还是救治无效身亡。”该名亲属说道。
唏嘘
30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瑞昌市殡仪馆,此时,徐某的遗体正在被火化,现场有10余名死者的亲属。“说到底,还是徐某自己没本事,常年在外打工,却省不下几个钱,一年到头才贴补家里几千块钱,实在过得太贫苦,双方也因此产生矛盾,才导致离婚。”徐某一名亲属说道。当记者提出想了解两名死者之间的瓜葛,以及案件的细节时,徐某的亲属似乎都有所顾虑,不愿多说。
记者看到,谈某的遗体仍放置在几乎未做任何布置的灵堂里。“女方家属现在都未在场,等把嫂子的遗体整容后,让她的父亲见上最后一面,双方再做进一步商量。”徐某的堂弟叹着气说道。
记者注意到,受访者几乎都会感叹:“留下的三个小孩,太孤苦伶仃了。”据死者家属介绍,大女儿今年10岁,就读铜城学校;二女儿7岁,在瑞昌一所私立学校上学;小儿子才2岁3个月,刚学会走路。
“平时两个女儿跟着妈妈生活,而儿子则由其爷爷奶奶带。”徐某的大伯说道,两个小孩由于不在一块读书,无法互相照料,对于以后上学的接送都是难题。徐某的父亲今年60多岁,已是满头白发,平时在砖瓦厂上班,“烧砖的活是有一日没一日的,每月的收入不到2000块钱。”突然的变故,几乎把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推向了绝境深渊,这几个小孩今后的生活该怎么办,亲属们都是长吁短叹、连连摇头。
“大女儿去学校上课了,小儿子跟着奶奶在家中。”记者看到,徐某火化时,只有二女儿在殡仪馆。记者见到二女儿小慧(化名)时,看到她身上套着一件大人穿的浅黄色羽绒服,梳着两个小辫,头上戴着红色发箍,长得非常可爱秀气,只是一双大眼睛看起来有些无神。记者在跟小慧进行对话时,她眼神巴望着记者,显得很乖巧懂事。
记者询问她头上的发箍知道是谁买的时,小慧想了会说,“记不起来了!”那为何不去上学呢?小慧告诉记者,“我很想上学去,可是学校离家太远了,要等妈妈送我去学校。”(原标题为《唏嘘!瑞昌男子杀死前妻后喝药自杀 女儿还等着妈妈送她上学》)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杀妻

相关推荐

评论(4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