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90后入殓师:每年美容遗体上千具,对外说干社保专业

周小平/重庆晚报微信公众号

2017-04-02 18:40

字号
殡仪馆,一个人让人避而远之的地方;在殡仪馆工作,更算得上是一份特殊的职业——有人对此恐惧,也有人坦然接受,并从中收获对生命的感悟,重庆市石桥铺殡仪馆遗体美容师张浩,就是其中的一位。
作为一名90后大学生,为何会选择这份常人不易理解的工作?他在这份工作中,有着怎样的故事?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2日上午采访了他。
张浩是一个阳光帅气的90后。  本文图片均为微信公众号“重庆晚报” 图
干的遗体美容
对外习惯说搞社保专业

凌晨5时,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张浩轻轻下床,先给熟睡的妻子盖好被子,再给1岁多的儿子换好尿布,收拾完东西便直奔石桥铺殡仪馆——这几乎是张浩在工作日里一成不变的习惯。
张浩是石桥铺殡仪馆殓运科遗体美容师,每上一个班,就要在殡仪馆里待整整24小时。
张浩是重庆垫江县澄溪镇人,1990年11月出生,毕业于贵州民族大学社会保障专业。2012年,他通过考试来到石桥铺殡仪馆,成为一名遗体美容师。生活中经常有人问他做什么事,他更习惯于说自己干的是社保专业。“从古至今,殡葬业都和死亡联系在一起,旁人恐惧和异样的眼光在所难免。以前别人在了解我的工作后,经常下意识地后退几步,然后用一双惊恐的眼睛打量我,仿佛我是一个异类。对于陌生人,解释没有太大的必要。对于经常接触的人,我才更愿意直言我的职业。”
“毕业时,我也曾为干什么工作迷茫过。”张浩说,“当时想先找个工作做着,再寻找更好的发展机会。原计划到殡仪馆工作只是过渡,没想到渐渐喜欢上这份工作,一做就是四年多。”
美容是场仪式
每年经手遗体超过1000具

凌晨5时许,天还没完全亮。与外面世界的宁静相比,殡仪馆内已是灯火通明。走进办公室,张浩来不及和同事们打招呼,便穿上白大褂,戴上口罩和橡胶手套,三步变两步走进殓尸房。
张浩认为,遗体美容是一场庄严的仪式。
重庆有个风俗,赶早不赶晚。
每天5时30分到8时,是张浩所在的殓运科殡殓组最忙的时间——运尸、防腐、整容、整形。从不同地方运来的遗体,首先由他们运送到停尸房,登记死者信息。对于正常死亡的,家属办理完手续后就可以对尸体进行清理;对于非正常死亡的,他还要协助法医对死因进行鉴定。
逝者为大,家属们最后的愿望是让亲人走得安详。“是否防腐、整容、整形,这些都要遵从家属的意愿。”张浩说,“我所要做的,就是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给遗体化妆。不过,与其说是化妆,我更愿意把这个过程看作是一个庄严的仪式。”
在张浩眼里,给遗体美容绝不是简单地涂抹,需要精益求精。在工作室,张浩展示了他的银色百宝箱:不大的箱子里,左半边的药瓶里是防腐药水等,右半边是不同类型的画笔,以及不同颜色的特制油彩。
“最困难的是,如何根据逝者的肤色进行颜料调配。”张浩说,自己以前从没拿过画笔、调过颜色,最开始跟着组长学习,逐渐进步到自己可以调配颜料;化妆时间从最开始的半小时,逐渐缩短到如今的10分钟……根据殡仪馆的记录,每年张浩经手的遗体数量已超过1000具。
见多生离死别
对生命有了自己的感悟

运来的遗体首先要进行面部清洁,然后才可以美容、防腐等。对遗体美容,最重要的是面部颜色的复原。
张浩说,对于皮肤蜡黄的遗体,一般会选用偏暗的、贴近肤色的油彩,或淡黄色、白色的油彩。其次就是对嘴唇和眉毛化妆,为了能让眉毛更自然,张浩的脸与逝者最近的距离不到20厘米。
“遗体美容除了要掌握化妆技术,更重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对于张浩来说,每位逝者在他眼里都是自己的亲人,用心给他们化妆是做晚辈应有的态度。
张浩说,给遗体美容,更重要的是发自内心的尊重。
“给遗体美容,还需要迈过心里的那道坎。”张浩坦言,刚开始工作时,自己经常出现吃不下饭、强迫症一样频繁洗手等状况。他说,正常死亡的遗体就像人睡着一样,比较好美容。最难的就是给非正常死亡的遗体美容,特别是一些腐烂或肢体不全的遗体。
经手的遗体多了,张浩慢慢适应了给他们化妆。殡仪服务科科长易小丽说,张浩的工作态度刷新了她对90后的认知:“每天与遗体打交道应该是一件比较枯燥的工作,但他能始终如一,认真负责,让这份平凡的工作变得不平凡。”
在殡仪馆,见得最多的就是生离死别,让张浩对生命也有了自己的感悟:“每次给遗体化妆,浮现在我眼前的是他们曾经鲜活的生命。逝者已去,留给的是生者无尽的悲痛。人难免一死,重要的是不要留下太多遗憾,学会珍惜眼前的一切,珍爱生命。”
爱给妻子做饭
最大幸福是陪妻儿散步

谈起自己的工作,张浩仿佛有说不完的话,用不完的劲。从不了解到爱上这个工作,遗体美容让他实现了自己的价值。不仅如此,他还在工作中收获了爱情。
张浩和妻子余女士是朋友介绍认识的。刚开始听说张浩在殡仪馆做遗体美容师时,余女士的内心还是有些抵触,甚至有点反感,“直到我们第一次见面时,1.75米的个子,阳光帅气,与我想象中的殡仪馆工作人员的形象有着明显反差。现在想起来,当时的反感其实源于偏见。”余女士接受慢新闻-重庆晚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说。
介绍张浩和余女士认识的媒人也是从事殡葬行业的。每次张浩和媒人谈起殡葬方面的工作时,在一旁的余女士开始还会抱怨“你们莫说这些”,后来听得多了,竟然也成了半个专家,能把殡葬行业的现状和发展说得头头是道。
“老婆的父母比较开明,对于女儿决定的事,他们还算支持。”张浩说,结婚前他隔三差五就去余女士家找她的父母聊天,送些小礼物。如今,张浩和妻子已经有了一个1岁多的儿子。
不上班的时候,张浩喜欢给妻子做晚餐。妻子最爱吃他做的抄手,皮薄馅多。一家人吃完晚餐,抱着孩子,陪着妻子在小区内走走,张浩说,这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本文原题为《重庆90后入殓师│每年美容遗体上千具 对外习惯说干社保专业》)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入殓师,重庆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