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居民:我们是新区人了,得好好想一想今后生活怎么过

车辉 周有强/微信公号“工人日报”

2017-04-05 11:35

字号
4月4日,河北雄安新区成立消息正式公布后的第三天,弥漫着的激动情绪,在新区三县开始逐渐沉淀下来。
已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的雄县、安新、容城居民,从最初的错愕、惊喜再到今天的冷静、谋划,度过了非比寻常的三天……
4月4日,不少当地居民来到安新县政府门前拍照留念。工人日报 图
容城
开始询问注册企业政策

与雄县和安新相比,容城,这个名字里既不带“雄”,也不带“安”,以服装产业为特色的县似乎更为低调。
不过,在当地政府工作人员任卫华看来,目前通往河北雄安新区三县的高铁站白洋淀站设在容城境内。三地之中,容城交通最方便。筹备新区的相关协调会议也多次在这里举行。
最初的惊喜过去后,一些容城人已经开始行动起来。
4日上午10时40分, 从四川南充嫁到容城30年、已成为容城人的王丽辉,背着包径直往县政府大楼里走去,直到被门卫喊住才停下。
她告诉门卫,浙江的一位商人朋友托她打听容城注册企业的政策。在农村居住的她从来没有和工商部门打过交道,一直认为工商局在政府大楼。经询问得知,县工商局已搬迁至容城边上的县城新区。
片刻未停,她又向新址奔去,办理相关业务的工作人员并不在。值班人员告诉她,节假日放假,加班的工作人员几乎都已下乡去宣传成立新区的政策了。
事儿没办成的王丽辉准备再来。“这次起码知道工商局在哪里了。人总不能闲着,只要心态乐观、勤奋,就一定有机会。”谈到成为新区人的感受,她对工人日报(ID:grrbwx)记者如此表示。
实际上,新区人的身份已经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不同。
为了找到当地人,她的那位浙江朋友遍寻了自己的朋友圈才找到了她,承诺只要王丽辉能帮忙将生意落地容城,就会给她合伙人的地位。
容城县政府的公务员基本都放弃了假期,按部就班地做着上级安排的工作。他们对记者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现在就是在学习精神,统一认识。等上级出举措了,我们具体落实。”——言谈举止之中,他们自己也很关心未来新区机构如何设置。
“终归不会差,成立新区,当地人一定会受益,肯定越来越好。”王丽辉认为。
薛欣铭是容城龙头服装企业津海服饰的总经理,也是土生土长的容城人。
“兴奋啊,开心。”虽然津海服饰在当地小有名气,但目前整个服装制造行业并不景气。对成本不断提升,企业仍处于产业下游的现实,他有清晰的认识。在成立新区消息公布之前,他已经开始考虑如何产业升级转型,制造业外迁。
“目前我得加强学习,迎接高大上的新区。”他对记者笑称,“无论是哪个央企到容城,只要能看得上我们,我们都愿意‘抱粗腿’。”
他也坦承,目前规划政策没出来,对于公司如何与新区产业布局进行承接,他的感受是:“看得见,摸不着”。
安新
我们站在历史的风口上

4月3日,天色入暮。
连接雄县和安县的334省道,高大的枣树像是哨兵分列道路两旁。清明前夕,草木初发,几个农民在田地忙碌着。远处未建成的高楼已经停工。
两天前,河北雄安新区的消息正式发布,新区规划范围涉及雄县容城安新3县及周边部分区域。安新,这座地处冀中平原,只有39.3万人的小城一跃成为世界瞩目的焦点。
安新街头,随处可见来自北京、天津、山东、内蒙古等周边省份车牌的车。这些车主中有来炒房的,有来投资的,有来采访的,也有单纯想看一看新区长什么样的。
手机APP上显示,安新绝大部分宾馆酒店房间已客满售罄。
3日18时左右,工人日报(ID:grrbwx)记者来到安新县建设大街的一家酒店。前台工作人员张艺腾告诉记者,这两天,酒店几乎都是满客的状态。尽管临近华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泊白洋淀,每年旅游旺季,都有大量游客来到此地,但张艺腾感觉,“从来没像这几天这么火爆过。”
作为土生土长的安新人,得知雄安新区设立的消息时,张艺腾的第一反应是,“不会吧?真的假的?”这几年,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些说法在坊间流传,但每次又都被证实是谣言。
看到电视上也播发了新闻时,张艺腾才激动地发了条朋友圈:“我们是雄安人了。”
“从小城市变成大都市,公共设施,教育,交通,生活各方面肯定会越来越好啊。能不激动吗?”这位至今没有到过北京的大男孩说道。
4月4日上午9时,安新县政府门口,不少人在此合影留念。一位年轻母亲告诉记者,“听周围的人说,安新县可能以后就不存在了,特意带孩子来拍个照。”
拍照的人里,有一位姓刘的女士,在安新县政府工作了10年。看到自己每天办公的地方,突然间成了旅游景点,她有点不太适应。今天一早,她和同事也来“旅游”了一下。
县政府办公楼里,本该休假的县政府工作人员被召回岗位加班。安新县委宣传部的杨文月原本计划清明节出游,4月1日19时,在雄安新区宣布设立1个小时后,她收到了清明节加班的消息。两天来,她共接待了20多拨儿记者。
“感觉自己一下成了历史的见证者。”语气里,她也有些自豪。
“我们也是从新闻上知道这个消息的。”安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盛伟告诉记者,对于雄安新区的具体规划,他们也所知不多。
采访完,记者从安新驱车前往容城。宽阔的马路两侧,一串串金黄的连翘绽放。待到秋收,连翘果实经过去除杂质、蒸熟、晒干等工序后,制成的中药可消肿散结。人们期待着安新,这个被纳入“千年大计”河北雄安新区的县城,也能早日迎来自己的收获期。
雄县
“这样的‘千年大计’急不得”

从地图上看,雄县这个524平方公里的北方小县与安新县将白洋淀左右摊分。它距北京仅120公里,这与容城县相当——安新县则稍远。
4月4日,当地县政府的宣传车在一些楼盘附近不断地来回行驶,警车也不断在已停止施工的楼盘附近巡查。新区成立的消息一经公布,立即将这里引爆——虽然早前该县已经叫停了一切售楼行为。
外界客商的大量涌入,让雄县成为三县曝光度最高的地方,也让雄县自新区成立消息发布之日起,几夜不眠。
入夜后,雄县的街头仍不停有外地车牌的车辆穿梭往来;宾馆也已爆满,连街边的饭馆,生意也比往年的这个时节好了许多。
生活在这个小城里的人们难以入眠。 “我几个晚上没睡着觉。”一位负责招商引资的政府工作人员称,除了对未来的憧憬,还有他们工作的紧张程度。他告诉记者,这几天已经收到了很多咨询。不过,他也明白,“这样的‘千年大计’急不得,一切规划都得等上级确定。”据了解,相关机构已经开始在包括雄县在内的三地基层调研。
在县政府大楼前,从北京返乡的雄县人李雪娇连续几天都在和各地的人沟通,希望从彼此口中探听到“更多的信息”。在北京通州八里桥附近一家建材市场做生意的陈波,在得知成立新区的消息后,也“激动的一夜没睡着”,第二天,他和市场内几十名雄县老乡就返回老家了。
李雪娇他们有一种被“天上掉馅饼”砸中的眩晕感,知道眼前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巨变就在眼前,但究竟怎么变,该如何发力,他们都有些茫然。
在雄县,空气中弥漫的正是这种摩拳擦掌又有些茫然的气氛,这个以塑胶为工业基础的县,因为在三县中经济总量最大,区位位置也较好而被投资者看好。
这让当地人有了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我们现在是新区人了,我得好好想一想今后的生活该怎么过。”雄县居民王金虎对工人日报(ID:grrbwx)记者说。
(原标题为《 雄安新区居民见证历史:有一种被“天上掉馅饼”砸中的眩晕感》)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雄安

相关推荐

评论(9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