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陷贫困的希腊:靠救济金度日,“每个人都在惧怕未来”

术山一 编译

2017-04-12 09:4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据希腊本地媒体报道,4月7日,希腊与国际债权人在马耳他举行的会议上就完成第二次债务评估基本达成一致意见:希腊方面接受了在2019年削减养老金(规模为GDP的1%)和降低免税门槛、提高税收(规模为GDP的1%)的要求。预估这些措施将取得36亿欧元的效果。而此前,希腊为缓解债务而长期实行的紧缩政策,使当地人的生活水平一降再降。
领取抚恤金的希腊人迪米特拉从未想过,有一天生活会将她逼到靠救济粮维生的地步:一些大米、两包意大利面,一包鹰嘴豆,一些海枣和一罐牛奶——以此维持一个月的生活。
“我生活简朴,甚至从未有过假期,而我依旧什么都没有。”越来越多的希腊人开始艰难度日,73岁的迪米特拉便是其中之一。迪米特拉的月收入为332欧元(约合350美元),每月甚至要拿出多于一半的收入去租一间小型公寓。七年间,数十亿的欧元救济金涌入希腊市场,穷人的生活却并没有因此变得更好,反而每况愈下。
人们在教会开设的施粥铺内进食。
全球金融危机的余波迫使四个欧元区域不得不求助于国际贷款机构。包括希腊在内,爱尔兰、葡萄牙和塞浦路斯都曾接受过救助,然而在脱离贷款人身份后,这三个国家的经济开始增长。唯有2010年便开始接受救助的希腊依旧陷在“水深火热”之中。来自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助金虽然使希腊免于破产,但放贷机构的紧缩、不断调整的政策以及银行的附加条件使经济衰退变成了大萧条。
在希腊,因为贫穷而露宿街头的人不在少数。
希腊总理亚力克西•齐普拉斯领导的左翼政府在民意调查中已经处于落后地位,他试图在最近一轮的谈判中, 为深陷泥淖的希腊人奔走呼号。
“我们必须警惕自己的国家被掠夺,我们的人民已经为欧洲做出了太多牺牲。” 他在这个月发表演讲时这样说道。
前来求食果腹的人在施粥铺外大排长龙。
用巨额的援助资金来补救借款的空子,一直是希腊的债务填补模式。欧盟统计机构给出的贫困数字让人吃惊,谁应该为希腊不断垮塌的基本生活标准负责,不得而知。
事实上,希腊并不是欧盟最贫穷的成员国——保加利亚和罗马尼亚在欧洲贫困榜上高居首位,希腊以很小的差距紧随其后,位居第三。据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希腊有22.2%的人被“严重盘剥”。
这类统计数据的真实性,在雅典市政府运营的粮食银行里清晰可见。迪米特拉正是在那获得她的月例救济粮,她手拿装有救济物的塑料袋,面容憔悴。“每个人都在惧怕未来。”迪米特拉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因为在希腊,接受救济在外人看来仍旧是一种耻辱。
由雅典市政府运行的救济中心所提供的月例救济食品。
但在那里,数十个希腊人手持票据,一言不发地在队伍中等待着救济品的发放。他们的登记栏上都写着“生活低于贫困水平”——每月薪资不足370欧元。
“需求量很大,”主管救济中心的公务员艾莱妮•卡塔所里说道,大约有11000个家庭,约26000个贫困人口被登记在册。
“我们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能真正满足人们的需求,为此我们也很忧虑,” 卡塔所里说,“来这里领取救济的一些家庭里还有年纪偏小的孩子,我们甚至没办法在短时间内为他们弄到牛奶。”
放置在储藏室里的救济品。用于发放的救济品取决于赞助商人们可以捐赠的物品,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赞助商人们自顾不暇。
国际组织(包括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已经敦促政府优先解决贫穷和不平等现象。就从现有劳动力来看,即使已经从28%的峰值水平降到了23%,希腊的失业率仍旧是欧盟中最高的。经济危机爆发以来,当地的经济萎缩了近四分之一,数以千计的企业纷纷倒闭。今年,经济复苏迎来新的希望。但上个星期的数据显示,在经历了连续两个星期的增长后,它将在10月到12月期间再度收缩。更好的生活水平看起来一如既往的遥远。
一名老人在救济中心领取救济品。
商务联合会和马克民意调查发现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75%的家庭在去年遭受了巨大的收入减产。在希腊,每三个人中至少有一个是失业人员,40%的人不得不削减食物开支以维持生活。
希腊监察员表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为了缴纳水电费而奔波。在一个略显萧条的雅典街道上,东正教教会开设的施粥铺,在2小时内可以分发出近400份餐食。负责替救济中心采办肉食的伊万吉丽娅·康斯坦表示,靠施粥铺供应粮食的人们在两年内增长了一倍之多,教会甚至会帮人们缴纳水电费。但仍有许多希腊人因为贫穷而选择露宿街头。
领取救济粮的人们在施粥铺内用餐。
露宿街头的人们的“床铺”。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从人们的需求来看,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善。”康斯坦说。“这里甚至有连1欧元也拿不出的人。”
“每个人都在经历困难时期——每一个希腊人都是,”曾经是一名老师的伊娃在施粥铺做志愿者,她已经61岁了。
61岁的伊娃曾经是一名老师,目前她在施粥铺做志愿者。
伊娃没有资格领取抚恤金,因为在她的工作合同结束时,希腊的退休年龄延长至67岁。在政策的影响下,她没法找到工作。应国际银行的改革要求,她丈夫的养老金也从980欧元削减至600欧元,其中还有一部分要用来补贴他们儿女的家庭。
“我们正在苟且偷生,”伊娃坐在一条木质长桌边,桌上放着豌豆汤、些许面包、一个鸡蛋、一片披萨和一个苹果。“我们只是活在世上,大多数希腊人都只是活着而已。”
图为希腊的贫困地区。
【背景补充】
希腊债务问题由来已久。2001年,为“挺进”欧元区,希腊政府花了3亿美元的巨额佣金,从华尔街请来了“天才发明家”高盛,给自己量身定做了一套“债务隐瞒”方案,掩饰了一笔高达10亿欧元的公众债务。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在债务问题上“拆东墙补西墙”的希腊开始进入债务危机模式。2009年10月初,希腊政府突然宣布该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分别达到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鉴于希腊政府财政状况显著恶化,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希腊债务危机正式拉开序幕。
为缩减债务压力,希腊政府不得不采用提高税率、减免社会福利等收缩性政策,这无疑给希腊人民带去了巨大的生活困境。36岁的希腊律师Valia Gkeka曾在采访中提及,希腊人说的特别多的一句话是:“‘哪儿才是底?’因为我们似乎一直在跌,跌,跌,根本停不下来。”
责任编辑:宗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希腊,债务,欧盟,救济

继续阅读

评论(34)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