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面临内外部双重拷问:110亿美元巨额研发投入值不值

葑菲彼岸花/头条科技(微信公众号)

2017-04-07 15:1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一、 增产不增收,巨额研发投入值不值?
毁誉参半的华为,是中国IT产业乃至整个中国商业领域独一无二的神奇存在。
它是目前全球唯一一个在通信产业、IT产业、消费终端产业均举足轻重的大玩家,然而它在中国市场上的品牌形象却很分裂——
1,对于中国大多数企业家来说,华为是一个令人着迷的传奇,高山仰止,其创始人任正非则是可望而不可及的膜拜对象;
2, 对于IT圈和通信圈的从业人士来说,华为是一个令人不愉快的存在,有钱任性,看不惯却又拿它没办法;
3, 对大多数听说过华为却又不甚了解的吃瓜群众来说,华为则是民族骄傲,碾压美帝气势磅礴,为国争光古今第一;
4, 对普通华为员工来说,这是一个令他们眷恋又无力吐槽的东家,拧巴又热爱。
过去一年,发生在华为身上的赞誉和负面尤其突出,一年到头都在风口浪尖上,一会儿是引领全球5G标准的民族英雄,一会儿又是制造“34+”冷酷无情的雇主。但华为似乎并不在意,我行我素,任凭坊间东南西北风劲吹,不解释不辩白,埋头赚钱。
3月31日,华为正式发布2016年度财报,尽管其中很多数字从年初就已经被外界了解,但营收同比增长34%达到5216亿元(751亿美元)、研发投入高达764亿元(110亿美元)这两个数字,依然让这份财报引发了各种热议。
很多人感慨,真是财大气粗敢投入呀!
也有人说,华为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只有0.4%,增产不增收,华为却投入巨资在研发上,是未来运营商市场增长乏力、在云端又迟迟没有发力等几重压力下有点焦虑的映射。
实际上,华为2016年利润率7.1%,数据很健康,从全球500强来看,也属于不错的利润率。
更多挑战来自内部。有一些员工问,华为研发投入那么多钱,到底做出了什么东西?值不值?
华为轮值CEO徐直军的说法是:“华为没一个领域的研发投资比别人大,智能终端跟苹果三星比少得可怜,无线领域跟爱立信比也少,在路由器领域跟思科比也少得可怜。但是总数加起来很大。不能把to B研发投资说成to C的,把to C的研发投资说成to B的。”
华为的研发投入是否属于过度投资?
后续华为还会持续这种力度的研发投入吗?
在全球传统高科技企业被大大小小的互联网精英挤对到犄角旮旯艰难度日的今天,如此大手笔的投入会不会成为华为的一个负担?
全球科技巨头的研发投入规模
先看一组数据,全球高科技行业的顶尖公司在2016财年的收入规模和各个公司的研发投入规模。
从这一组数字,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
1,全球高科技企业中,营收超过800亿美元的超级大公司有4家,苹果、三星、Google和微软,都拥有强大的核心技术创新能力;700亿~800亿的企业2家,IBM和华为,前者是百年老店、活着的传奇,后者立志要做一个“活二百年的公司”。
2,领头羊都舍得花钱投入研发——全球高科技企业中,研发投入超过100亿美元的仅有6家,三星、Intel、Google、微软、华为和苹果,表明“密集投入”是具有核心技术创新能力的优秀企业的引擎。
3,可持续的大规模研发投入,保障可持续的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从而保障可持续的大规模营收。仅靠模式创新,不重视核心技术,在股市上可以表现优秀,但很难成为真正的“巨无霸”;
4,华为营收规模已经是全球第六大了,确实是一家大公司、确实是全球高科技产业举足轻重的大角色;
换个更直观的形式来看这张表,2016财年全球科技企业研发投入占比是这样的:
从这张图,又可以得出一些新的结论:
1,卓越的公司,都对研发重兵投入。从研发投入在总营收盘子中的占比来看,除了苹果这个传奇另当别论,占比较高的高通、Intel、Facebook、Oracle、华为、微软、Google和思科都是各自所在领域的楚翘,且具有难以替代的竞争力。
2,基于全球化视野、国际化水平的研发投入布局,才能催生出难以替代的核心竞争力,才能有真正的战略自信,不跟风不借势,带着理想主义情怀踏踏实实搞主航道。
可持续的生意增长,来自可持续的研发投入;
借风口飞起来的猪长不出翅膀;
唯有“持续密集研发投入,厚积薄发,实现突破”是正道。
炮火里打出来的教训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曾经感慨,自己到了57岁才成熟,才对许多事情有了比较深刻的理解。掐指算来,那应该是他写下《我的父亲母亲》的2001年。
感性世界的苦难,往往会让理性世界更加清晰。在外界看来,彼时华为已进入盛世,而他思考的却是:如果华为的冬天来临该怎么办?华为如何才能持续成长,而不是一个短命的流星?
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本,可以归结到一个点上:推动华为持续增长的关键因素是什么?
正是这个阶段深深的思考,让任正非第一次对华为的成功有了理论层面的总结,并在其后的全球化征战中持续被实践雕琢、检验、丰满,最终形成了被华为核心管理层一致认可的华为持续成长关键因素,即紧紧围绕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做好了三个事情:
1,持续28年,聚焦数据传送管道,把握住了战略方向,没有追风口;
2,合理的价值分配,撬动更大的价值创造,构建了良性价值驱动;
3,持续压强投入,厚积薄发,实现突破
放到企业管理的教科书中,华为总结的这三点并无特别无人之处,不过就是战略、人力资源、资金,但凡企业都离不开这三点。但华为的这些总结不是“宣传出来的”,也不是MBA教科书上搬过来的,而是硝烟弥漫炮火连天中“打出来的”,是华为基因精髓的最生动映射,真正的华为独家秘笈。
为什么“持续压强投入,厚积薄发”是华为持续成长的三大关键因素之一?
这源自任正非的一个强烈认知,
“泡沫经济对中国是一个摧毁,所以我们就一定要踏踏实实搞科研”。
他所说的科研,既包括支持今天产粮的产品研发,也包括面向未来的基础研发。
多路径、多梯队、密集投资
坊间有这样的说法,只有华为不想做的,没有华为做不成的。这个说话虽然稍有夸张嫌疑,但基本面是有的,刻画的是华为强大的产品技术体系。下图为华为产品技术体系的描述。
华为产品技术体系:
围绕目标,多路径、多梯队、密集投资
抓住产业趋势
这个体系,在一定程度上是用钱堆出来的。所谓多路径、多梯队、密集投资,就是多投人、多投钱、内部赛马制,不遗漏战略机会点。
华为研发费用的83%投在产品开发上,其载体是华为P&S,即产品及解决方案部,目标是保障今天能够有足够的工具去打更多粮食。
而华为研发投入的重点,早已经不是把产品做出来,而是做更好的产品、更美的产品。“华为最重要的基础就是质量,华为坚决不走低价格、低成本、低质量的道路,这会摧毁华为二十多年来的战略竞争力量。”这是华为曾经的沉痛教训,也是华为后来得到客户认可的战略竞争力。所以,华为要打造更高质量的产品体系。
华为还要做更美的产品。例如法国美学研究所聘请了前迪奥总设计师来担任总设计师,把奢侈品的美学设计用到工业产品中来。
踏实学习西方思维及模式
华为从外企圈里杀出来,一路上的对手个个来头不善,朗讯、阿尔卡特、摩托罗拉、诺基亚、爱立信,都是豪门巨户且底蕴深厚,华为是一边打一边学成长起来的。
在这个边打边学的过程中,华为深深认识到,没有理论的创新是不可能持久的,也不可能成功。做出理论创新的前提,就是长期且大笔的基础研发投入。
基础研究非一朝一夕之功,一个基础理论,变成了大产业要经历几十年的功夫,但凡求短期收益、计较短期投入产出比,就不可能去投入基础研发。从投入的角度,企业需要足够的战略耐心,板凳要做三十年冷。
在这方面,华为应该是中国最有战略耐心的企业。目前,华为13%的研发费用投入在面向未来的基础研究方面。华为的2012实验室以及思想研究院,就是这个战略耐心的最主要载体。
华为在海外16个城市建有研发机构,例如莫斯科数学研究所、法国美学研究所、伦敦光网络研究所等,同时也在国内8个城市建立了研究所,秦淮河灯影里的南研所、都江堰边上的成研所、八百里秦川的西研所等。而海外研究机构中外籍专家占比超过90%,真正做到全球化投入,防止陷入“中国风”。
任正非曾经很不客气地说,华为就是唯一接受西方思维及模式建立起来的公司,希望为中国公司作一个榜样。
八百里秦川何时出过真正的霸王?
世界级的视野,才能早就世界级的业绩。
希望更多中国企业跳出追风口、追商业模式、以变现为目的浮躁大潮,
踏踏实实做一些基础研发,
并在踏踏实实为市场提供价值的过程中工程化、产业化。
华为研发体系6大挑战
然而,华为研发体系面临着巨大变数和挑战,甚至有这样的说法:华为有世界级的投入,却没有世界级的产出。这个说法当然有点过,但华为在巨量研发投入后,在整个研发体系的不断改良方面,确实有很多功课需要去补齐。
1,与苹果乃至Google、Facebook等企业相比,华为的研发投入产出比还比较低,甚至有说法“内部损耗严重”。光有热情、理想、投入还不够,华为尚需要在研发精细化管理方面大幅提升。
2,华为8万多研发人员,过去的成功和辉煌令许多华为“老人”傲慢、封闭且不自知,不愿与时俱进。前阵子闹得沸沸扬扬的“34+”和“40+”,不过是个案,却在内部引起巨大反响,就是这种心态的映射。
3,去年有媒体热炒华为“进入了无人区”后面临“无人可追”的迷茫,但实际上目前为止华为并没有形成属于自己的真正技术壁垒,在这个big shift大转型时代,华为研发体系尤其需要不被忽悠,看准方向,坚定投入,快速形成智能时代领先的核心技术能力。
4,华为研发队伍主体源自运营商领域,对于新兴技术的认知和理解确实有差距,如何完成整个研发团队向新知识体系的迁移,挑战巨大。
5,华为必须对传统的KPI体系进行变革,以适应新时代、新技术体系、新技术队伍的需求,以灵活机制来保障优质资源投入到探索性项目上。
6,华为还有一个“罩门”,就是原生态文化太过强大,例如胶片文化、唯上文化等、螺丝钉文化等,外部引入的专家适应起来困难。从前几年的数据看,外部专家留下来的概率偏低。即便留下来的,其中也有一部分难以发挥价值。如何留住这些优秀人才并给予他们发挥的空间,对于现有华为管理体系,也是不小的挑战。
多少公司在繁荣鼎盛时期轰然倒下,
鲜花的背后可能是墓志铭。
若想延续今天“野蛮生长”的奇迹,
华为必须放下过去成功的骄傲,
真心去改变。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华为每年营收增长超过20%,这种近乎野蛮的成长已持续4年,接下来的日子还会继续风光吗?
今年“三十而立”的华为,会不会遭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大逆转危机?
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有大成。华为的主业是聚焦“管道”,如今是云的时代,“管道”是否已经沦落为夕阳产业?
如上图所示,全球ICT基础设施整体市场空间从2015年的 8,089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10,344亿美金,年复合增长率为5%。而华为可参与市场空间从2015年的 2,804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3,972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6.8%。
同时,大联接时代和全场景智能生活中,智能终端向手机外延伸,邢台多样化、端云协同,将带来超过6000亿美元的市场空间,这也是华为未来的重要增量市场。
天地如此之大,世界如此广阔。
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站在一个良好的平台上,不用担心世界不够大,只用担心自己努力不够多。华为最新的发展蓝图非常清晰, “要立志为人类的发展作出贡献。”
在去年10月底的研发将士出征大会上,在慷慨激昂的《黄河之滨》音乐声中,任正非讲了一段话,可以说是“为人类发展作出贡献”的阐释。他说:“当前‘天气预报’绝大多数都是美国作出的。美国不仅集中了大量优秀人才,而且创新机制、创新动力汹湧澎湃。我们要敢于聚焦目标,饱和攻击,英勇冲锋。敢于在狭义的技术领域,也为人类作出‘天气预报’。”
可以预见,未来的华为将继续加大研发投入。
华为的老师IBM就数次成功地打破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魔咒,华为若能有效克服“大公司病”,遏制住愈演愈烈的官僚作风,打破板结,持续熵减,坚持战略聚焦,耐住寂寞不追风口,顶着净利润数据没那么漂亮的压力,坚持投资未来,继续风光有何不可?
(原文题为《华为面临内外部双重拷问:110亿美元的巨额研发投入值不值》,澎湃新闻经授权后转载。)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17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