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大选|勒庞去了非洲:力陈要终止殖民余孽,真能实现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邓皓琛

2017-04-07 19:4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最留心法国总统大选的,也许是非洲人。独立至今半个世纪,非洲多个国家都和法国保持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法国发生的大事,总能第一时间在地中海南端传播开来;反过来,生活在法国本土的非洲移民及其后裔也已构成影响该国政治走向的重要力量。假如说近年来自北非的声音常常在法兰西响起,那么对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关注则相对要逊色不少。因此,总统候选人玛琳·勒庞近日对中非大国乍得的48小时访问,不能不引人注目。
主张“法国人优先”的极右翼候选人,怎么会专程南下和乍得总统握手言欢?她主张收紧移民的立场,难道不会引起乍得全国上下的抵触?对伊斯兰极端势力强硬的态度,又怎么在乍得这个穆斯林国家自圆其说?在大选前一个月的时间点访非,勒庞打的究竟是什么牌?
这些提问,不全是跟进法国总统大选众多面孔中的偷窥猎奇。因为,今天非洲大陆依然有着法国的影子。非洲问题,某种程度上是一个法国问题。法国在非洲利益牵连之广、之深、之长,远超每次大选前各路候选人台前台后的攻防。可以说,越是讨论得少的议题,越是各方暗自发力的方向。
国民阵线的对非政策
在勒庞的144条总统竞选纲领中,“非洲”一词只出现在第124条中:“制定一个真正和非洲国家合作发展的政策。该政策以致力于当地小学的发展、优化当地农业体系和加强当地国防与安全为优先援助目标。”算上涉及历史上和非洲有间接联系的法国海外省,则有第100条:“维护法国领土的完整,且巩固法国本土和海外省的联系。”
要知道,法国对黑人的殖民过往,到今天依然在多个领域踩到敏感红线。从加勒比海诸岛、南美洲再到印度洋西侧的吉布提,黑皮肤近代的历史境遇几乎同步于法国的海外扩张。对此,这名女候选人非常清醒:没有非洲,何来法国此时在经济和安全问题上的踏实?
近日,她那位口不择言的老父在论及地中海难民危机时便轻佻地抛出:“干脆在非洲扔个原子弹,问题就一了百了了!”谨言慎行的女儿,当然不会如此非黑即白。简明的竞选纲领背后,到底凝聚着勒庞何种用心?
2017年3月21号,乍得总统代比会见法国总统候选人玛琳·勒庞。
勒庞非洲行有两大用心:一是加强和乍得在法非众多议题上的共识,二是探望法国驻乍得军营中的士兵。半个世纪以来,法军在非洲大陆的多处军事基地和多次军事介入,早已见诸报端。法国商界和学界的目光,也从来没有离开过西非和中非这两大片法语区,更不用说天主教会几个世纪沉淀下来的软实力。勒庞探望的,便是正在萨赫勒-撒哈拉地区执行反恐、反毒任务的法国官兵。
在此,我们无意展开讨论法国在非洲的军事部署。要知道,另一位总统候选人几个月前也曾远赴马里的法军营地,强调反恐立场。勒庞乍得之行为法军送去的祝福和鼓舞,其实不出各路候选人在当前欧非反恐形势下的大致思路。只不过,勒庞往前多走一步,走进了军营。她重申法国在外部安全问题上的立场,以坚定的爱国立场争取军方上下的支持。
相比之下,勒庞访非的亮点倒在于:她受到了乍得总统代比(Idriss Déby)的隆重接待!虽然该国第一夫人不愿陪同她前往当地的妇幼医院,勒庞还是抓住机会向整个非洲传递信息:“法国和非洲国家的合作,应该着眼医疗、教育、农业,当然还有安全等方面。我们共同致力于各国的国防。”而且,她还力陈要终止法国在非洲的殖民余孽,即和坊间流传的所谓“法-非特殊关系”(Françafrique)划清界限。
50年前,前法属殖民地科特迪瓦在独立后释放出“法非友好”的善意,马上成了众多幕后操作的堂皇口号。从戴高乐开始,每一任法国总统都维系着在非洲的过硬人脉,影响着那些形式上获得独立主权的非洲国家。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这个朋友圈才被法国学者以“法-非特殊关系”这一新词道破。自此,带贬义的“法-非特殊关系”便成了法国媒体、政界的主流术语。像萨科齐和奥朗德两位,也曾信誓旦旦要结束这种特殊关系。可事实上,这层特殊关系反而一直在巩固。我们不妨看看勒庞自己在乍得演讲中对这一关系的表述:
“对法国来说,这层关系不仅一度是它获取非洲自然资源的王牌,而且还在冷战时期维系着法国在非洲的外交分量。说到底,让人不齿的,其实是某些人和团伙背弃非洲人民攫取私利。现在,我把非洲放到法国外交的首位,这既非出于居高临下的好意,也非出于良心不安的愧疚,而是由于法国本该有自己的对非政策,且应把优先位置留给法国的传统友人。”
把非洲放置到法国外交的首位,这绝非勒庞作客乍得时的殷勤许诺。事实上,在之前多个场合,她已经提出了这一观点。法国的事,归法国人;非洲的事,归非洲人。作为坚定的脱欧派,勒庞心目中的新法国要牢牢地握住主权、不受欧盟和美国制约;而她为非洲法语区描绘出的新图景,最突出的便是要终止非洲法郎区(Franc CFA),还非洲人一个独立自主。
最后这点,恰是勒庞打动非洲多国政府的一着。
西非经货联盟(UEMOA)和中非经货联盟(CEMAC)均使用非洲法郎。
非洲法郎的存废问题
非洲法郎在西非、中非使用之初,这些地方尚未独立。非洲国家独立后,法国和它们签署了货币合作协议,将法国法郎和非洲法郎挂钩,以确保后者的可兑换性,同时由法国国库进行担保。法国使用欧元后,法国法郎由欧元取代,其余机制均没有变化。其实,这个始于殖民地时代的货币安排在1994年1月11号有过关键转折:非洲法郎贬值50%。当时在塞内加尔亲历这场当代非洲重大事件的,便有今天的乍得总统代比。
非洲法郎这一制度安排是否合理?1994年的大贬值究竟是利是弊?今天有目共睹。对法国大企业来说,这是确保它们在非利益的金融手段;对非洲政府的某些人来说,这也是他们把资金转移到欧洲的康庄大道。换言之,法国、乃至欧盟对非洲金融主权的牢牢控制,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变换的无非是援助、债务等表面形式。然而,对一般百姓来说,1994年非洲法郎的贬值却是毁灭性的。到今天,非洲知识分子频频呼吁的金融主权独立,首先便着眼于取消非洲法郎区。
如此一种洲际背景,让勒庞的脱欧论接驳上了非洲法郎区的脱欧论。其实,2012年法国总统大选时,勒庞便早已斥责非洲法郎和欧元挂钩的弊端,认为这是非洲法语区长期积弱的根源。只不过,那时候的女候选人比现在更为大胆,认为非洲法郎和脱欧后的法国法郎挂钩,百利而无一害。如今亲临乍得的勒庞,则更为务实。她和总统大谈国民、主权、国与国的相互尊重。放到勒庞整个竞选理念来看,她对取消非洲法郎区的竞选承诺,倒是切合非洲有识之士谋求自身发展的向往:在经济领域重新树立起以国为单位的实体,终止之前看似“法非一体化”、实则是前者不断对后者抽血的不合理安排。
Jean-Pierre Bat:《1959年至今的法国对非政策: 以Jacques Foccart为例》,法国史学界近年来关于当代法非关系的重要著作。
勒庞留下的问题
短短一个月内连续受到黎巴嫩、乍得、俄罗斯元首的接见,玛琳·勒庞纵横捭阖的广度超过了其他几位法国总统候选人。然而,先不论法军在非洲的持续介入如何与非洲法郎的“金融脱欧”兼容不悖,单是勒庞家族老少和非洲的亲密关系,便让人猜想:哪怕勒庞当选,“法-非特殊关系”也只会延续,不会如她所承诺的那样一刀两断,“回到国与国的合作平台”。其父和非洲部分国家高层的关系,甚至可以体现到他2016年远赴赤道几内亚参加总统就职典礼!其外甥女对国际事务的耳濡目染,也恰是从家族与非洲法语区达官贵人的人脉入手。
无论勒庞对之前法国在利比亚的军事干预如何反感,法军在萨赫勒-撒哈拉地区的戎马倥偬都不得不继续下去。非洲法语区的局势稳定和经济振兴,对法国有着刻不容缓的重要意义。勒庞访非的信号,全世界都留意到了。
然而,法非藕断丝连的特殊关系,一直就没有斩断过。要和前面所有的法国总统不同,这又谈何容易?或者说,这本非勒庞真正着眼之处?迫在眉睫的,自然是要在大选前在军中燃起大面积的爱国热情。毕竟,勒庞保家卫国的口号,照亮了近年军方的心理暗角。
至于生活在法兰西本土的各色人等,有的爱勒庞,有的恨勒庞。可在喧闹的竞选造势中,又有多少人琢磨过法国和非洲的当代交织?有多少人留意过勒庞乍得演讲中提到的菲利克斯·埃布埃(Felix Eboué)?
当年这位黑皮肤的法属赤道非洲总督,如今正供奉在巴黎的先贤祠中。他爱非洲,也爱着法兰西。
(作者系巴黎第四大学政治哲学博士候选人)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法国大选,勒庞,非洲

相关推荐

评论(2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