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紧难民政策求安全却遭恐袭,骑虎难下的瑞典该怎么办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沈贇璐

2017-04-09 14: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当地时间4月7日14:53有警报传来,一辆货车驶入市中心的皇后街,并冲撞人群。斯德哥尔摩皇后街是旅游景点,类似上海的南京路步行街,正常情况下汽车禁止通行,肇事车辆驶入市中心Ahlens连锁商场后起火。警方确认现场共有4名人员不幸身亡,15名人员受伤,其中包括2名儿童,9名人员重伤。4月8日凌晨三点,警方确认已抓获一名嫌犯。嫌犯来自乌兹别克斯坦,现年39岁。据调查,货车是该名男子从当地饮料制造商前往阿道夫弗雷德里克教堂街的运输过程中截获而来,警方随后在货车驾驶座上发现炸弹包裹。目前正在巴西旅行的国王和王后将更改出游计划,也将于今日搭乘班机返回瑞典。
事发现场。
恐袭滋生于难民危机的土壤
此次斯德哥尔摩袭击事件被瑞典首相勒文定义为恐怖袭击。而恐怖袭击则又滋生于难民危机的土壤之中。2015年的难民危机席卷整片欧洲地区,瑞典作为人均接受难民数量最高的欧盟成员国积极响应德国号召,承受巨量的难民。
瑞典接收难民的原因有许多,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点:其一,瑞典作为二战中立国,200年来没有卷入战争之中,经济发达,社会稳定,在冷战后积极参与联合国及欧盟等平台的人道主义救援行动和维和行动,树立和平、法治、民主、人权的标兵形象,是其长期以来的国际责任;其二,瑞典国土面积位列欧洲第五位,人口数量仅900多万,而其高端制造业和跨国企业的数量则位列世界前茅,包括沃尔沃、宜家、SKF、ABB等,低端劳动力十分匮乏。瑞典政府希望通过难民的加入,提供完善的教育体系和社会福利,让新登陆的难民填充劳动力大军,敦实制造业的发展。其三,瑞典自1995年加入欧盟以来,慢慢转变了最初搭便车者的形象,开始参与欧盟东扩、欧盟一体化等诸多重大议题,属于北欧三国中最为活跃的一个国家,瑞典接收难民则是为瑞典在欧盟平台发挥影响力,扩大话语权做了先行示范。
为改善难民生活质量,帮助难民及早融入瑞典,瑞典议会通过了增加教育拨款,加派教育人手,为难民儿童及青少年提供附带母语辅导的教学和医疗条件等草案,属于难民投资位列第一的欧盟成员国,芬兰丹麦等地的难民见状也纷纷流入瑞典。
作为以高福利制度国家闻名于世的瑞典,无论是在安全、防御等高政治议题,还是创新、环保、气候变化等低政治议题,无论是人均GDP、对外援助拨款等硬指标,还是在幸福指数等软指标上,一直属于国家治理能力强的国家。瑞典政府也自信地认为可以通过技术培训和教育引导,帮助难民尽早融入瑞典社会,并对多文化多文明社会充满信心。但是,冲入皇后街的卡车显然击碎了瑞典政府的自信。
当地时间2017年4月8日,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民众摆放鲜花、蜡烛纪念卡车袭击案遇难者。视觉中国 图
难民政策的失败:袭击者自我激进化
与其说瑞典这次的恐怖袭击是恐怖主义,不如说是自我激进化的产物。所谓自我激进化是指对现存社会的组织形式和运转模式极其不满,对目前的社会状况和社会制度持彻底否定态度,迫切希望对社会进行根本性的改变。而自我激进化的主体是通过自主选择,接收了激进主义的文化,其恐怖行动并没有明确的组织,属于游击队性质,比真正的恐怖主义有更大的隐蔽性和不确定性。
但自我激进化的恐怖行动也未必与恐怖组织没有关联,他们所执行的恐怖行动也可能得到恐怖组织的协助和支持。比如,2005年伦敦爆炸案的嫌疑犯在自我激进化之后,还获得了“基地组织”的训练,返回伦敦从事恐怖主义行为。
瑞典政府需要对付的并不是一个个单独的自我激进的恐怖分子,而是要制定出符合社会大众心理,同时又切实改善难民生活质量的移民政策,打破难民最后总是沦落为社会边缘分子的局面,进而粉碎恐怖分子的自我激进化现象。为此,瑞典加大投资力度,力求在最短时间内消化难民的低学历低素质问题,使其融入瑞典社会。
然而,此次恐怖袭击事件还是显示了瑞典政府和瑞典社会对难民融入问题缺乏重视,也与瑞典安全局、瑞典警方的过分乐观心态不无关系。地处北欧一隅的瑞典没有感受过希腊或意大利等国的难民恐慌,也未能对新一轮原教旨主义、中东难民的根源性问题进行深度剖析,更没有对当今世界文明的冲突进行认真分析,在没有认清难民的矛盾不仅仅是经济物质生活矛盾,更是宗教文明属性的本质矛盾下,瑞典的难民融入政策不证自明地宣告失败。
瑞典难民政策骑虎难下
瑞典警察署官员曾透露,如果在周末时分发现抢劫强奸纵火等案件实属正常,而在这些案件中仅有一起吸毒案件与瑞典当地人有关,其余作案者皆有移民背景。这两年瑞典频繁发生的骚乱现象恰好体现了难民难以融入瑞典社会的事实,也证明瑞典的难民融入政策并未取得成功,换言之,瑞典的难民融入政策太过美好,并未充分考虑到难民背景的复杂性和融入社会进行改造的艰难性。
在欧洲各国加紧难民接收政策,各国大选趋于民族主义的浪潮之时,瑞典政府发言人声称,难民的责任需要每一个欧盟成员国伸出援手,只有部分国家努力是不能解决这个难题的。面对欧洲各国的冷眼相对,瑞典于2016年起收紧难民政策,审核难民身份的时间延长,并需要进行事先的年龄检测,规范难民申请的管理流程,对于不符合资格的难民在提供基本人道主义援助后不予发放居留许可证。
瑞典改变以往仁慈的心态,此举遭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议论,瑞典议会虽通过政府草案,但面对难民的纠结心理并未去除。瑞典长期以来的人道主义规范倡导者形象让其骑虎难下,难民政策不收紧会导致难民泛滥,社会运转不良,人手供应不足、瑞典本土居民产生心理隔阂,加重瑞典居民与难民人群的互相仇视等稳定性问题,而收紧难民政策后的瑞典,则有可能导致现有难民的强烈不满,许多难民的亲属家人可能因严苛的难民申请条件和冗长的等待时间而被移民局拒之门外。
后续猜想:更为严格的难民政策的后果
案件发生后,瑞典政府随即决定加强边境管控,并将恐怖威胁等级提至3级,上一次宣布3级恐怖威胁等级则是在2010年。同日,瑞典执政党社会民主党,召开第39届党会,首相兼党魁的斯蒂凡·勒文表示,瑞典不能再回到2015年秋季的状况,严格的移民政策须继续执行。在恐袭事件发生前,党内就严厉打击犯罪、加强警务防御力量等事宜获取一致意见,但许多地区都对难民政策抱有宽容的想法,希望对永久居留许可放宽条件,帮助难民实现家庭团聚。此次事件之后,针对难民政策的辩论或有变数。
设置更为严格的难民政策会带来三大后果:1.对难民群体来说,全世界最为宽容最为包容的净土国家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铁幕,难民的希望和生机将被摧毁,或引起更新一轮的恐怖主义和自我激进化浪潮,加剧穆斯林文明和欧洲文明的冲突;2. 对瑞典本土居民而言,严格管控难民问题成为了社会稳定的先决条件,更难消除本土居民对外来难民或移民的歧视心态,加剧社会分裂,固化社会等级,形成更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3. 对欧盟成员国及全球其他国家而言,难民危机进入瓶颈阶段,一国承担或少数国家承担的尝试已宣告失败,全体欧盟成员国或竞相加强边境及口岸管控,在难民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以保护国家利益。
(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欧盟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瑞典,恐怖袭击,难民政策

继续阅读

评论(62)

追问(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